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2007年12月16日 星期日

【轉貼】虛妄之花(一位歌迷巧妙的描寫了hide做的音樂)


原作: bluevelvet





 虛妄之花



      從聽Hide的歌起,並沒有太注意他的歌詞,因為音樂本身已經足夠吸引我。偶然地,看到了《Hurry Go Round》的一段歌詞: 



      纏繞的常春藤  腐朽的身體

     
所欠缺的那塊回憶的碎片

     
回歸大地   會再變成花吧....

      像是旋轉木馬轉啊轉   會再遇到春天吧! 會遇到春天吧!




      當時很驚訝,因為這是一首聽起來很快樂的歌,甚至在結尾前有一段像是歡慶般的旋律。 卻沒想到歌詞是這樣的悲哀。 於是開始收集Hide所有的歌詞,包括原文、翻譯、羅馬音。終於整理差不多,再看一次歌詞,發現Hide,他,原比我們想像的要深刻。雖然,這也許並不是他的本意。

 







 美麗新世界 



      《LEMONed I Scream 》、《Hi-Ho》 等等歌是聽起來就感到快樂,看了歌詞依然快樂的歌。我想大家在聽《LEMONed I Scream 》時一邊看歌詞應該都有笑出來吧。的確,非常可愛,充滿了Hide式的幽默。不過那個檸檬的世界裡也會存在著血、存在著毒,好吧,這個世界並不美好,但Hide就是讓我們感到美好。我們的世界,他的世界,完全不同,但又存在著交集。他筆下的世界應該是這個真實世界在他眼中的反映,那個‘美麗’的世界。 









 酒 



      提到酒的歌,大家一下子就會想到《D.O.D》吧。 開始還是清醒的,喝著喝著,‘記憶越來越遙遠  馬上就變成田野變成山啦’然後就醉了,開始產生幻覺,‘在婦產科舉行宴會好了’ 很真實的醉酒過程。 Hide曾解釋過這並不是自己的寫照。真的不是嗎?我覺得很像啊。他不是常有醉的不醒人事的時候嗎? 「給我酒!」一直在叫著,「給我酒啊!」 呵呵。









 動物 



      Hide的動物園:甲蟲,蜘蛛,青蛙,蛇,狗,細菌和小蟲子(算動物嗎),猴子。 好玩的是space monkey,太空猴子。 裡面Hide在數香蕉, ‘1 banana   2 banana   3 banana   4 ……’ 笑死我了。他以為自己是猴子啊。 









 暴力與血腥 



      Hide暴力的歌很多呢!如果以曲子來說,《Doubt》無論如何是其中的上上之選。Hide自己也說過,他是以憤怒的心情來唱的。看歌詞的話,感覺Hide是在罵某個人,詛咒某個人。(是誰?) 



      切開血肉  

     
斬斷筋骨

      將混沌世界的灰塵塞進喉嚨裡




      可怕 ~ 應該是憤怒到了咬牙切齒吧。可是為什麼在MV裡Hide卻穿著西裝、抹了髮臘梳了齊齊的髮型、還戴著粗大的黑框眼鏡呢?這個傢伙,永遠讓我驚訝。就歌詞來說,《Honey Blade》要更好一些。(Honey Blade意即蜜糖刀片,有人敢吃嗎?) 中間的口白: 



     
我向神感謝妳的誕生

     
第三年的夏天,接受神的祝福

     
第十年的夏天,憎恨妳流下的血

     
第十四年的夏天,毀掉妳...



