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日 星期日

2009年8月2日 星期日

【轉貼】麥可傑克森的語錄(9/1更新警方的迫害)


    他的言談,是了解他內心世界的最佳線索。從以下的語錄中我們將看到麥可傑克森如何面對流言與生涯關卡、他在自己眼中是怎樣的人,以及經歷獨特的演藝人生之後所得到的智慧。如果你對這位生前屢創雄偉紀錄的巨星仍舊存有距離感,在這裡你將發現另一個更容易親近的麥可,卸除你對他的刻板印象。【撰文/Hugh】






表明種族認同



——我已經厭倦了被人操縱的感覺。這種壓迫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是撒謊者,歷史書也是謊言滿布。你必須知道,所有的流行音樂,從爵士到搖滾到hip-hop,然後到舞曲,都是黑人創造的!但這都被逼到了史書的角落裡去!你從來沒見過一個黑人出現在它的封面上,你只會看到貓王,看到滾石樂隊,可誰才是真正的先驅呢?自從我打破唱片紀錄開始——我打破了貓王的紀錄,我打破了披頭四的紀錄——然後呢?他們叫我畸形人、同性戀者、性騷擾小孩的怪胎!他們說我漂白了自己的皮膚,做一切可做的來詆毀我,這些都是陰謀!當我站在鏡前時看著自己,我知道,我是個黑人! 





——我是黑人,並以此為榮!我以我的膚色、種族為榮!我以我自己為榮!





——我總是認為黑人在藝術方面,是一個相當有天賦的種族。但是當我到達非洲的時候,對此我更加確信無疑。他們在那片國土上(西非國家,包括塞內加爾)做出了一些難以置信的事情。我們來到一個地方,在那裏的一塊平地上,所有的非洲人都在賣他們的手藝,各種各樣的東西。我來到一個小棚屋,那個傢伙正在雕刻一些難以置信的東西……他拿著一塊木頭和一把短柄斧似的東西就開始砍鑿開來,我坐在那裏,驚呆了。他雕刻出了一張很大的臉……把它浸在水裏面,再晾乾,然後他把它給了我,我付了賬。 





——當我在非洲(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下飛機時,我受到了一長隊非洲舞者的歡迎。他們的聲音,他們的鼓響,載著韻律充斥在空氣中。我簡直瘋狂了起來,我開始尖叫。我說,‘太棒了!’他們踩著節拍,他們隨著韻律……我對整件事情相當地開心。就是這裡,我說,這裡就是我起源的地方,我的根……





——種族主義是如此的惡劣與殘忍,它極其醜陋,我對它深痛惡絕。你們是我的兄弟、他們也是我的兄弟。不管你是黑人、白人、還是阿拉伯人……我們都是平等的。我希望所有種族都能平等。





——傳說中的伊甸園很可能就在非洲,我敢肯定。那裡的人好的不能再好了… 我愛他們,我愛非洲,而且我正打算在非洲買棟房子呢!





——我深深以黑人為傲。我這輩子,不是為了某種膚色而活!







抨擊八卦媒體



——很多人會誤解我,因為他們並不了解我。這是真的。人們總是聽信那些瘋狂的小道消息。





——我發覺謊言重複多次以後,人們就會開始相信。外界對我的報導都是無中生有!





——這是個大謊言。為什麼大家要買這些報紙?我在此告訴你們那不是真的。你們曉得,不要評斷一個人,不要下判斷,除非你已和他們面對面談過話。我不在乎那些故事是怎麼編造的。不要去評判那些,因為它是謊言。





——媒體說我每晚睡氧氣艙,真是天方夜譚,又是八卦雜誌!當年我為百事可樂拍廣告,嚴重燒傷,收到數百萬理賠金。我把它捐出來建了燒傷中心,那氧氣艙是用來治療傷者的!當時我又看又摸,最後決定躺進去試試。有人拍了照,那張照片於是帶著謊言散佈全球。為什麼有人相信這些鬼話?我為什麼要睡氧氣艙(笑)?





