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0日 星期四

2007年12月20日 星期四

【轉貼】TOSHI 2007年12月20日 參加網路廣播《下》(很詳盡的訪談)


主持人:那個不是樂團啊,不就你們兩個人嗎?

TOSHI:那個是樂團哦~對我們來說就是樂團啊~ 

主持人:我出道的時候是1985年,比X稍早了一點,那個時候各種話題就很多啊,說是indies的先鋒。

TOSHI:的確是indies的先鋒啊...

主持人:就是所謂自己做的東西賣得相當好,連觀眾也很多的樂團啊。

TOSHI:是啊。 



主持人:那麼,為什麼會有煩惱呢... 

TOSHI:嗯...自己表面上扮演的形象和真實的自己之間有差異...

主持人:可是,一般的話,每個人中都有一個攻擊性的自己和一個沉穩的自己,那一部分可以說是隱藏的力量,為什麼反而會... 

TOSHI:怎麼說呢,有一種空虛...“哇”地很興奮地胡鬧,心情是會很好,但是回過去的時候,就會像躲進籠子裡... 

主持人:是嗎...那個時候,在武道館的時候,對著台下大喊“你們給我搖頭啊!搖頭啊!”的時候,然後對著攝影機“膨膨膨”地晃腦袋~~
你覺得那個很適合冷靜的自己嗎?

 

TOSHI:哈哈哈哈~是超冷靜啊~~~

主持人:然後,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就褪去裝扮了呢...

TOSHI:是啊...慢慢地就開始把頭髮放了下來,把金髮染回了黑色,不是什麼很大的變化,但是一點一點地就想展現真實的自己,表面上也
是...  



主持人:那些日子計畫排得很滿吧?連睡覺的時候都沒有嗎? 

TOSHI:那到還不至於。我們不是很早就去LA了嗎?出道3年的時候,就去LA了,然後一直就在錄音。偶爾回來一下,年底在TOKYO

DOME開個live什麼的... 一半時間在日本,一半時間在LA。在日本,基本上就是solo活動,所以,X JAPAN的活動就變得很少...

主持人:是那個時候開始覺得有煩惱的嗎... 

TOSHI:倒不是有什麼不滿...因為那不僅僅是X JAPAN,還包含了各種各樣的關係...真正想說的話不能說...就在開始solo活動之前,突然就覺得,難道不應該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嗎?但是我
這邊...特別是因為家庭的問題...發生了很多事...我就是那種所謂逆來順受的人吧...從小時候起別人說什麼就做什麼的孩子...然後是被哥哥傷害了...

 

主持人:這樣的啊......

TOSHI:嗯,即使成人了,這種關係還一直存在著...

主持人:哎...一直就是被哥哥...怎麼說來著,也許這種說法很奇怪...是恐嚇嗎?

TOSHI:是的,就是恐嚇...

主持人:被支配嗎...

TOSHI:是的...所以,特別是那個時候,我變得很受注目的時候。 

主持人:就是X JAPAN很成功的時候,是個大明星啊,有個大明星的弟弟,和哥哥的關係就一直是那種關係?

TOSHI:是的...

主持人:果然潛藏著很多問題啊... 

TOSHI:是啊...曾想去報警,可是做不到...老是被恐嚇著才行動,就是因為自己的軟弱...所以再加上那件事,覺得所有的一切都很討厭。

主持人:那時是...9... 

TOSHI:95左右吧...

主持人:那時多大?

TOSHI:30左右吧。

主持人:經歷了許多事啊... 

TOSHI:是的。然後在live上就很瘋狂啊,因為覺得被解放了...但是覺得難以活下去了,難以單純地活下去.. .表面上
很開心,其實卻有著很多棘手的事情...還總是一張沒什麼事情無所謂的臉,扮演著所謂的“超級巨星”...明明是個很軟弱的人,卻偏偏要扮演著這樣的角色...


主持人:所以就厭倦了吧...

