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轉貼】YOSHIKI的深度訪問【Part 2】(X內部是民主的)


 

--成為主流的事情,FANS的反應很強烈吧?

YOSHIKI:對我自己來說,僅僅是想著"要成為主流"。結果收到了很多FANS們抱怨和不滿的信。ROCKIN'F(雜誌)不是還刊登了當時對這些信的回信嗎?



--是啊,當時我還是個讀者呢,對這些還有印象。

YOSHIKI:當時舉例同時期的ARTISTバービボーイズ、レベッカ等等,表示"活動不僅限於ROCK,我們要和他們在同一線上決一勝負"。我們自己的意識完全沒有什麼變化。



--那麼,出道之後,活動變的順利了嗎?

YOSHIKI:託主流的福,完全變的麻煩了(笑)。雖然有EXTASY營運累積的經驗,但只懂得這種方式,對於主流市場上大規模的營運方式卻不懂。特別是有關宣傳費。SONY的經紀人對我說"這樣宣傳費用就超支了!"我就說"宣傳費在VANISHING VISION時期就是這麼多"(笑)。與這方面有關係的事情我總是插嘴。提議"這樣做比較好"。當時藝人敢向公司高層表示不滿這樣的事情還很少呢。



--"JEALOUSY"的錄音時期在海外待了好長的時間吧。去海外對你的音樂活動有什麼影響嗎?

YOSHIKI:到海外是因為"想用英文交流"哪。之後,想繼續在海外發展的心情也有點萌芽了。 



--當時我只是個人知道YOSHIKI的事情,也知道你在學習英語。作為一個能講英文的人來說,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到達這樣的程度。沒有必死的決心,YOSHIKI是不可能學的好的,這其中具體的情況是怎樣的呢?

YOSHIKI:"JEALOUSY"錄音的時候,開頭部分的鋼琴彈奏,我超過30個小時沒睡覺持續的錄音。工作人員們都倒下了,只剩兩個外國的技師和我在繼續作業。我自己是照著想達到的最高水準來錄音的。但是英語不通,不行的都要刪除。錄了幾百遍,都刪除了,最後好不容易覺得"就是這個!"但是很傷心的,因為語言上不通,也不小心刪除了,沒了。那時真的很傷心很傷心,就哭了。那時就下決心"絕對要學會英語才行!"。當時還想"在美國沒有不會英語的人!"從此之後,無論走到哪裡,都用耳機的一個耳朵聽英文錄音帶,記住發音。從日本也寄來了大量的參考書,從頭開始學習和糾正。不到達一定程度絕對不停止,真的必死的去學習。



---在美國的音樂界"不懂英文就無法共事"吧。把活動的據點移到美國後就很能體會到這一點了?

YOSHIKI:在紐約的記者會中,美國的記者很多,他們就會問"不懂英文為什麼還來美國?"。那時,我還在學習中,所以就回答"很快就可以掌握了。"之後考慮因為有些空餘的時間,每天錄音前以及回來後一定會去找老師上課哪。



--最近到海外活動的樂團非常多,去海外的話,會說英文是必要的嗎?

YOSHIKI:就話題來說,在一定程度上,到海外活動並不一定要懂英文。 雖然不是不懂就不行,但是懂的話絕對是有利的啊。比如說作曲吧,3、4天沒有任何進展是很平常的,但是如果學習了英語,同樣耗費時間增加的成果比例絕對不是走運的關係。到海外,不利因素也只有英語的問題了。X的時候,休息的時間裡,大家都回日本了。在日本我們是明星,做什麼都很順利。但我不想回去那,因為只有在這裡(美國)說英文的機會是壓倒性的多。直到能很完美的掌握英文為止,我都想在美國。 





X是民主的,作為LEADER的我,關鍵只是做最終的決定。



 

--在樂團不斷壯大的過程中,一定會有成員共事的權利爭奪吧。X在這方面是怎樣處理的呢?