——壞消息、負面新聞比那些好消息、正面消息賣得更好。人們寧願聽那些閒話,更甚於去聽真相。我發表過的八張專輯都拿到了排行榜冠軍。但是人們就是喜歡聳人聽聞地製造新聞,編造故事、謠言,……





——你的星光越閃耀,你就越是靶子。我不是說我是超超級巨星,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事實是人們喜歡針對名人,我們就是靶子。但真相總會取得最後勝利的。我堅信如此,我堅信上帝。





——我得練就一張犀牛般耐磨的皮,因為你的星光越大,越容易受到中傷與攻擊。小報很無恥的,你必須要有犀牛皮來對付那些無知的媒體。他們只管賣出報紙,因為壞消息賣得快。他們就只管生搬濫造。如果他們沒搞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他們就信手胡編。我一點也不像小報強加給我的那種形象。一點也不像。他們太瘋狂、太無知了。我常常對歌迷說:「燒掉小報,讓我們把小報堆成一座山付之一炬!」真心的歌迷知道那一切都是垃圾。他們很聰明。





——我不管在哪兒都很難真正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世上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用一個不當的比喻來說的話,你就彷彿生活在供人觀賞魚缸裏,真的。我嘗試偽裝……但現在人們都能識破它們了,太難太難了。





——只因為在雜誌上讀到或在電視上看到並不能讓它成為事實。去買它是在助長歪風。





——我願意原諒媒體,原諒所有人。我深信博愛,寬容之道。但拜託各位,別再相信那些鬼話!








 


整形、漂白闢謠



——他們拿我小時候的照片跟現在的我相比,說我動了整容手術,這種做法實在有失公道。我要端正視聽、澄清真相!我從來沒有整過臉頰和雙眼、沒把嘴唇變薄、也沒做過皮膚移植或漂白手術。外界種種說法都是荒謬不實的。如果是真的,我會承認。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說,是我的臉,我自己知道。





——我有一種皮膚病變,這摧毀了我皮膚的色素。這是我無法控制的,好嗎?可是當人們編造故事,說我否認與生俱來的身份,這種話讓我受傷。





——據我所知沒有漂白這種醫術,我沒見識過,也不知道箇中乾坤。我得了皮膚失調症,是從我爸爸的家族遺傳的。我的皮膚色素受損,這是一種病,我控制不了!相反的,無數人曬太陽以求古銅色皮膚,但卻無人議論他們。





——你知道的,我這樣說好了,如果好萊塢所有做過整形手術的人,他們都出去度假,那裡一定變成死城。





——全好萊塢的人幾乎都做過整形,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特別指出我。我因為受傷,只做了鼻子,但是媒體誇大了它。你知道的,只有鼻子還不夠,他們說我全身上下都有做。










澄清戀童案件



——謊言衝短跑,可是真相跑的是馬拉松。真相會在法庭贏得這場馬拉松。





——不要像看待罪犯那樣看待我,因為我是清白的!





——為什麼不能?我又不是戀童癖者,我又不是開膛傑克,我又不是殺人魔,我一點惡意也沒有。而事實上,我並沒有和那孩子同床,我把我的床讓他睡,我睡在地板上。





——我只想要跟世上每個角落、每個國籍、每個種族、說每個語言的支持者說:我從內心深處愛你們。我會感激你們的祈禱與善願,也請你們保持耐心,與我同在,而且請相信我,因為我是完全、完全地清白。而且請你們知道有很多陰謀就在當下正在進行。





——人們自以為他們懂我,可是他們錯了。不完全如此。事實上,我是世界上最寂寞的人之一。有時候我會哭,因為我很難受。真的很難受。坦白講,我想你可以說,成我我這樣的人是很難受的。





——最近這陣子,我問我的良心,我是否應該對那些廣為流傳的關於我的謊言做出公開的反應。由於那些武斷言論相當地不公正,那些喜歡我的人所正因此承受著深重的傷害,我決定做出這樣的聲明:

 


     『我非常幸運地得到了人們對我成就的讚譽與祝福,這樣的讚譽也賦予了我對全世界愛慕者的一種責任感。演藝人員應該始終為年輕人樹立一個榜樣。但是很多人實際上卻相信了那些當今流行的不實指控,這讓我非常傷心。


     『該結束了。我真的認為該結束了——』

     『沒有!我從未透過注射荷爾蒙來保持我的高音。』

     『沒有!我從未透過任何方法來改變我的頰骨。』

     『沒有!我從未在我的眼睛上做過任何的整容手術。』


     『是的!!在將來的某一天我打算結婚,並擁有一個家庭。任何與此相反的指控都是不實的。自此以後,只要再刊登不切實際的猜想,我會建議我的私人律師按我的要求提起法律訴訟,並對所有的不實行為在法律的最大限度內進行告發。』