      這簡直就是詩嘛,殘酷的詩。每每聽這首歌,我都會看到這樣的畫面: 一個人(也許是Hide)他幻想自己殺死自己的愛人(模糊不清,但也可能還是他),砍碎她,打碎她。他哭泣著,撿起愛人粉碎的屍體,合攏在一起(一片一片撿起,再一片一片湊齊),他吻著屍體(給粉碎的天使deep kiss),然後,他用冰冷的手槍 抵住額頭 趁現在..... 扣動板機......  這是一個情殺案嗎?(笑) 《Doubt》的暴力血腥與《Honey Blade》的暴力血腥又不同。《Doubt》是血肉橫飛,而《Honey Blade》,甚至有一點優雅。(吻天使的屍體,的確,美的讓人瘋狂呢) 









 色情   



      看起來像個孩子般天真的Hide,其實是個蠻色情的傢伙啦。 



      被暗夜反覆舔舐,薔薇啊

      要濕潤的完完全全
 



      天吶!Hide,考慮一下你的fans中眾多女性的立場吧。 不過,這也還是比較含蓄的。比較過分的是《Electric Cucumber》,電動黄瓜。 hey baby scratch your number on my electric cucumber。(更過份的我不寫了) 你究竟在想什麼啊Hide?難道說,難道說,你欲求不滿?(原諒我Hide) 恩,基本上,都是很瘋狂的。(Hide又不是小孩子,都那麼大年紀了,正常正常,我表示理解。不過,他一點也不像需要別人理解的樣子啊) 我喜歡這麼誠實而勇敢地表達著欲望的Hide。 而且Hide的色情,並不是停留在表層的‘性’上面啊。 特殊的是《Beatuy & Stupid 》中的"69"啊,"gun"啊,都出來了,還有什麼"I wann be your dog"! 但是為什麼有"我只是想要做愛 但我可不想陷入愛"? 不想戀愛嗎? 任何愛上beauty,kiss beauty's knees 的人,都是stupid。 Beauty並不愛stupid,slave of  love很多,不用著急,而stupid不想戀愛,not full in love是他自己尊嚴的防線:我可以成為你的animal,你的dog,你的slave,但是我沒有愛上你。 多麼頑固而扭曲的愛情。是不是某種意義上的自欺欺人。 









 美麗與哀愁  



      《Hurry Go Around》 ,《Rocket Dive》,《Eyes Love You》,《50% & 50%》,《Tell Me》,等等很多,也是聽起來快樂的歌,但是歌詞卻並不如此。 



      雙眼如此愛妳  但我心無法如此愛妳



      為什麼eyes love you ?又為什麼 my heart can't love you? 看到這首歌的翻譯: 



      血紅色的眼睛 在索多瑪的街上     

     
搜尋著 美麗的女人 



      在索多瑪之城,在這罪惡的源地…嚇了一跳,歌詞是和音樂幾乎背反的’絕望與瘋狂‘,特別是最後一段: 



      聽說剛剛天使被絞首  愛好像毀滅了 

     
心這種東西  是不必要的 

     
了解人的話  誰都會覺得悲哀



      行了Hide,你贏了。我悲哀,你讓我悲哀的。 然後想到hide說他不解釋自己的歌,他不在乎別人曲解他的意思。 那麼我呢?我是否曲解了你的意思?我也只是以我的能力所限盡力的去理解你。你快樂的唱著痛苦的歌,這就是我看到的,然後我便更加悲哀。









 自由   



      《Ever Free》與《Pink Spider》 。 不喜歡《Ja, Zoo》裡把這兩首歌分開了。我希望它們在一起,而且,《Ever Free》要放在《Pink Spider》前面。 



      let me,let me free,let me out 



      一開始就在吶喊著自由。我要自由,真正的自由。 直到末尾,他仍在唱著。 ever free 何處にfree? 自由在哪裡? hide他給出了一個答案—— in your sight。但是這是真正的答案嗎?我眼裡的自由,你的自由,是不同的。那想像中的‘自由’,可以真的讓我自由嗎?他在尋找。 《Pink Spider》裡,他找到了自由,用生命換取的自由。 《Ever Free》提出了問題,《Pink Spider》給了答案,雖然這個答案很無情。 另外,《Pink Spider》的單曲封面很有意思,是一塊巧克力,有包裝,有錫箔紙,而且還註明了品名(黑巧克力),重量(106克),產地(made in Hide),甚至還有條碼。 Hide這傢伙總是能讓我笑出來,即使我上0.5秒還在哭泣。 











以上轉貼自:http://www.wretch.cc/blog/hide0326&article_id=1973052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