TOSHI:嗯...還沒法做自己想做的事。

主持人:老是說,被所有人喜歡是幸福的事,這個人也喜歡,那個人也喜歡。但其實,最幸福的事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啊... 

TOSHI:是的... 

主持人:只有自己喜歡,才會覺得開心,然後會給自己加油鼓歷。但如果是討厭的事情就...就算是偶爾,也會做得很沒勁吧?然後也會變得很
急躁...你就一直那麼扛過來了嗎...

TOSHI:就一直扛著啊...比如說,即使去LA,在藍天下,去療養地,去治癒的地方...那種情緒還是不會消失...喝了酒之後,會心情很好,很
high,可酒醒了之後,還是原來的自己...

 

主持人:是啊,不論怎麼欺騙別人...還是騙不了自己啊... 

TOSHI:是這樣的... 

主持人:所以,才會有成為之後的治癒的artist?

TOSHI:是啊,我偶爾去LA的時候吧,就是現在現在所謂的治癒系,10年前,基本上是聽不到什麼“治癒”這樣的詞的吧? 

主持人:嗯,真的只能偶爾才會聽到。 

TOSHI:現在的話,什麼“治癒的溫泉”啊,“治癒的什麼什麼”啊,到外都是,已經到了不加個“治癒”反倒會覺得奇怪的程度。但是,在過
去,10多年前是沒有的。但是在美國,會有一些演講,什麼“新時代”啦,“療傷音樂”啦什麼的很流行。那個時候不是住在美國嗎?去唱片行的時候,擺得滿滿的都是,正好心裏有疙瘩,然後就聽了,於是真的有被治癒的感覺。


主持人:哎?自己做著音樂,還是會尋求其他的音樂...

TOSHI:是啊...是和rock完全沒有關聯的音樂。之後就到處收集這樣的,就是現在治癒系的音樂。在studio裡“哇————”地叫,回
到家裡之後就“治癒”。(笑)


主持人:哈哈哈哈~~~

TOSHI:呵呵~~

主持人:所以,之後就開始變得想做這樣的音樂了? 

TOSHI:也不是完全這樣。嗯...收集著各種音樂,想要被治癒...雖然有時是心情很好,但這就跟喝酒一樣,結束之後,又會回到原來的樣
子...然後,偶爾回日本的時候,96年吧,在唱片行裡,想著“日本沒有治癒的音樂嗎”找了一下,於是,找到了現在所唱的MASAYA的音樂,日本的治癒的音樂。買回去聽了之後,我流淚了...

 

主持人:有歌詞嗎?

TOSHI:有歌詞的,有人唱的。是日語的,有日式的交響樂,很美的旋律,歌詞雖然很樸素,但一下子心就被抓住了...眼淚像是堵不住一般往下流,自己都嚇了一跳。

 

主持人:哦哦...

TOSHI:通常說到療傷音樂,不都是那種很溫柔的曲子嗎,可聽了之後卻是那種一下子就... 

主持人:到現在為止,肯定已經聽過很多世界各地的音樂了嗎?但還是那麼期待日本自的,還是因為日語的力量嗎? 

TOSHI:是日語的歌詞啊...日語的歌詞有很多,基本上治癒素的音樂是純音樂,沒有歌詞的,現在也是,通常都是keyboard什麼的,但是,用
日語,再配上日式的交響樂,感覺上既不像是西方的,也不像是和式的,雖然不知是什麼風格的,但卻深深地觸動了心弦,就是因為有歌詞啊...

 

主持人:所以,在那個時候,感覺找到“Toshi”這個人的...

TOSHI:嗯,開始想做這樣的音樂... 

主持人:那是X JAPAN已經結束了之後? 

TOSHI:不是,是在結束之前。 

主持人:結束之前? 

TOSHI:嗯,那時,怎麼說呢...X

JAPAN的音樂性...對於唱rock感到疲倦了...然後音樂之外其他的演藝活動,再加上和哥哥的事情...突然就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推翻... 