     正如之前所提到的,我喜歡孩子。我們都知道孩子非常地敏感,也因此非常容易受這些謊言的影響。我確信一些孩子已經受到了這些可怕誹謗的傷害。在他們的愛戴之下,我會繼續為他們的敬佩而努力。





——在過去兩周裡,大量關於我的醜陋而惡毒的資訊已經在媒體上廣為傳播。很明顯,那些洩露的資訊來自於大陪審團的證詞筆錄,但該法律程式是沒有我律師和我自己親自參加的控方單邊行動。那些資訊是噁心而不實的。多年前,我允許了這個家庭拜訪並待在了夢幻莊園。夢幻莊園是我的家。我之所以允許這個家庭走入我的家裡,是因為他們告訴我說他們的兒子患了癌症,需要我的幫助。而這麼多年來,我已經幫助過了數以千計的患病兒童和貧困兒童。這一切給我的家庭、我的孩子和我帶來了巨大的噩夢。我再也不會把我自己放在這麼一個易受攻擊的位置上了。我愛我的社區,我也對我們的法律體系有著巨大的信心。請保持開放的觀點,並讓我走上法庭接受審判。我應當如所有美國公民一樣得到公正的審判。只要真相能被道明,我就會被證無罪、洗脫冤屈。





——我寧願折斷我的兩個手腕,也不願傷害小孩子。










熱愛孩子的純真



——我總是希望能成為我遇到的孩子們心目中的偶像,我希望他們喜歡我的音樂,對我來說,能得到他們的承認比別的都重要,孩子們總能知道哪首歌將會流行。你看那些連話都還不會說的孩子,他們能隨節拍而動,真是有趣,但他們也是嚴格的聽眾,事實上,他們是最嚴格的。





——我一直很警惕。但我永遠不會停止去幫助和關愛他人,就像耶穌說過的那樣。他說,“繼續去愛,永遠去愛。記著孩子們。學習孩子們。”不是學習幼稚,而是學習純真。





——成年人總是令我失望... 兒童不曾背叛、也不曾騙過我。孩子們永遠是最誠實的,他們若忌恨你,絕不會對著你笑。





——我嘗試效法耶穌,祂主張要保持童心,去愛護孩子。像孩子一樣純真,以孩子的眼光欣賞這奇妙的世界。我非常欣賞這點!我的莊園每隔三週大約有一百多個光頭的孩子來這裡玩耍,他們都患有癌症,但他們都會在我這裡四處奔跑、興高采烈。能讓他們開心使我高興的哭了出來,我覺得很欣慰。 





——我知道他(癌症兒童)的感受。我雖然沒有生病,但我沒有童年,我渴望童年。所以,我的心與那些小孩相通,我感受到他們的痛。





——我有一個自己創辦的兒童慈善機構,叫“治癒世界基金會”。無論何時我作一場演唱會或娛樂表演,我都會給出一筆錢給“治癒世界基金會”──你知道有孤兒院、醫院和需要換肺葉或肝臟的孩子,我會去找到他們,並為手術付費。巡演時,我做多少場演出就會去探望多少所醫院和孤兒院。我去看望12歲的孩子們時,帶去了一箱一箱又一箱的玩具,和大綑的麥可傑克森海報和隨身用品。他們很喜歡的。





——我從他們(孩子)那裡學到的東西要比他們從我這裡學到的東西多,我總是不斷地在他們身上用事實證明什麼是可行的,什麼是不可行的,孩子們總是最好的判斷者,如果你有孩子的話,就會明白這些了。





——孩子們天真愉快的笑容向我展示了每個人內在的神性。這種單純的美好直接從他們心中散發,只想向人展現出來。





——在我心目中,我永遠是“永遠長不大”的小飛俠。





——我是一個卡通收藏家,所有迪士尼的東西……這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東西,好像一切都很好,好像目前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情都去了一個遙遠的城市。









