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轉貼】1991年5月7日 X於L.A緊急記者會見採訪內容






STAFF:各位在百忙之中抽空而來,在L.A這裡多多感謝了。在這次記者會上登場的人們想來已近一年未見了,這是在L.A初次召開記者會。這裡是X,From Far East X!X的團長YOSHIKI將發佈三個重大的消息,那麼現在開始,那麼YOSHIKI,拜託了。 


YOSHIKI :好久不見了。我們將於8月23日東京巨蛋舉行演唱會,再說一遍,我們將於8月23日東京巨蛋舉行演唱會。第二個是,我們將於7月1日發行新專輯“Jealousy”。第三,我們將在6月5日於成田機場與大家再次相見,以上。 


Q:為什麼要在L.A進行錄音工作呢? 





HIDE :因為工程師LIKY說到底還是想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工作。




Q:是第一次來L.A嗎?




YOSHIKI :除我之外……只有我是第一次來。




Q:聽說已經訂下專輯的發行日了,忽然改為7月1日,原因是什麼呢?




YOSHIKI :到現在錄音工作還沒有完成,但是7月1日專輯會出來的。




Q:聽內部傳聞說,發表的形式有所改變?




YOSHIKI :先發行專輯。




Q:開始是聽說這次發行的是兩張版的專輯,好像有所改變?




YOSHIKI :30分鐘左右的《ART OF LIFE》,拒絕和其他曲子共存,總之它想追求獨立(笑)。




Q:照這樣說的話,《ART OF LIFE》會在別的時候發表?




YOSHIKI :我想這個等我們分別回到日本後,舉行發佈會的時候再問的話比較好。




Q:這次專輯的主題是?




YOSHIKI :大致是"嫉妒"這樣的東西,現在,正在進行中。這個並不是想表現人與人之間感情的糾葛,來此之前就決定其某種程度。




Q:從什麼時候開始,一天內大概多長時間來製作專輯呢?




YOSHIKI :正式開始是在1月的上旬,每天的話,大概一天12個小時。




Q:這次的錄音工作最辛苦的地方以及對在L.A生活的印象,想聽聽各位團員的說法。




PATA :並不辛苦(笑)。




HIDE :辛苦的地方,和錄音工作沒什麼關係,譬如語言問題,初來乍到時的不安...這種事情完全沒有,我認為我用日語說話,和工程師用英語說話一點問題也沒有。生活部分也是,完全沒有問題,這裡也有日本菜。



Q:YOSHIKI怎麼樣呢?




YOSHIKI :我又倒下了...不到一個月,進入了完全不能動的狀態,那時有一些迷惑,但是團員和工作人員……。病名為"頸椎支障侯群症",沒什麼時間就不要說那麼詳細了,總之已經不是正常的身體了……



Q:明白了,TOSHI怎麼樣呢?




TOSHI :現在,最辛苦了,錄歌的時候,我的嗓子出了問題,醫生和身體教練商量的結果……不做手術不行,就是所謂的極限狀態。




Q:TAIJI呢?




TAIJI :說到辛苦,我自己沒什麼辛苦的,很開心。但是YOSHIKI的身體到了非常危險的地步,如果就個人來說的話,我很擔心這個。




Q:聽說TAIJI提議和LEKY(錄音工程師)一起工作這件事,怎麼樣?如何?這件事是真的嗎?




TAIJI :是真的。敏銳的直覺非常的好,他們也可以用日語,但是憑直覺也可以交流,關係到音質的方面感覺也很好,這件事是真的。




Q:與製作《BLUE BLOOD》的時候有什麼區別嗎?




YOSHIKI :這次收錄每個團員的曲子,變的更像是樂團的感覺。但是,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呢......有我自己身體的事,而且時間的流逝真的很有趣呢,我開始時還開玩笑說我不怎麼想去L.A。就這樣...一直想早點回日本,但是很快半年就過去了,一天也過的很快,不小心一個月的時光也流逝了呢。(笑)也不能責怪誰,已經到了這是11月嗎?不是12月?這種分不清楚的地步。(笑)但是,夏天就要到了吧,不是很明白呢!



Q:照這麼說的話,和以前比有什麼不同呢,更加緊張嗎?




YOSHIKI :是這樣啊。總之,團員都想早點做出這張專輯,也想著,不做出好東西絕不拿出來。就這樣處於極限的狀態,常會變得糾纏不清。實際上,現在已經五月了呢,像謎一樣,不可思議。



Q:很多人對這張專輯期待很高呢,這樣會有壓力嗎?




YOSHIKI :當然,壓力現在非常大,畢竟是到現在也沒有的東西,並且又稍稍遠離日本的情況,而且很少對什麼專輯熱中,這樣無法消除壓力。




Q:說到日本的狀況,這裡也有得到日本搖滾的現狀資訊嗎?