主持人:所以就鼓起勇氣...全部推翻了?

TOSHI:是,全部推翻了...但是,不做的話不行...那個時候正好又是hide...guitarist去世的時候... 

主持人:那已經是10年了呀... 

TOSHI:是啊,正好要10年了呢... 

主持人:我那個時候也被shock了呢... 

TOSHI:所以...那個時候,在退出了X JAPAN之後...在退出之後,我也消沉了一段時間,但他去世了之後...那個時候,想到“說不定什麼時候,自己也死了...”...會發生什麼是完
全不知道的不是嗎?

 

主持人:是啊,是完全不知道呢。像今天現在這樣做節目,1小時之後的事也不知道呢... 

TOSHI:所以,人生不是完全沒有保障的嗎?雖然(那個時候)不想見人,覺得很怕,覺得很可憐,但是還是應該做想做的事吧...然後就開始
以“治癒”為主題... 

主持人:之前一直看到的是“X JAPAN的Toshi”所表現出來的力量,但Toshi正真的力量是在這裏哦!大家是不是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TOSHI:雖然也許我不是一個純粹的人,但至少想以純粹的方式去做。

主持人:於是,就在全國...很厲害啊,在這裏做一下介紹沒關係的吧? 

TOSHI:啊,沒關係的(笑)。

主持人:Toshi san啊,從那之後就開始了以“治癒”為名的音樂活動,從99年開始,在全國各地進行“詩旅”的同時,2001年開始,在地方的福利院,智障老
人收容所等地,全國8000個地方進行巡迴演出!!現在也還在繼續嗎?

 

TOSHI:呵呵,現在沒有在做了。

主持人:但是6年裡啊,8000個地方!那簡直是兜得團團轉啊!!

TOSHI:是兜得團團轉呢。 

(兩人同時笑~~~) 

主持人:你一天要去幾個地方啊??

TOSHI:最多的一次,一天去了9個地方呢(笑)。

主持人:太誇張了!

TOSHI:(笑)是啊,9:30 11:00 13:00 14:30 16:00再加晚上,在沒有音樂會的日子裡,每天6個地方。

主持人:有音樂會的時候就音樂會囉?

TOSHI:不是,就算是有演出的日子也...

主持人:如果演出在晚上的話,在排演前... 

TOSHI:是的,還是會去的。

主持人:太厲害了...想這樣做的自己所具備的能量... 

TOSHI:最初的時候,原來的製作人是MASAYA...不是發生了很多事嗎?退出X JAPAN之後,然後和哥哥的事情...他(哥哥)不是對媒體說了很多嗎...說什麼Toshi腦子壞掉了...然後那個時候,他(M)被擊倒了,
退出了宣傳活動...

 

主持人:已經是...10... 

TOSHI:10多年前的事了...那個時候MASAYA說,這是最後的機會啊,要把純粹和直率很好的貫徹下去!絕對不能輸啊!然後還是
很支持我想做的事。

主持人:媒體啊,做你自己人和敵人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呢。兩種事情都做了啊,對你好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同聲附和地說“啊呀呀!這是X
JAPAN的Toshi san啊!你好!你好!”的,然後說變就變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呢...

TOSHI:是啊...

主持人:但你那“不能輸”的力量,也是很強的呢。

TOSHI:啊,那個啊,其實是膽怯啊,因為很軟弱(笑)...

主持人:啊??那個是膽怯?? 

TOSHI:是啊,如果是事實也就算了,可那不是啊,全國的人都說,你腦子壞了,被那種眼光看著,真的很恐怖啊!!!感到自己很可憐啊...


(笑) 



主持人:即使這樣還繼續唱歌啊?

TOSHI:是啊(笑),就是因為這樣才要繼續唱啊。 

主持人:曾在TOKYO DOME“哇——”地公演的樂團的vocalist,現在要在老爺爺老奶奶們面前... 