YOSHIKI:樂團在出道之後,有關"誰寫歌誰不寫"的版稅問題就出現了。就怎麼分錢的問題有各式各樣的考慮。X是無論誰寫的歌,都是採用"一半的錢全員平分,另一半給作曲的人"這種方式。著作權呢,原盤權是歸全員所有的。但不僅是X,所有的BAND只要是有兩個以上的人作曲就會有"專輯裡應該用我自己寫的歌"這樣的想法,於是就一定會有爭執。"當然是要用大家寫的曲子,但是如果我覺得寫的不好的就不會用"我就是要下這樣的決定。出道以後,我取得了領導權。當然HIDE就是我的後盾。



--樂團的團長處於又要保持民主,又要像獨裁者一樣實行權力,這樣兩難的境地,真是很難的立場啊。

YOSHIKI:但X是民主的,作為領導者的我,關鍵只是做最終的決定。總是要聽取大家的意見,問"怎麼樣?"。絕對沒有出現過4個人與我一個人意見相左的情況。因為HIDE總是站在我這邊的。我是那種解釋的不太好的時候就會說"就是這樣!"的那種人。然後HIDE就會幫我說明"YOSHIKI是這樣想的‧‧"。



--X中,每個成員的所持的音樂風格不同,所以X表現出了非常好的音樂形式。但同時也有反面的影響吧。

YOSHIKI:是有啊。TAIJI是傾向於重搖滾的路線的,但我那時還不是那樣。還有和HIDE也發生過一次爭執……。那次HIDE有首曲子,我很苦惱是不是要用。於是就讓TOSHI來聽,聽他的意見。結果他說"有點差距啊"。我就跟HIDE說"TOSHI這樣說的……"HIDE就非常生氣,說"我只是給YOSHIKI聽,其他人的意見我不想聽!"。我就想"啊?",晚上我和HIDE兩個人一起去喝酒,他說"我可以接受YOSHIKI說NO,但是去徵求其他成員的意見得出的結論我不一定能接受"。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YOSHIKI:在"DAHLIA"錄音之前。我對他道歉說"對不起","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樂團,我想聽取大家的意見"。我這樣說HIDE也很高興。同時,我就想無論怎樣的情況都要去聽取全員的意見。



--X後半,大家都在搞自己的SOLO,樂團集體的活動就少了啊。

YOSHIKI:那時出現了TOSHI的"哈姆雷特問題"(TOSHI擔任演員演戲)。HIDE是完全的反對:"在X的名下不應該做這樣的事情!"。TOSHI就很可憐樣的說"讓我做吧"說服了HIDE。就這樣,大家都開始了SOLO活動。我也有做,但是沒有多出的時間。X後半的錄音工作。那時我一個人在混音室裡工作,其他的人都在錄音室的休息室裡喝酒。還記得我做好後讓大家聽,問"怎麼樣?",HIDE說"YOSHIKI說好就好"。我就很生氣說"那就不是樂團了!"不過現在我要向HIDE道歉。其實就是那種狀況啊。X這個樂團也許是染上了過多的YOSHIKI的色彩了。我是X的製作人,有完成X的工作的責任在身哪。大家都在做SOLO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在做X的事情,這當然就使YOSHIKI的色彩變得強烈了啊。



--YOSHIKI第一次做製作人是錄製"ART OF LIFE"時吧。為什麼要擔起負擔這麼重的製作人任務呢?

YOSHIKI:最初我完全沒有考慮到要做製作人。在SONY的時候,我們開始找製作人。雖然有很多人選,但是發覺能做SLASH METAL,又能做古典,又能做弦樂的編曲,又能做抒情,又懂鋼琴的,吉他也能來兩下的……這種能掌握X所有的音樂要素的製作人根本沒有啊。所以就想"ART OF LIFE自己來做",就這樣開始做製作人了。而且也可以提出"這樣我不滿意"之類的意見了,感覺不錯(笑)。 



--製作人和音樂家的身分能兩全嗎?

