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9日 星期日

2009年7月19日 星期日

【轉貼】媒體是什麼玩意,你了解嗎?


作者: 囧星人




     這幾天我一定是瘋了,居然為了一個死去的明星在論壇上搞什麼關於八卦的鬼辯論,想來都覺得自己無聊。但是我還沒無聊完,似乎不做完這件事,我就不是我。


     就當是莫名的正義感作祟吧。在讀這篇文章的你,請聽我講一段故事。


     那是在我還是記者的時候發生的事。


     我為某遊戲網站工作,主要工作是每天產新聞為網站維持點閱,老闆是個摳門的傢伙,所以我們都是編輯兼採訪一起來,有時候沒有記者會或是什麼需要跑的活動,就挖外電新聞來貼。


     外電新聞不好弄,尤其是來自雜七雜八網站的新聞,你搞不清楚它到底來源真實與否,有時裡頭還有些看不懂的名詞,再則,面向國外玩家的新聞要轉錄為面向國內玩家,需要改動很多地方,如內容傾向和報導方式等等。你得一一去查證和修改,才能寫出一份完整又豐富的報導。


     我個性龜毛,一篇500字不到的新聞可以折騰幾個小時,往往新聞產量不高,但我以自己的新聞講求質感為榮,點閱率也很穩定,從來不會被讀者詬病。然而,上司一直不滿我總是寫那些缺乏爆點的新聞,他也常挑剔我不會取標題,總之算是對我有所期待,覺得尚有進步空間。


     某天偶然之間,我在外國的芭樂遊戲新聞站發現一則報導:《有名玩家用M公司的遊戲主機上網通訊,向一名女童索取裸照》撰寫本新聞的記者評論,M公司的主機安全堪憂。我看後覺得簡直莫名其妙,因為在MSN上、YAHOO即時通上都可以跟人要裸照,難道要因為在電腦上發生了猥褻案就一狀告到比爾蓋茲頭上?更鳥的是,這樣的新聞,就登在他們網站頭條上,而且還不少人推薦。


     我把連結用MSN發給上司,目的是要嘲笑一下國外網站居然如此不專業,哪知他居然眼睛一亮,評價「很有新聞價值」而要求我立刻翻譯。我目瞪口呆,以為他沒看懂英文,匆忙對他解釋說這則新聞跟遊戲、跟玩家都搭不上邊,我們沒有必要報。


     他搖搖手指說:「只要裡面有出現遊戲、遊戲機的字眼我們就有理由報,何況是這麼吸引眼球的話題。你要懂得怎麼寫,盡力讓讀者覺得這是主機的錯,這不就有登的價值了嗎?



     「可是明明就不是這樣。」我很猶豫。

     「我知道你很敬業,但是我們公司看的是績效。」


     我按照上司的指示,把新聞放上去,而且取了很聳動的標題,新聞點閱率瞬間飆上去。我在內文強調,這名犯罪玩家使用的是某某主機的通訊軟體,他如何操作、如何通過網路跟女童聯絡上,然後用文字猥褻她。但是這內容登在遊戲網站實在太蠢了,我寫完後就等著被讀者吐槽。


     詭異的事發生了:沒有讀者抨擊或批評,相反的他們好像很喜歡這則新聞,馬上就有數十則評論。大家開始謾罵,對象不是我,有的在罵犯罪的玩家,有的在罵M公司的主機設計不良,也有人幸災樂禍地說他也要去買一台來釣蘿莉。


     總之大家確實相信了,這則罪案跟M公司的主機是存在聯繫的!


     我們的網站流量相當大。當天這則新聞立刻被其他網站轉載,流遍華語網路,甚至有編輯添油加醋,指出M公司主機的設計漏洞令性犯罪分子有機可乘等等。


     我感到很惶恐,不敢相信人的思維是可以這麼簡單被控制的。原來只要你有一台電腦,和一個發佈平台,你就可以讓全世界的人隨你起舞。


     為什麼?這些人沒有腦袋嗎?不會去思考事情的正誤邏輯嗎?

     你們平時不是喜歡說我們是一群「霉體妓者」,亂報沒根據的東西嗎?