警方的迫害





——手銬太緊,他們把我雙手往後銬,他們知道那樣會傷害我,但他們故意這樣做…





——我被迫接受聖芭芭拉法院和洛杉磯警局的那些非人道、帶有侮辱性質的全身檢查。他們向我出示了搜查令,並逼我配合他們的全裸檢查。他們拍了我的全身上下,簡直是想拍那就拍那。搜查令上還指示了我要配合對我身體的任何檢查,規定我無權拒絕,如果我不配合他們,就是證明我有罪。這是我一生中最屈辱的經歷,這種經歷簡直是非人所能承受的!儘管接受了這種侮辱性的檢查,他們仍不滿意,他們想要拍攝更多的照片。這真是個惡夢,極其恐怖的惡夢!但如果這能證明我的清白、徹底的清白所必須忍受的,也值了… 





——我要求上廁所,員警竟然說:「可以呀!就在那個角落尿好了!」我被關了約四十五分鐘,囚室裡到處都是糞便,牆上、地上、天花板都是,臭氣沖天,一個員警還跑來嘲諷說「聞呀!裡面好聞吧!喜不喜歡那個味道啊?」然後另一個員警又來說,你再幾秒鐘就可以釋放了。隔一會兒又來說,你再十分鐘就可以釋放了。一下子又來說,你再十五分鐘就可以釋放了。他們是故意整我的。





——員警持搜索令到我的夢幻莊園搜索時,我非常激動。我的工人在電話裡哭著告訴我,八十個員警擠進我的房間,到處亂翻,拿刀子割破床墊,割破任何東西,現在房間像垃圾堆一樣。我的工人說:「麥可,你不要回來,你看到會哭」。員警把工人趕出去,然後在裡面為所欲為,到處破壞我的物品。

 


         我曾回到莊園,但不敢進到房間,我無法面對,我再也不想住那個房間。現在夢幻莊園對我而言只是房子,不再是家。










悲慘童年





——在你斷定我之前,請努力嘗試欣賞我、客觀看待我,看著自己的內心,然後問問:你是否瞭解我的童年?





——我遊歷了整個世界8次,拜訪了很多醫院和孤兒院,當然那些事件都沒怎麼被報導過,因為那是我發自內心去做的。有很多城市裡的孩子們沒有見過高山,沒有玩過旋轉木馬,沒有真的騎過馬或駱駝。所以只要我打開我的大門,我就能看見最大的歡樂。孩子們爆發出驚叫和歡笑,在我的夢幻莊園裡盡情玩耍。我那時就說,感謝上帝,我彷彿覺得自己贏得了上帝贊許的微笑,因為我能給其他人帶來如此的快樂和幸福。





——我從很小時開始就在成人的世界裡成長。我在舞臺上長大。我在夜總會裡長大。我7、8歲時就在夜總會表演了。我看過豔舞女郎表演、我見過打架鬧事、我看見人們互相醉嘔在身上、我看見大人們貪婪醜惡的樣子。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很討厭夜總會的原因。我不願去那種地方 -- 我已經待過了。這也是為什麼我現在要補償我失去的童年。





——當你到我家做客的時候,你會看到我的跑馬場、電影院和動物園。我愛動物──比如大象啊、長頸鹿啊、獅子啊、熊啊、各種各樣的蛇啊。我要做那些小時侯從來沒機會去做的事情,因為我不曾經歷。我沒有耶誕節。我沒有睡衣派對。我沒有上過學,我只在巡迴演出時上過私立學校。我幾乎沒在公立學校裡待過。我試過兩個星期但根本沒用。太難。作為一個童星長大是十分艱難的。很少有人能從童星成功地過渡為成人巨星。這真的很難啊。





——大家都有過童年,可我卻缺少它,缺少那些寶貴的美妙的無憂無慮嬉戲玩耍的時光,而那些日子我們本該愜意地沉浸在父母親人的疼愛中,為星期一重要的拼寫考試下功夫做準備。熟悉 The Jackson 5 的朋友都知道我 5 歲時就開始表演,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停止過跳舞唱歌。雖然音樂表演的確是我最大的樂趣,可是小的時候我更想和其他的男孩子一樣,搭樹屋、打水仗、捉迷藏。但是命中註定我只能羡慕那些笑聲和歡樂,我的職業生活不容停歇。





——我身不由己,我不能到處逛公園,我不能去迪士尼樂園,我不能上街...,所以我在我的大門裡面建立我自己的世界。我想要的東西裡面都有。那裡有大象、有長頸鹿、有鱷魚、有各種老虎和獅子。我們有巴士載著小孩子觀賞他們看不到的東西。他們都是生病的小孩,他們單純地、快樂地享受樂趣。只有心中存有骯髒思想的人才會往其他地方去想,我不會,我不是那種人。