TOSHI:是啊,因為做著這樣的事,所以也許是會被那麼說... 

主持人:那時的心情是怎麼樣的? 

TOSHI:那時,從99年開始的詩旅,抱著把guitar和經紀人兩個人在全國巡迴演出。從2001年開始,MASAYA說,反正要到地方去的,如果有時間
的話,去看一下老爺爺老奶奶,和那些和你有著相同境遇的孩子們那裡唱唱歌吧。感受下他們的愛,讓他們擁抱一下。被這樣說著,我一邊想,要被老奶奶們擁抱真是件“痛苦”的事啊(笑)...然後第一次是橫濱的一個地方,2001年1月的事情,直到現在還忘不了...

 

主持人:忘不了嗎?

TOSHI:忘不了啊,最初的地方... 

主持人:橫濱?

TOSHI:橫濱啊...老爺爺老奶奶們坐在那裡...20多個人吧,和那些staff一起...第一次在那樣的地方唱歌... 

主持人:啊~staff們一定是“啊~~~是X的Toshi san來了啊!!!!”但是老爺爺老奶奶們...

TOSHI:他們完全不知道。“我就是Toshi啊。”“你是誰啊?”就這樣的...那真的很可怕啊...連staff們一副“這個傢伙真奇怪”的表情
 

 

主持人:大家都衝著你白眼,像是在看一個什麼角色演似的。

TOSHI:是啊,那實在是太令人害怕了!(笑)更何況再怎麼說,我也是曾經X JAPAN的啊...但過去所有的東西,在那裡是說不通的,在老爺爺老奶奶們那裡是行不通的...一種被孤立的感覺...然後那天還是唱了,不管怎
麼樣先唱吧,反正也是閉著眼睛唱的。但一首歌結束之後,突然發現老奶奶們都哭了...想著“啊...老奶奶們哭了...”於是,就說了一些自己的事後又唱了,然後,老爺爺們居然開始號哭...他們都是有認識障礙的老人啊...連話都聽不懂...這也是我在之後才知道的...平時連反應也沒有的,那些staff們都嚇壞了,老爺爺們都在拍手...然後看得我非常感動...

 

主持人:我聽得都很感動啊... 

TOSHI:我也狂哭了,真的被嚇到了,眼淚“嘩嘩嘩”地流啊...但之後覺得很開心。 

主持人:那就是原點?

TOSHI:那就是原點。因為很開心啊,所以就去和他們說“老奶奶,謝謝你們。”,然後她們居然回答我說“因為你是Toshi啊...” 還和我握
手...我真的很高興...  



主持人:也許那個時候,他們都恢復一些神智了呢...

TOSHI:是啊,超越了語言吧,不是經常這樣說的嗎?雖然不是語言,他們也聽不懂什麼,但有些事還是明白的吧... 

主持人:是啊,聽你那麼說,都能想像那幅畫面了...好,接下來讓我們來聽一首歌吧~ 

TOSHI:好的。

主持人:這是出自...專輯... 