     為什麼沒有發現那則新聞的不公正?


     原來,你們只是想要有對象可以罵就好。


     我看著飆升的點閱數發呆,上司擺出一副得意的神情,叫我Keep it on。


     第二天,M公司的媒體公關打電話給我,剛接到時我很害怕,以為會被數落一頓,畢竟那則新聞根本是沱屎。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她口氣居然前所未有的誠懇和低姿態。


     她說她看到了新聞,所以希望能夠澄清:「其實主機附有安全級別的設置,家長可以通過這個功能來保護兒童上網,讓小孩不會有接受成人資訊的危險。


     聽到她如此解釋,我愣了下,心想且不論這件犯罪根本不關你們公司的事,到底是有什麼安全系統可以連通訊時傳輸的春光照一起擋掉?如果你們公司有研發出這種高科技,那MSN豈不是能像綠壩一樣把全身肉色的加菲貓都擋掉嗎?(好啦那時候沒有綠壩,總之我就是在想這個意思)



     其實我想回應:「這個澄清行不通」話到喉頭又卡住了,因為自己好像沒什麼立場拒絕,於是我叫對方先把資料傳過來,她一直到我掛電話前都不停地說「拜託拜託,麻煩你了」。


     我跟上司匯報M公司的公關來電這件事,他得意地說:「看到沒,這就是記者的派頭,你讓他們怕了,才可以掌握更多的資源。」我問要不要刊登澄清稿,他說等過一陣子,等原來那條新聞漸漸喪失話題性再考慮。


     很快郵箱裡就收到對方寄來的澄清稿,我沒有動作。在完成刊登以前,M公司的人不斷打電話來央求我們盡快,還希望我們能把新聞放在醒目點的位置,我只是笑著回答:「OK啦!」然後掛斷電話,去忙其他的事。


     過了1天,澄清稿登出來了,內文針對前日的負面報導,指出M公司的主機有完善的保護系統,只要家長懂得設置,可以讓兒童避開不良資訊。M公司的官方稿撰寫得非常詳實仔細,還附有示意圖教學,我最喜歡收到這樣的稿子,幾乎不用整理就能直接刊登,而且來源絕對真實。


     但是,告訴你,澄清稿的點閱數還不到之前那篇「索取裸照」的1/10。



     似乎也沒有人喜歡轉載它。


     因為「索取裸照」新聞太過成功,我被上司要求必須多寫點那樣的聳動新聞,拋開所謂的公正性、真實性,既然讀者根本不care,我們做記者的又何必care?


     在下一篇文章,我會告訴你我怎麼寫出讀者最愛看的假新聞,而且「附照片為證








     媒體界是另一個世界,所有進入了那個世界、化身為「記者」的人,就好像受主恩寵一般擁有絕好的運氣,可以遇到我們遇不到的事、挖到我們挖不到的話題。在未進入那個世界時,我一直以為那是因為他們掌握著權力,或是像中情局一樣眼線無所不在。

     畢竟我是跑ACG線的,沒機會寫多少假新聞,但我知道什麼樣的新聞讀者愛看。有時為了吸引大眾眼球,我會摻一點假東西進去,例如某活動會場其實根本沒有人休克被送醫院,頂多有人被攙扶著離開(是不是去醫院誰知道啊),我們也會拍下照片在報導上如是說;明明我根本不認識舞台上那女的是誰,還是要在報導時描述她有多受到現場歡迎;其實很多很多事和人都是那麼普通,我卻不得不把他們渲染誇大,因為不那樣做的話,我的新聞就和老百姓的日記沒兩樣了,還有誰愛看


     當然以上算是無傷大雅的謊言,我寫過一篇真正的假報導,從標題到內容都假到徹底,而且存在一個很致命的邏輯漏洞,卻沒人看出來。



     2008年國際書展時,某位日本知名輕小說家和插畫家來台舉辦簽名會,只有在攤位買了畫集等商品的人才有資格參加抽獎進而獲得簽名資格。商品是有限的,一群書迷在活動期間起大早來排隊,但不是每個排隊的人都能買到,也不是每個買到東西的人都能抽到,據我見聞,獎券在2小時內就被抽光了。



     簽名活動開始後,我一直在觀眾前的媒體區徘徊,記錄著活動全程,偶然間發現有個男生得意地用數十張抽獎券合成一把大扇子,我和幾個記者見狀後立刻圍過去要求拍照。我們以為這些抽獎券全部是他的,意味著他為了抽獎成功花了不下數萬元購買商品,這可是非常有爆點的新聞!