——我的過去充滿悲傷,我的父親打我,打完我就要上台表演,這很艱難,他真的非常嚴厲。





——我父親是個嚴厲的人,從我有記憶起,他就努力地讓我們做個好藝人,他不善於表達愛,他從不說他愛我,也從未誇獎我,如果我表現的很棒,他會說不錯,如果我表現的還好,他就什麼也不說,讓我們的事業成功是他最熱切的希望,我的父親是個天才管理者,我和我的哥哥們在事業上不成功,他就以強迫的方式,讓我成為一個藝人,在他的指導下,我沒有錯過任何一個機遇,但我真正想要的是一個讓我感覺到愛的父親,我的父親卻不是這樣,在他直視著我時從不說愛我,從未和我玩過一個遊戲,沒有玩過騎馬、沒有扔過枕頭、沒有玩過水球...





——人們好奇為什麼我總喜歡孩子們圍繞身邊,那是因為我在他們身上找到我從未擁有過的東西,迪士尼樂園、遊樂場、大型遊戲機,這些我都非常喜歡。因為當我小的時候我總是在工作、工作、工作,從一個演唱會到另一個演唱會,不是演唱會便是錄音室,要不就是電視演出或採訪或拍照,我總有工作要做。





——我想要是自己能改變什麼的話,我一定要再做回孩子,哪怕只有一會兒。記得過去出入錄音室總能看見孩子們玩耍,我多想成為其中一員啊。我願意以任何代價來跟他們交換位置,只要一天就好。









熱愛音樂與藝術 





——我之所以這麼熱愛我的事業是因為那些仰慕者。我愛歌迷。當我演出的時候,我看到歌迷在那裏舞蹈、尖叫、興奮不已。我們給他們帶來了歡樂,這是我所最喜歡的,這是世界上最棒的感覺。你站在臺上,你給他們力量,給他們愛,他們也把這一切返還給你。太棒了。這些是我最愛的:舞臺和使歌迷們快樂的能力。





——音樂來自天性。音樂是天生的。鳥兒產生音樂,海洋產生音樂,風也產生音樂,任何自然的聲音都是音樂。這就是音樂開始的地方……你看,我們只是在複製自然,那些我們在外面所聽到的聲音。





——我試著寫出來,寫成歌。融入舞蹈。放在心裏以教化世人。如果政治家們做不到,我想去實現它。我們需要這樣做。藝術家們,把它放在畫作中。詩人們,把它放在詩歌和小說中。這是我們所要做的,我覺得拯救這個世界非常重要。





——偉大的音樂和偉大的旋律是不朽的。潮流總是在變、文化總是在變、服裝總是在變,但偉大的音樂卻是永恆不變。我們依然在聽莫札特,在聽柴可夫斯基,在聽所有偉大的音樂。就像那些偉大的雕塑和繪畫一樣,是永恆的。一代又一代的人會永遠地欣賞它們。我知道這是事實。





——我將自己投入了我的藝術。我相信所有藝術的頂峰都是物質與精神,人與神的完美結合。我相信這是一切藝術存在的原因。





——作曲是一種很累人的藝術形式。你必須將你腦海中演奏的旋律一毫不差的錄在磁帶上。當我在腦袋裡聽一個旋律的時候,它是非常美妙的。我必須將它轉移到磁帶上。“The Girl is Mine”並不是完完全全我想要達到的效果,但是它已經是非常不錯了。但是“Billie Jean”達到了。我在它上面花了很多心血。僅僅在貝斯演奏上我就花了三個禮拜。





——我喜歡執導,我喜歡創造。我想,當一個藝術家拿著自己的藝術作品出來時,如果他想表達出自己,就要用他的想法來製作。我感覺到了,我看到了。我是個夢想家,如果我能想到,我就會去付諸實施。我喜歡這樣去做音樂、電影和舞蹈。我熱愛藝術。 





——我唱任何歌曲,都是我真想表達的東西。我一直唱那首歌。如果不是我真想表達的東西,我不會去唱。





——當我開一個演唱會,有成千上萬的人在那裡,你可以看到一片人海在那裡歌唱,全都很和諧,舉著蠟燭或打火機,然後你就會想,“哇! ”你知道這真的能讓你內心感到快樂,而且這也能使我感到一切都是美好的。