TOSHI:啊,是的,專輯裡的歌。

主持人:是Toshi san的《Perfect Love~傷跡から始めよう》 




~~~~~~~~ ♪ ~~~~~~~~




主持人:好的,剛才聽到的是toshi san的《Perfect Love~傷跡から始めよう》...聽起來音很高啊... 

TOSHI:是啊...但是和X JAPAN時期比起來,音階還是下降了一些。 

主持人:說起X JAPAN時期啊...你那個音高啊,簡直高到沒天理啊~~~~~ 

TOSHI:是很~~~~~沒天理啊~~~~~哈哈哈哈~~~~


主持人:從以前起就很高嗎? 

TOSHI:嗯,從以前起就一直很高的~

主持人:哎?那你是不是參加過什麼合唱團啊?

TOSHI:沒有啊~ 

主持人:怎麼說呢,好像就要往最最高的地方去啊~~像是連蟲子全都要跑過去的地方啊!現在也能唱那麼高嗎? 

TOSHI:嗯...最近,和Yoshiki一起做新的曲子,錄音的時候,決定音階的時候,他也已經察覺到了,特意做了低的設定,但是,
“啊,你能唱啊?”提高了一點,“啊,你還能唱啊?”又提高了一點。

 

主持人:啊哈哈哈哈哈哈~~~~~

TOSHI:以前明明還沒那麼高的啊(笑),結果,還是變回了原來設定的音高,哈哈哈哈~~~~

主持人:啊~~~~~~好壞啊~~~~~~ 


TOSHI:(笑)

主持人:但是你很厲害啊,那時一邊跑一邊唱的!像《紅》啊之類的。 

TOSHI:因為年輕啊...

主持人:現在也能這樣嗎?

TOSHI:啊...現在上年紀了呀...當然,我會努力的!(笑) 

主持人:哈哈哈哈~~~~~ 


主持人:但這次X的再結成,我聽到了一些話:治癒系的Toshi創造了自己的世界,8000個地方的演出,這樣的Toshi,回得到X裡嗎?你是怎麼想的? 

TOSHI:嗯...解散之後,幾年來著?近8年了吧?沒有和Yoshiki聯繫...

主持人:哎?完全沒有聯繫? 

TOSHI:是的。但是,正好這次碰上個契機,說了很多話,也見了面...去LA他的studio的時候,聽了他的曲子後...

主持人:就在那聽的?

TOSHI:是的,在他的studio。是一首很抒情的曲子...很好聽...那是hide去世之後,他參加完葬禮回到LA之後立刻寫的...是給hide的追悼
曲...聽起來短暫無常,很悲傷,但給我的感覺是,歌詞寫得很好...


主持人:果然還是歌詞...是怎樣的歌詞? 

TOSHI:可能語言很難達...在深層的地方,“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努力活下去。”這樣一種強烈的...曲子雖然很淒美,很悲傷...但那裡面
有...

主持人:那想表達的是... 

TOSHI:雖然沒法用語言表達,但那曲子裏面蘊藏著力量... 

主持人:所以很感動... 

TOSHI:非常感動...然後我說,Yoshiki,能為我彈一下琴嗎?然後,他就開始彈琴...隔了8年,一起在那裡...

主持人:哎!那裏一個人也沒有吧!!! 

TOSHI:是的。 

主持人:就你們兩個!!

TOSHI:就我們兩個。 

主持人:啊.......那感覺太好了~~好的,Yoshiki開始彈琴,然後呢!!!對了
,Toshi san是第一次聽到那旋律吧? 

TOSHI:是第一次聽呢。有樂譜還有歌詞,然後就那樣看著歌詞,兩個人一起... 

主持人:那就是復活的... 

TOSHI:那個時候,互相都很感動... 

主持人:啊~當是自然~你們是青梅竹馬嘛~在一起幾十年了~一定都明白的吧?現在自己所感動的事物。 

TOSHI:青梅竹馬啊...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啊~~~(笑)) 

主持人:是啊是啊~那傢伙在想什麼?怎麼想的?互相全都明白的吧? 

TOSHI:即使10年間沒有說話,但一直都在做著音樂,雖然發生了很多事,相互間都發生了很多事不是嗎?但通過音樂,那個時候,我唱著歌,