     我拍下這張照片,然後寫了有人連抽42次獎才拿到作者簽名的勁爆新聞。



     新聞的反應如我預期的很棒,書迷們看到也很興奮,因為這印證了他們愛戴的作者有多大的魅力!馬上就有網站爭相轉載,網友們紛紛打聽這位勇者究竟是誰,但是過不久,我注意到一個網友的留言指出:他親眼目睹,這個男生手上的抽獎券都是向其他沒中獎者要的,他根本沒有抽過那麼多次。


     最初我懷疑過他的指證,後來一想:我這個比較早去排隊的人都足足等待15分鐘,每次購物僅限抽1次獎,抽42次豈不是要重排隊42次?獎券在2小時內即抽完,時間怎麼可能夠!?就算沒有網友指出,這則消息也明顯是假的啊!


     我恍然大悟,可是這則消息已經上了頭條,我慌忙跑去告訴上司必須把新聞下架,他看了看新聞的迴響(沒有人注意到那位網友的指證),接著無動於衷地告訴我:「你不說誰知道?新聞效果很好,這才是重點。


     那句話就像錘頭一樣重擊在我的胸口。


     作為記者,並不是恨誰,並沒有存心說謊,諸般謊言或許也無足輕重,想起小時候看過戰地記者頭頂鋼盔穿越槍林彈雨的影片,心目中的記者形象曾經很偉大:把真相帶給大眾、無畏權勢、監督政體、為弱勢打抱不平…但當業界競爭轉化為一種以爭名奪利為目的、攀比獵奇度的吹牛大觀,你以為真實的東西還剩多少光在我這個小小的業界已不在乎消息的真偽,更難以想象娛樂線、政治線、社會線的那些媒體將如何作業。


     萬千世界,你所看到的有多少是真相,可曾用腦思考、用心體會?


     2個月後,我辭職不做記者,離開了那個世界。

-


──本文為被世人誤解最深的偉大藝人麥可傑克森平反佐證



     你有口莫辯,1萬個澄清論據也比不上1個負面疑點,不管在人前表現多風光人們都寧可相信你背後有鬼,甚至於你的形象越是優秀他們反而越懷疑你。 他們可能跟你本人一句話都未談過,就認為你身邊的朋友都瞎了眼,覺得你那些多年老友都是笨蛋、被你的虛偽所騙,認為距離你越遠才能越是清楚地看到你!


     寫下這些文章後大概沒有網站想雇我做記者了,但是我才不在乎,隨便吧,畢竟你們根本不想要報導真相的記者。 



     既然我不是他的歌迷,為何要如此積極為他平反?因為後來我知道他需要靠抗憂鬱藥渡日,看到媒體報導他每天的用藥量多大,且不論這報導真實度多少,你們不會知道抗憂鬱藥的副作用有多恐怖,如果麥可長期服用那些,必定搞壞身體。難怪國外有網友說,麥可傑克森是被謀殺的,被無德的媒體和盲從的大眾。 



     我為誤解麥可那麼長一段時間而內疚,即使死後,謠言仍然持續著,想到我也曾是那謠言的信奉者,只感到無比痛心…所以,我寫了近年來寫過的最長部落格文章,為麥可平反。 



     他死了才平反,晚嗎?永遠不要嫌晚,如果你繼續誤解那樣一個善良偉大的表演家,那是你的損失。 



     我沒有打算把他捧成聖人,早就說過他絕非完人,私底下怎樣我們沒人知道。但最起碼,你眼下有機會能夠看清楚他的很多罪名根本是莫須有的,就不要拒絕重新評判。










以上全文轉貼自:



http://maiblog.thx4jp.com/703.htm

http://maiblog.thx4jp.com/707.htm

http://mjfaith.com/?p=551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