——一個人所希望的是為真實所打動,並能領悟這種真實——不管它是令人沮喪也罷,還是令人欣慰也罷,它總能在某種程度上為人生增添一份意義,同時極可能觸動其他的人——從而他能把正在感覺的和正在經歷的運用於創作中。這是藝術之最高境界。這種頓悟乃是促使我繼續生活的動力。





——創造節奏,就是創造一個聲音的節奏。給一個節拍、音軌一種聲音,一種由時間控制的拍子。同時你根據節拍做出這些口技聲。根據你的聲音樣本在電腦內的情況,這些聲音可以被一次又一次地循環。這就是整個音軌的基礎。所有的音樂都在它的基礎上。它是節奏,就像節拍盒的節奏一樣。從我小時候起每首歌曲我都是這樣做的,直到現在我也是這樣做。 





——我不會坐在鋼琴前想,「現在我要寫一首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歌了。」從來沒有這樣的事,我相信在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前,這些東西(音樂)就已經存在了,然後它只是剛好不偏不離的掉到你的腳前,這是世界上最可以給你精神鼓舞的事情,當它到來時,會隨著所有伴奏一起而來:一連串的音符,貝斯,鼓,歌詞,而你只不過是一首完整的歌形成的一個媒介,是條管道。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一首歌上——“詞曲:麥可傑克森”——會有內疚的感覺,因為好像是天上早已把一切都做好了。





——人們問我怎麼作音樂,我回答說 :我只不過輕鬆地踏進去,就像踏進去一條河,加入那水流。每一刻,水中都有一首它自己的歌,而我停留在那,傾聽。









關懷世界





——我很關心全球暖化現象,我知道它正在到來,我希望這能引起人們更早的關注。但是亡羊補牢,永不嫌晚。這就像一列正在開遠的火車;如果我們不設法停住它,它就永遠回不來了。所以我們必需修復它,現在。這就是我在《地球之歌》(Earth Song)、《拯救世界》(Heal the World)、《四海一家》(We Are the World)中想表達的,用這些歌來打開人們的意識之門。我希望人們能夠傾聽每一句歌詞。





——有一天,我一定要做一些事,我知道我無法拯救整個世界,但是我可以盡力幫忙。





——二次世界大戰中的那些悲劇和遭遇,使得許多國家變得四分五裂。德國在十年前統一了,這就是我選在慕尼黑開唱的原因。另一個要在漢城開唱的原因,因為它極其關鍵,我想要促成北韓和南韓的再次統一,這是我演唱會的要旨和使命。





——孩子們對我展現他們的微笑,每個人都是神聖的。這些孩子都提醒了所有生命的珍貴,特別是年輕的生命沒有接觸過仇恨、偏見和貪婪。現在,當世界是如此混亂…以及它所面臨的複雜問題…我們更需要重視我們的孩子。拯救世界的任務,是我的使命。治癒這個世界的任務…純粹而簡單。拯救世界,我們必須從我們的孩子開始,把他們和我們連繫在一起的…是生命深層的智慧。他們的心照耀出簡單的善良。我們必須拯救我們受傷的地球。我為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寫了《Heal the world》這首歌,為了努力實現全球的和諧。





——趁這個世界還沒被摧毀之前,我們現在還來的及藉由演唱會拯救她。(2009年麥可私下向歌迷表示復出演唱會開唱的目的)





——拯救地球,不能等待別人。人們總是認為:有人會去關注的,政府會去解決的,別擔心,他們會……“他們”是誰?是我們,要從我做起!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我敬仰大自然的神秘。所以,當我看到現在發生的一切,很憤怒。我聽說,每一秒,一塊足球場大小的熱帶雨林就會被摧毀。我的意思是,這種事情真的讓我煩擾,這也是我會創作這類歌曲的原因。它讓人們覺醒,並給他們希望。我愛這個星球。我喜歡樹,我喜歡樹木的顏色,樹葉的變化。我熱愛並且也尊重這一切。





——親愛的母親從小就教導我要懂得向別人奉獻,蒙主福蔭,作為一個基督教徒,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我不願看到任何人受苦,無法對人們的伸手求援坐視不管,我覺得上帝給了我天賦,我得負責任的使用它回報世界。我會一直做慈善到自己分文不剩,或者上帝召我回家。