他彈著琴的時,馬上就回到了那種感覺上...

 

主持人:兩個人都很感動,然後又有那著歌,是不是那個時候,Yoshiki san說,“你唱這首歌吧”? 

TOSHI:“這樣不是很好嗎...我很感動啊...”,透過他的墨鏡... 

主持人:啊?那個時候就你們兩個人,他還要戴墨鏡?!!

TOSHI:呵呵呵呵~~~~自X時代起,他不就是個害羞的人嘛~~~

主持人:是啊~~~一直是個害羞的人啊~~~哈哈哈哈~~~也許看電視的觀眾不太能注意到,但在那邊的studio,“哇哇哇”地發號施令
,但回來了之後,卻很緊張地擔心大家會不會接受啊!!!

TOSHI:(笑)是啊,是個害羞的人嘛~然後,他也哭了吧...我也很感動...感動之後,“這樣不是很好嗎...” 

主持人: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說話...

TOSHI:在那之後一年... 

主持人:啊...花了點時間啊... 

TOSHI:是花了點時間呢...然後進入10月之後,在那之前又發生了很多事情...

主持人:我喜歡Toshi san的那個專欄啊... 

TOSHI:啊,就是首頁上的comment... 

主持人:“比起千言萬語,還是一首曲子好” 

TOSHI:那個時候,是Yoshiki說的...“與其列出百萬句話,還是一首曲子更好...”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啊...打個比方,就像我,偶爾參加一些宣傳活動、電視節目,在一些完全不瞭解的地方唱歌什麼,會被收錄在電視節目裡
,像一些購物節目。“哇”地開唱的時候,“啊~今天反正CD也賣不出去了,就別帶那麼多過來了~”這樣開著玩笑,但是卻賣出去了7、8張,完全不認識的人,就這樣看了30分鐘的節目,居然就來買我的CD...非常感動...也許這不是語言,而是音樂的原因吧?還有就像剛才toshi san說的,和那些老奶奶的事情...在你們兩個人之間,更是那樣的關係吧...“比起100萬句話,還是一首曲子好”...說得很好啊... 

TOSHI:我不是親身經歷過很多了嗎?不管是老爺爺老奶奶,進了監獄的人,收容所的人,幾百萬孩子,遭受虐待的孩子們,所有的各種境遇中
的人們,我唱著歌,流著眼淚...超越國境,語言,境遇,超越所有的東西,所謂音樂,不管是好是壞,哪一面都會去左右,但只要努力做了,就能給予別人感動、契機、治癒...


主持人:是啊...今天如果有生活在痛苦的人,哪怕只是有了“再努力一小時”,“再試著活一天”的想法,對我們來說已經滿足了... 

TOSHI:我曾在多次在學校演出過,現在也是,當然並不是什麼志願者的活動,而是作為工作去的。去過好幾百個學校,會和家長們說許多自己
的事,他們也會和我說他們的事,孩子們不知道,但他們的爸爸媽媽知道,是以前的大明星來了...



TOSHI:X JAPAN即使做的是很刺激的rock,我覺得這也是一種治癒。在那樣的音樂中,“哇”地發洩,所有的憤怒,悲傷,絕望,感動,痛苦,厭惡,仇
恨,全部釋放,然後就淨化了,是發洩的良藥啊。很高興地“哇哇哇”地叫著,然後心裏就一片純淨,那種純淨的感覺,緊緊相擁的感覺...然後回去之後,覺得這樣的音樂會是很好的良藥啊...這也是一種治癒。現在的夥伴們做著rock,dance,為了尋求發洩是因為大家都有著痛苦和悲傷...所以,我覺得X JAPAN能做到是很好的一件事...

主持人:那麼明年,有很多作為“Toshi”自己和X JAPAN的活動... 

TOSHI:已經像個大車輪了~~~

主持人:又要到處跑了~~兩方面都幹勁十足地~~

TOSHI:(笑)是啊...

主持人:今天我也帶了guitar過來,我總是會帶guitar過來的,能為我們表演點什麼嗎? 

TOSHI:啊,沒問題(笑),我已經跑過8000多個地方了呀~~ 

主持人:哦~~那麼就是現場演出了哦~~~

TOSHI:是~下面請聽《愛の歌》。

 