 


YOSHIKI :可以的,這裡有個什麼雜誌都買的研究專家。 (笑)。




HIDE :說什麼呢,才沒有呢(笑)。




YOSHIKI :HIDEちゃん知道日本的情況,從他那裡學到了很多。與我們在日本的時候相比,非常想知道那裏情況的變化,知道我的朋友的樂團在拼命努力,就覺得很開心,反之,如果聽到進展不順利,心情就會很複雜。 



Q:BLUE BLOOD 裡沒有收錄的以前的曲子,這次收錄了哪首呢?




YOSHIKI :只有一首「STAB ME IN THE BACK」,這個也許很快吧?




HIDE :也許,不是。 (笑)。




YOSHIKI :真的速度很快啊。




Q: 鼓的錄製已經完了嗎?




YOSHIKI :這些曲子除了主唱之外,其他都差不多錄製完了。




Q:為什麼要收錄以前的曲子呢?




YOSHIKI :我不是說過了嗎,總之很快。我們說很快,就真的是很快,是為了強調X的過激部分啊,這是我們的突破尺度的處女作,像《ENDLESS

RAIN》、《紅》等,知道我們這些稍微流行的曲子的人我想也有,想讓這些人知道我們的根底"做這樣的曲子吧,各位!" 就是這樣,這也是我們的一部分。




Q:在這次的東京巨蛋的live上,可以聽到新編曲的《STAB ME IN THE BACK》嗎?




YOSHIKI :現在還沒有決定在東京巨蛋選擇什麼曲目。《STAB ME IN THE BACK》的速度是我自己的最高記錄,不知還能不能再現。




Q:擔任剪接的PATA怎麼樣?




PATA :是是,真的非常快。




Q:跟SONY簽約時接受的採訪中,說過總之目標是東京巨蛋,和這個發言有關嗎?實現這個...




YOSHIKI :就這麼一帆風順的前進,就將這個實現了,不可思議啊!




Q:譬如從涉谷開始,在野音、武道館等地方做演出時說過,專輯的銷售量要超過那些普通的搖滾樂團。這些都已經克服了,最後只剩了東京巨蛋不是嗎?




YOSHIKI :是啊。完成了(東京巨蛋的live)的話,就要朝向下一個目標。現在還不能具體說是什麼,下一個……日本的事已經完成了吧。




Q:那麼是進軍海外了?




YOSHIKI :我想等巨蛋演出完了的時候再詳細的說。




Q:大約三年左右就達成了目標,這三年對各位自身來說是長是短?是苦是甜?




PATA :不~現在想來很短。沒有辛苦的地方,不止現在,一直就覺得很開心。




HIDE :後來加入X的我,生存的方式基本上受其他團員影響很大。一部分是我可以大腦遲緩的生存下去,這個是大概一半被允許的。




YOSHIKI :這樣的話時間的流逝不是很可笑嗎?真的希望一天48小時,一個月60天。(笑)恩,這三年裡,全部都是感動,全部都是打鼓,也有延伸著這個東西的存在,不想記起的痛苦也是滿滿的。 



Q:那個......一張專輯花5個月的時間,這個是普遍所需花費的基礎嗎?




YOSHIKI :我們也很驚訝啊。




Q:快嗎?




YOSHIKI :不是,不想出現第二個不同的曲目,真的不可思議呢!但是,這個並不是留有空閒的意思,每天每天,雖然全力以赴的去做,但,實際上錄音總是還沒有做完。




Q:與日本相比,在L.A的話是不是可以比較輕鬆自在的做事呢?




YOSHIKI:不是,當然玩樂的場所非常多,電視機也有,MTU也一直在放,看著,也覺得不同。當然,一直感覺得到日本的壓力,新的壓力也會有。恩,夢想和壓力都是重如薄紙。


 

Q:在日本的錄音,是不是在音質上有很大的區別?




YOSHIKI :怎麼說這裡都是比較乾燥的地方,也許空氣不一樣吧。




Q:這裡...譬如說ROXY,試著去做live這樣的想法有嗎?




YOSHIKI :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想以不是X的身分而是想作為一個音樂人試著去做。




Q:一直沒有進行live活動,說到這樣的事情,有沒有想做live的心情呢?或者,失禮的問...是因為YOSHIKI的身體,對live感到害怕嗎?