親子教育家



——我想卸掉一切包袱和我父親和好,來度過我的餘生,不受過去陰影的妨礙。如果世界充滿仇恨,我們仍然安於種地,如果世界充滿憤怒,我們仍然敢於安慰,如果世界充滿絕望,我們仍然敢於憧憬,如果世界充滿猜度,我們仍然敢於信任,今晚讓父母失望的人們,我要你們對自己的沮喪失望,今晚感覺被父母親欺騙的人們,我要你們不要再欺騙自己,今晚所有希望將父母踢開的人們,我要你們把手伸向他們。





——現在,這已經成為全世界的災難。童年成了當代生活的犧牲品。我們使很多孩子不曾擁有歡樂,不曾得到相應的權利,不曾獲得自由,而且還認為一個孩子就該是這樣的。現在,孩子們經常被鼓勵長大得快一些,好像這個叫做童年的時期是一個累贅的階段,大人們很不耐煩地想著方法讓它盡可能地快些結束。在這個問題上,我無疑是世界上最專業的人士之一了。我這一代正是廢除親子盟約必要性的見證。





——在美國每一天將有── 6個不滿20歲的青年自殺, 12個20歲以下的孩子死於武器──記住這只是一天,不是一年。另外還有399個年輕人因為服用麻醉品而被逮捕,1352個嬰兒被十幾歲的媽媽生出來,這都發生在世界上最富有最發達的國家。是的,我國所充斥的暴力,其他的工業化國家無法相提並論。這只是美國年輕人宣洩自己所受的傷害和憤怒的途徑。然而,英國每小時都會有3個十來歲的孩子自殘,經常割燙自己的身體或者服用過量藥劑。這是他們現在用來發洩痛苦煩惱的方法。





         在大不列顛,有20%的家庭一年只能聚在一起吃一次晚飯,一年才一次!然而,英國只有不到33%的二至八歲的孩子才能固定地在晚睡前聽段故事。如果我們沒有意識到75%的家長在他們的那個年齡都是聽著故事過來的,那麼大家可能就不會想到什麼了。很顯然,我們沒有問過自己這些痛苦憤怒和暴力從何而來。不言而喻,孩子們特別憎恨被忽略,害怕冷漠,他們哭泣只是為了引起注意。在美國,各種兒童保護機構表示,平均每年,有千萬兒童成為了因忽略冷漠是受害者,這是一種虐待!富有的家庭,幸運的家庭,完全被電子產品束縛了。父母親回到家裏,可是他們沒有真正回家,他們的靈魂還在辦公室。





——我建議我們為每個家庭建立一部全體兒童權利條約,這些條例是: 



         不必付出就可享受的被愛的權利

         不必乞求就可享有的被保護的權利

         即使來到這個世界時一無所有,也要有被重視的權利

         即使不引人注意也會有被傾聽的權利

         不須要與晚間新聞和復活節抗爭,就能在睡覺前聽一段故事的權利

         不須要躲避子彈,可以在學校受教育的權利

         哪怕你只有媽媽才會愛的臉蛋,也要有被人尊重的權利









人生觀





——如果你想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那就反省自己、從自己做起。這是我的人生觀。





——我有時的確也會生氣,因為有些人會以最壞的態度來到你的面前,並對你說,『坐下,給我孩子簽名。』他們會把東西扔給你。我會問:『你有筆嗎?』『你沒有筆?好吧,去拿一支來。』他們通常會這樣對我說。……我真為這些人感到吃驚。他們認為他們擁有你。他們會這樣對你說:『聽著,是我們讓你成就非凡。』我會說:『等等,你買專輯並不是因為你想要幫我,而是因為你真的喜歡它。』 





——成功,名利,財富——這些都是幻覺,所有這些,真正真實的只是我們所能共同分享的友誼。





——我相信我的作品,就像我說過的一樣,我對我的夢想有很強的信心。當我有一個主意的時候我的意念堅定的就像鋼鐵一樣。





——如果你降臨或離開這個世界時都感到被愛,那麼這些時間裏發生的所有意外你都能對付得了。教授可能降你的級,可你自己並沒有降級,老闆可能排擠你,可你不會被排擠掉,一個辯論對手可能會擊敗你,可你卻仍能勝利。他們怎麼能真正戰勝你擊倒你呢?因為你知道你是值得被愛的,其餘的只是一層包裝罷了。可是,如果你沒有被愛的記憶,你就無法發現世界上有什麼東西能夠讓你充實。無論你賺了多少錢,無論你有多出名,你仍然覺得空虛。