~~~~~~~~ ♪ ~~~~~~~~~




主持人:(拍手~)好棒哦~~~~ 

TOSHI:(笑)

主持人:也許是我理解錯誤也說不定... 

TOSHI:(繼續笑~) 

主持人:從X開始的toshi san...然後唱著治癒系的歌...我會想,是不是過著安穩的生活呢...因為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啊...聽了一曲我就明白了,如果不是注入靈魂
,是唱不出來的啊...


TOSHI:(笑)呵呵~沒有沒有~

主持人:你的歌...我的說法也許不太禮貌,你唱起歌來的感覺還是沒有變啊...和以前一樣,高音也好低音也好,還是那麼漂亮...

TOSHI:(繼續笑)沒有沒有~~

主持人:果然還是有靈魂的啊... 

TOSHI:這是我治癒系的debut曲,就是帶著這首歌踏上旅途的。所以,這是以最初的回憶寫成的... 

主持人:傳達到人們的內心,一邊旅行,一邊生活... 

TOSHI:是啊...

主持人:到現在為止,所形成的“Toshi”這個人,然後明年,X JAPAN的,Toshi的... 

TOSHI:是啊,所以現在真的很期待啊... 

主持人:是這樣吧? 

TOSHI:因為是真實經歷過,一路走過來的啊(指X)。 

主持人:是啊...今天我再一次覺得,人啊,推動著事物,推動著他人,調整著心情...這10年間,Toshi san是怎麼生活的我不知道,因為我不是你,但是,我有我的10年,是否相同我不知道,但同樣經歷了很多辛苦和痛苦的同時,也一定有了很多
開心的回憶,然後它們成為了自己的語言,自己的歌。Toshi san一定也有許多吧?

TOSHI:(笑)

主持人:現在請繼續唱下去吧! 

TOSHI:(笑)我也是這樣想的~~ 

主持人:今天有幸聽了你那麼話,有很多人都期待著Toshi san今後的活動啊。(然後貌似是提了幾個聽眾的名字)今後也會繼續下去吧?今年
內有什麼活動嗎? 

TOSHI:明天就有演出啊,在都內(東京都)在某個學習班,會有一些孩子聚過來,是為了那個學習班的老師和孩子們的演出,非公開的。然後
到年底一直有這樣的演出...

主持人:你要工作到什麼時候啊? 

TOSHI:一直啊~(笑)

主持人:(笑)明年也會很忙啊...

TOSHI:是啊~(笑)

主持人:那可不能感冒哦~~ 

TOSHI:我也是最近才注意到哦,好像轉了10年,從來沒有不能唱,演唱被取消的事呐~因為下雪什麼的,新幹線不能開,飛機不能飛什麼有那
麼一兩次...到是演出完了之後倒下有那麼三次~~~~~


(兩人同笑)

TOSHI:然後就被送醫院啊~

主持人:啊哈哈哈哈~~~~

TOSHI:因為會去醫院演出啊,所以那幾次就正好順路了呀~~~(笑) 

主持人:真是排得滿滿的啊...

TOSHI:是啊... 

主持人:今天真是很充實的1小時啊~~

TOSHI:謝謝你了~~ 

主持人:給你留下什麼印象深刻的事了嗎?

TOSHI:希望下次再來玩~~~ 

主持人:接下去沒問題吧?還有明年啊~後年啊~(笑) 

TOSHI:哈哈哈哈~~~

主持人:今天和Toshi san真的聊得很開心。 

TOSHI:謝謝謝謝。  

主持人:聽了Toshi san今天的許多話,如果從中稍微得到一些啟示的話,那就最好了。 

TOSHI:是。

主持人:雖然只是這樣的一個節目,但下次... 

TOSHI:是。 

主持人:下次也請一定來玩~~~ 

TOSHI:因為很近啊~~所以一定會來的~~~

主持人:啊哈哈哈哈~~~~那啥時候,就帶著“啊~吃完飯了,去玩一下”的心情來吧~~~今天真是不錯的1小時啊~真是非常感謝,以上是Toshi san~明年也會努力~ 

TOSHI:好的~真得非常謝謝~

主持人:那麼下周見了~~HANANOUTA~~~謝謝各位~~謝謝Toshi san~~~

TOSHI:謝謝~~~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