PATA :沒有,真的很喜歡live,真的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都快忘了live的感覺了。對於這個,既有想做的心情,也有害怕的心情。




HIDE :總之,五個人一起在舞臺上的樣子還是去年大阪城HALL的時候。那個,說到live,和PATA所說的有相同的感覺,很久以前的事了。YOSHIKI的身體,當然,說到自己現在也很害怕live,一想到,在live前都會不得不有的緊張就覺得很可怕。 



YOSHIKI :我總的說來也是害怕。但是,到底還是想做這樣的心情很強烈,必須要做,現在感覺一觸即發...不管怎麼說,想做live。




TOSHI :很喜歡live,所以很想做。但是,總之我現在腦中除了錄音沒別的,到底怎麼做?去做嗎?害怕嗎?等等,到現在為止根本沒有思考的時間...但是,想早點做live啊。 



TAIJI :跟以前相比,相信可以做有著集體感的live。沒有做live,到現在已經過了一年左右了,想比以前更有氣勢的做。




Q:現在,談話的範圍雖然不錯,但是,還是想問問live的構想是什麼?




YOSHIKI :和東京巨蛋相關的事並不是什麼好隱瞞的事(笑)。總之我們從live house開始一直在做,去征服場地不怎樣大的HALL,或是拘泥於不能去live house演出、舞臺燈光、同台演出等等許多事情,在這之中,更加想乘著live house時代的怒濤,想把東京巨蛋變成live house!這個就是目標。 



Q:FILM GIG怎麼樣?




PATA :沒有~本人不在的不是比較好嗎?(笑)但是,很不錯呢。




HIDE :我、去看過FILM GIG哦。




YOSHIKI :真的,雖然我們不在,但是卻那麼成功,這個支持著我的心,或許是使我打破壓力的最重要的支柱吧。




TOSHI :看過幾次觀看FLIM GIG現場的影像,看著大家的樣子,真的很受鼓勵,我們也沒有站在舞臺上,客觀的作為一位fans來看自己的模樣,X真的很帥啊......一定有一天,想再次看見這麼帥的樣子。 



TAIJI :真的非常受到鼓勵,非常刺激。東京巨蛋的演出會比FILM  GIG更過激,敬請期待更加有團結感的那個live吧。




Q:這裡偶爾也有鋼琴,也許會更好吧,怎麼樣?




TOSHI :這個,有YOSHIKI鋼琴伴奏...唱敍事曲的部分,是這首歌最精彩的部分。但是還是還未錄製完的曲子。(笑)




STAFF: 非常感謝。每天,錄音到幾近吐血的主唱,還有一直陪伴著他的YOSHIKI,期待著這個完成品早日呈報,甚至今天就想得到。那麼,從現在開始,為了X的復活和光輝的未來,和團員們乾杯吧!




Q:那麼請團員講一個乾杯的祝語吧。




TOSHI :沒有想到這裏會來這麼多的日本的朋友,在這裏,感謝大家,回應著大家的期待。從現在開始,我們大家充滿幹勁的繼續錄音的工作,今天真的非常感謝。最後,想以X的乾杯方式結束。大家好了嗎,來。 



YOSHIKI:打起精神!! 





全部團員:是、出發!!




Q:那麼,請為召開記者會的慣例,說些結尾吧。




TOSHI :來了L.A也有這樣的事啊。做東京巨蛋這樣的事還是什麼,只想天天往前進,想站在東京巨蛋的舞臺上,雖然不是很明白這個。(笑)




Q:在日本有許多fans在等待你們,為了他們拜託團員一個一個傳達越洋資訊吧。




PATA :請等待7月1日和8月23日,多謝了。




HIDE :非常感謝,不同的視角...但是我們同樣很好,馬上就會回去了。




YOSHIKI :慣例的一鼓作氣(說著,一口喝乾啤酒)。從大阪城HALL到現在離開live house已經快一年了,不能確認自己是不是音樂人,情緒也變的不安。這裡有著確認自己的舞臺,看著雜誌的採訪,確認自己是音樂人這樣的事情,從去年5月17日開始,遠離舞臺和雜誌,努力在音樂中確認自己的存在,有過挫折,也有過不知如何是好,到現在,已經做成了。7月1日的這個結果,雖然現在錄音還沒有完成,我們自己不明白的地方也很多,但是,已經可以看到一點點了……(眼淚流落而無法說下去)我想一定……想聽這張專輯吧。




TOSHI :錄音結束的話,想狠狠的大哭一場。到現在總之不管怎樣都哭不出來的心情,也有一部分是帶一點運動精神的秉性,現在還在全力以赴的錄製中。日本的fans們,我很想念你們,看著錄影帶,感受到你們的支持,自己想站在舞臺上,全力以赴,所以,這張專輯出來的話,fan的大家...還有參加錄音的工作人員,謝謝你們。這張了不起的專輯出來時,請一定要聽。 







TAIJI :我想如果聽了這張專輯的話,就可以明白我們的心情,成為"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溫暖人心的樂團",敬請期待。 







Q:真的非常感謝,這樣出色的樂團可以這樣來介紹,你們的STAFF也值得誇耀。 















以上轉貼自:http://www.chinaxfreak.com/xindex.htm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