YOSHIKI:兩全嘛,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把所有成員的SOLO日程表給記住(笑)。五個人很難一致嘛。因為這樣,在我的頭腦中,有關X進軍海外的事情有很多的疑問。這對TOSHI來說就很難,(英語)發音不好,VOCAL錄音的時候要重來很多次。有美國人來的時候,就趕緊把錄好的給他們聽聽看,問他們"這樣唱能聽的懂嗎?",如果他們聽不出歌詞就重新錄。



--我想X在和華納簽約後,沒有什麼作品發表。是不是在瞭解美國音樂市場動向後調整發表的時間啊?

YOSHIKI:是這樣。基本上是準備發表作品的。但關係到英文的發音,以及很多要做的事情,所以也有"大家真的要去海外嗎?"這樣的疑問。"真的有這種積極想法的人,成員中有多少呢?"。那時我是團長,問大家"這樣如何?"的話,自己當然要說"我們一定是要這樣做"的。但其實當時我自己心裡是有很大的問號的。美國亞特蘭大那邊在問"什麼時候錄音可以完成?",日本方面又在說"希望你們只在日本發行就好"。我的腦子裡真的非常的混亂。 





說到底,我是"X的YOSHKI" 而不是"YOSHIKI的X" 





--TOSHI離開X與進軍海外有關係嗎?

YOSHIKI:這個我也不清楚。他對我說"與其這樣下去,我想追求自然的東西。"大概是這個意思。其中有我可以明白的部分,但是剛聽到的時候是不能理解的。我大概是過早的正顏厲色了(笑)。之後,立刻把除了在日本的PATA以外的HIDE和HEATH兩個人,都叫到我的錄音室來。那時真的有點白熱化。

 

--可不是嗎,怎麼說都是"日本超級樂團的靈魂人物辭退"這樣重要的局面啊。

YOSHIKI:我就很嚴肅的說"那麼,辭退是可以",但是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決定的,所以把他們兩個叫來。於是他們就說了類似'我們的人生要怎麼辦?"這樣的話……。數日後,我們得出了"X再找新的主唱繼續下去。"這樣的結論。既然這樣決定了,之後就是我一個人做LIVE專輯的VOCAL的編輯工作啊,修改音調。這個工作持續了2、3個月,都是我一個人做,到了如今聽到已經離開X的TOSHI的聲音都還覺得很討厭……。我就想"解散一下也許比較好……"。然後"2000年的時候再一起重組。"



--那時,有具體的重組方案嗎?

YOSHIKI:有啊。就這樣繼續尋找主唱,HIDE和我商量"那個樂團的主唱不錯吧",然後就送他們的CD來給我聽。



--有具體的主唱候補嗎?

YOSHIKI:有好幾個呢。HIDE很熟悉日本的主唱,選了各種的候補。把資料傳給在L.A的我,進行了很多次的討論呢。"第二個X"的構想著實趨向完成呢。



--YOSHIKI構想的"第二個X"與以前的X有什麼不同嗎?

YOSHIKI:基本上是一種延伸。主唱與TOSHI類似但實力要更強,而且唱以前的曲子也不會不和諧的才行。

 

--如果那時TOSHI沒有離團,X將會怎樣呢?

YOSHIKI:X將會繼續下去吧。因為沒有解散的理由。貝斯從TAIJI變成了HEATH,一起幹了10年多,總是打架,即使現在也打過1、2次,也沒有什麼。



--超越了團員和朋友的界線,和大家好像家人一樣親密的關係啊。

YOSHIKI:就像平常家裡的兄弟打架一樣,偶爾也會2、3個月不想聯絡(笑)。X就是這樣的關係啦。(雖然大家)在自己的SOLO中做各種自己喜歡的事情,(但我們)解散的理由卻是完全沒有的。



--曾經想過,在不解散的情況下,實現進軍海外的計畫嗎?