——在一個充滿仇恨的世界,我們仍須勇於希望。在一個充滿憤怒的世界,我們仍須勇於安慰。在一個充滿絕望的世界,我們仍須勇於夢想。在一個充滿猜忌的世界,我們仍須勇於相信。





——我雖然有悲傷的童年,但如果有機會重來,我也不想改變它。因為我對現狀非常滿意。現在我很快樂,因為我有了回饋及幫助他人的能力。





——我時常是快樂的。我不讓任何事情使我沮喪,不論什麽事。我喜歡聽水流的聲音,鳥叫的聲音和笑聲。我喜歡所有真正自然,純真的事物。我不會去參加派對或者是去俱樂部。我小時候去得已經太多,我已經不想再去了。





——我在動物身上能找到我在孩子們身上找到一樣美妙的事物。那種純潔,那種誠實,他們不會去判定你,他們只想做你的朋友。我覺得那是非常美好的。









演藝生涯



——我確實不想承認這一點,但我實在感到很奇怪。你知道,我的人生都在舞台上,人們給我的印象是歡呼、是雀躍、是緊緊地追隨,我害怕待在人群中間。在舞台上我會感到安全一點,如果可能的話,我真想就睡在舞台上算了。





——在我是青少年之前,就已經是個資深藝人了。





——在我們家從未有過音樂或者跳舞課,我們是一個總在歌唱的家庭。我們看電視,我們自己娛樂…我們不會把客廳的家具都搬出去來跳舞。“你生具才華並且被強迫去創造”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的感覺。我記得很小的時候創作歌曲的情形。我記得當我小的時候如果外面在下雨,我們就會創作歌曲。當我們洗碗或者打掃的時候,珍妮和我會玩作曲的遊戲。我想現在大部分孩子都不這麽做了,這曾是我們的命運。





——我從不滿意任何事。我是個完美主義者。我就是這個樣子。





——我人生的目標是給予這世界我有福分去得到的東西:透過我的音樂與舞蹈實現天人合一所帶來的狂喜。





——我永不自滿。有那麼多路要走,有那麼多事情要做。我是作了很多,但我想是不夠的,因此我從來不在房間裡放任何獎盃。你不會在我的房子裡看到我的任何獎盃。沒有金唱片,沒有葛萊美,我把它們全放進了儲藏室。因為如果你沉迷於此,你就會開始覺得,“哦,我已經作到了。”但依然有太多太多的高峰需要我去攀登。





——我從來沒有以什麼名號或頭銜自居,我活著已經很開心了,我很滿足我現在的生活。





——我在家及錄音室時不喜歡打扮,不戴飾品,因為礙手礙腳。但我一出門,就要穿上有型、亮眼、剪裁良好的衣服。





——他們全說我是怪胎,但我還是照樣穿我的白襪。





——戴一隻手套很有演藝圈的味道,我喜歡這樣戴。





——真正令我開心的事是表演與創作,我很喜歡把全部心思都放到同一樣東西上,讓人們接受和喜歡它。那是很棒的感覺。





——我回答不出我是不是喜歡出名,但我很喜歡樹立目標追求成功,我不僅喜歡達到我樹立的目標,我更喜歡的是超過它,能做得比想像的還好,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感覺,那是再好也沒有了。我認為自己樹立目標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告訴你應該做什麼,就該怎樣做,如果你什麼目標都沒有,那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是否能達到目的。





——我喜歡去研究人們,(把自己)變成牆上的蒼蠅一樣(去偷偷的觀察),甚至是兩個老太太坐在長椅上,或一個孩子在盪鞦韆。因為我不知道像常人一樣生活是什麼感覺。





——有次我透過喬裝之後去了一家唱片行。有幾個女孩抽出了我的專輯,談論著我。她們完全認不出我,而我幾乎就站在她們旁邊。那感覺真是太好了。我喜歡。但是如果用我原本的樣子出去,我就不能享受快樂了。

 






資料來源:

《漂亮美語》雜誌 2009.8月第22期  撰文 Hugh

http://tinyurl.com/lbv2u6

http://tinyurl.com/nsvxpa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