YOSHIKI:在找新的主唱的時候曾經這樣想過。"在日本繼續努力,或進軍海外,都要憑主唱啊"

 

--HIDE已經不在的今天,(YOSHIKI)個人不可能有重組X的想法吧,YOSHIKI是怎麼想的呢?

YOSHIKI:並不想下這樣的斷言啊。剛才也說了我是"X的YOSHIKI",不是"YOSHIKI的X"啊。但是有我,有PATA和HEATH,沒有HIDE和TOSHI,就不是X!TOSHI是按照他自己的意志離開的,HIDE卻是不同……



--HIDE在解散後說"我永遠是X的HIDE"啊!

YOSHIKI:是啊。但是,這是不是好,應不應該,還不知道……。有關這個還很難下決斷啊。今後,不能一生去做還是不要說的好。這是很沉重的問題啊…… 



--從那時已經過去2年半了吧。

YOSHIKI:對我來說,我有很多家人,在這些家人中,有一個最重要的人離家了…………。但是在這個家族中,將來總是會迎接新的成員吧……,無論怎樣,也只是這種程度的考慮。"X復活的話,FANS們會很開心"這類的考慮是沒有的啦。



--那麼,VIOLET UK是以YOSHIKI的SOLO活動的名義考慮的吧,在YOSHIKI的心中它是怎樣的位置呢?

YOSHIKI:在自己的心裡,它是X的延續,沒有了可以打架玩鬧的團員……,但是我想以和從前相同的心情去做。反過來說,也許我已經不想在做樂團了。對我來說X大概是最後一個樂團了。形態完全不同,但是熱情卻是相同的哪。……有關這些我自己也還很混亂……。



--VIOLET UK中,會演奏鋼琴以外的樂器嗎?

YOSHIKI:大致上全部都想自己來,錄音的時候我也會彈吉他。 



--如果在舞台上的話,YOSHKI會演奏哪樣樂器還真是個謎啊!

YOSHIKI:也許什麼都不拿啊(笑) 



--DJ的工作也做嗎?(笑)

YOSHIKI:不,這方面有專業的人士,我做的話就失禮了。錄音的時候也會,但是在錄音室裡也並不需要兩個唱盤(笑)。很喜歡像DJ KRUSH這樣的啊。蒐集各種聲音然後製作出來。VIOLET UK就是做綜合的製作。這種形態可能有點難理解吧。 



--正在攝影的7-11的第二部廣告,會用新曲嗎?

YOSHIKI:是啊,這是相聯繫的嘛。不過我不準備出這個的CD(笑)。

 

--是嗎,但是會聽到很多人在討論"這個曲子什麼時候出啊?"(笑)

YOSHIKI:完全沒有這樣的考慮(笑)。像這樣不出CD是很少見的吧。 



--這樣,不出CD,具體什麼時候出也不知道,果真這些曲子的發行在不在計畫中也不知道,到目前為止,VIOLET UK的存在自身還是個謎啊(笑)

YOSHIKI:就是一個謎,這不是很好嗎(笑)。就是想這樣賦予他一個大問號嘛(笑)。 



--順便問一下,那個7-11的廣告用的曲子叫?


YOSHIKI:"BLIND DANCE"。這次是用女性的主唱。雖然有很多的主唱,但是這次覺得"這首曲子和她的聲音很搭配"所以讓她來唱。 



--今年聽說是要開始具體的活動啊。

YOSHIKI:是啊。想了很多呢。YOSHIKI.NET大概會提供下載。但詳細的還沒決定。這回辜負大家的期望了。只是回應期望的話也並不一定就是好的。 





不想忘記初次拿起各種樂器的時候的心情 





--在YOSHIKI看來所謂"理想的樂團"、"音樂人、"樂團應有的規範"是怎樣的呢?


YOSHIKI:從我個人來說,真是不想忘記初次拿起各種樂器的時候的心情啊。音樂,如果能作10年,那是很偉大的,但是並不僅僅如此,在新的樂團中也有很多人能寫出很好的曲子。這基本上是和經驗沒有關係的啊。所以很喜歡經常和新樂團接觸。懷著夢想的人,綻放著光輝的人是會明白這一點的。(搞樂團)的動機,想能站在大的舞臺上,想成名,想變富有,想獲得金錢,怎樣都無所謂。但是只為這些的話是絕對不行的。"愛音樂,這種心情不能忘記"這才是第一的啊。不會顧及自己的老資歷,我是很尊敬這類的新人的。 



     之後,在樂團這個名義之上,要尊重成員的各種意見。當然也不是必須要採取這種方式。如果不採取,就這樣在樂團內發生爭執也不是壞事。在樂團中如果不會打架那也是索然無味的啊。就我來說必須要考慮到樂團不斷的壯大,以及在這種情況下我自己所處的位置。隨著樂團的發展,各個成員就有利益的問題了。如果有兩個以上個性倔強的成員的話就一定會有"到底這是誰的樂團!"這樣的爭執。我們必須保持一個積極的方向性。這也是為什麼永遠都不是"YOSHIKI的X"而是"X的YOSHIKI"。



     以前覺得想要出頭的門在遙遠的彼方,不是簡單就能達到的。但是今天LIVE HOUSE就在眼前。那扇門永遠都在,那不是不可飛躍的。能出道是很難的,做到了之後會更難啊。也不要想出道了就可以安心了或者出道了就會有什麼改變了。無論怎樣,"自己心中想做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這一點必須要明確。如果無法通過主流的大門,那也不會由此進入不同的世界。現在,地下、主流或是怎樣的都沒關係啊,只要去追尋自己喜歡的音樂就好了。



--YOSHIKI自己也有營運公司,其中的權益和版稅、唱片的契約等的商業活動在開張之前有特別的學習過嗎?

YOSHIKI:我在籌備這些的時候非常的快,這些事情都不知道,結果因此經歷了不少的失敗。但這樣也有好處,"從現在開始我就要處於這樣的位置了"啊。喜歡去學習這類事情的人就去學,最初考慮契約的內容什麼的也沒有必要。就算和條件多好的公司、經紀人簽約,結果唱片賣不出去就沒有任何意義哪。樂團必須要堅定的去努力。失敗了也沒什麼不好。一兩次的失敗之後一定馬上還有機會的。能夠去學習到知識固然很好,但因此浪費了應該放在音樂上的時間造成損失的話,還是停止的好。我這樣說,大概很沒說服力吧(笑)。



     偶爾,與我的EXTASY無關,也會幫朋友的樂團考慮契約問題。他們拿著契約書來,詢問我"這裡的百分率,你怎麼看?"我就認真的看。然後告訴他們"與其拘泥於這1、2%,從整體的角度考慮不是比較好嗎?"。同樣的1、2%就可以是100萬張或1萬張,完全不同的啊。在日本娛樂界能增加些律師就好了。在美國,音樂人的契約基本上都是通過律師簽定的。如果我們要是也都能這麼做就好了。日本在不久的將來也會進入這個時代的吧。



--那麼最後,請教一下最終極的建議。對夢想著成功的樂團少年和少女,一針見血的說,怎樣做才能成功? 

YOSHIKI:首先要相信能成功。失敗的時候,如果想"我失敗了"那麼就真的失敗了。即使跌到了谷底,也是能爬上來的,"想著自己並沒有失敗"那麼你就沒有失敗。當然還要不斷努力,要去探尋,努力在相應的基礎上。我能說的就是樂團和年齡是沒有關係的。現在一般的公司和業界人士喜歡和年輕人簽定契約,那是他們側面的意識問題。"怎樣看待自己的人生"、"怎樣抓住自己的命運",如果有這樣的意識,那麼怎樣都會成功。



--感謝您配合這麼長時間採訪的回答。

YOSHIKI:不客氣。說了很多過去的事情,非常的開心啊! 







轉貼自:http://forever-hide.netfirms.com/x-web/x/main.htm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