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1947年羅茲威爾飛碟事件外星人報告解密」(第十三章 一堂關於未來的課程)


第十三章 一堂關於未來的課程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我想,這段筆錄本身也為會談內容進行了說明。我盡可能如實地轉達了艾羅提供的確切資訊。艾羅在這次會談中所說的關於可能性的軍事影響,使我的上級軍官們變得十分驚慌。





(會談內容的官方記錄)



頂級機密



美國空軍官方記錄

羅斯威爾空軍基地,第 509 轟炸大隊

主題:外星人訪談,1947. 7. 31,第 1 段會談





  「真理不應該成為政治、宗教或經濟私利的犧牲品,這是我個人的信念。作為同領地的一名軍官、飛行員和工程師,保護同領地的更大利益與它的所有物不受損害,是我的職責所在。然而,我們卻無法防禦我們尚未意識到的反抗勢力。



  地球與其它文明隔絕的現狀,妨礙了我在這個時候與你們討論更多的主題,除了來自同領地最廣泛的關於計劃活動的概要聲明之外,安全與協議的因素阻止了我洩露任何其它的資訊。無論怎樣,我能夠提供給你們一些你們可能會覺得有用的資訊。



  我現在必須要回到為我指派任務的『太空站』了,由於我作為同領地軍隊的一名軍官、飛行員和工程師的職責所帶來的要求和限制,我覺得從倫理上講,我已經提供了盡可能多的幫助。因此,我將作為一個『現在–成為者』,在接下來的 24 小時內離開地球。」





(編輯註釋:接下來的幾段話似乎是馬克艾羅伊根據與艾羅的會談內容,向速記員提供的個人評論。)



  這意味著,艾羅即將離開她與我們接觸的「替身」,因為她的飛船已經損毀得無法修復了。我們可以從容地對她的軀體進行檢查、解剖和研究。她對那個替身既沒有任何進一步的用途,也沒有任何個人的知覺或附屬物,因為還有其它的身體很容易讓她使用。



  然而,艾羅並沒有建議地球科學家們在替身中可以找到有用的技術,雖然這具替身應用的技術很簡單,卻仍然大大超出了我們當前對任何方面進行分解與逆向工程的計算能力。這具軀體既不是生物製品,也不是機械物體,而是由一種獨特的複合材料和不存在於任何地球類型的行星上的古代技術所製作的。



  正如艾羅前面提到的,一種非常嚴苛和獨特的社會、經濟和文化等級制度普遍存在於同領地中,而且,歷經了許多個黃金時代,從未到受到侵犯與更改。替身的類型和功能,根據各式各樣的軍銜、等級、資歷、培訓水準、指揮水準、服役記錄,以及由每一個『現在–成為者』個人獲得的功勳和其它任何軍事勳章,專門指派給某一個『現在–成為者』軍官。



  艾羅使用的身體是專門為像她這樣軍銜和等級的軍官、飛行員和工程師所設計的,那些在墜毀中被毀壞的艾羅同事的替身與她的並不是同一個軍銜或等級,而是一種等級較低的職務。因此,那些軀體的外觀、作用、組成和功能性都專門地受限於他們工作職務的要求。



  在這次墜毀中損毀的下級軍官已經離開他們的替身,並返回到了太空站的工作崗位。他們的替身遭受損害的主要原因是,他們是等級較低的軍官,而且他們的替身是部分生物體結構,因此在耐久性和彈性方面遠不如她的身體。





(編輯註釋:在這一點上,以下的記錄似乎是對艾羅陳述內容的概述。)



  「雖然無論在哪裡發現『舊帝國』的任何殘餘活動,同領地都會毫不猶豫地將其摧毀,可是這並不是我們在本星系的主要任務。我確信,『舊帝國』的意識控制機制能夠最終被抑制和摧毀,然而,由於我們目前尚不清楚這種運作的活動範圍,因此不太可能估算出完成這些所花費的時間。



  我們的確知道『舊帝國』的強制濾網龐大到至少足以覆蓋至銀河系的這一端。我們也曾從經驗中得知,每一種強制信號發生器和陷阱裝置都非常難以探測、定位和摧毀,並且,為這樣的行動進行資源投入,並不是同領地遠征軍當前的任務。



  這些裝置的最終毀滅,將可能使你們的記憶恢復,只要在每一生結束之後,使之完好無損地不被清除。幸運的是,一個『現在–成為者』的記憶是不能夠被永久性地清除的。



  仍然有其它活躍的太空文明在這一區域繼續進行著各式各樣的邪惡活動,其中最為突出的就是將那些不受歡迎的『現在–成為者』傾倒在地球上,在這些飛船中沒有同領地的敵對方或極端的反對派,他們也不會笨到去挑戰我們!



  在大多數情況下,除了確保地球自身不遭受持久性的破壞之外,同領地對地球和其上面的居民並不予理睬。這個銀河系的此區域為同領地的附屬地,是同領地的領土,並為了它認為最有利的方面去進行部署。地球的衛星(月球),以及小行星帶,都已經成為同領地軍隊的固定指揮基地了。



  不用說,任何人類或其他勢力妄圖在此太陽系干涉同領地的活動行為--即使有這個肯定不會存在可能性--都會被即刻終止。這並不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因為現代人類無法在開放的太空進行軍事活動。



  當然,我們會繼續按步實施已經在進程表中持續了數十億年的同領地擴展計劃。在接下來的 5000 年中,由於我們朝向這個銀河系中心發展,並且向除此外遍及宇宙的範圍傳播我們的文明,因此同領地進行的運輸和活動範圍將逐漸增加。



  如果人類要生存,就必須合作,以便找到解決你們在地球的艱難生活條件的有效方案。人類必須要超越人的形式,並且找到他們的位置,要知道他們都是『現在–成為者』,而且要超越他們只是生物軀體的觀念。一旦這些得以實現,就可能促使你們逃離當前的監禁狀態,否則,地球上的『現在–成為者』們將永遠不會有未來。



  雖然在同領地與『舊帝國』之間沒有發動激烈的戰爭,可是,『舊帝國』透過他們的思想控制活動對地球隱蔽的對抗行為仍然存在。



  當人們瞭解到這種活動的存在時,其影響便可以被明顯地觀察到。對人類的這些行為最明顯的例子可以被看作是突然的,令人費解的行為事件。一個最近的實例發生在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前的美國軍隊中。



  就在襲擊發生的三天前,當局有負責人下令所有珍珠港的船隻入港進行安全檢查,這些船隻被要求將全部彈藥撤出其軍火庫,並儲存在下面。在這次襲擊發生之前,儘管已經有兩艘日本航空母艦被發現停在珍珠港右側的遠處,可是,當時所有的海軍上將和高級軍官們都在開會。



  要採取的最明顯的行動,應該是透過電話聯繫珍珠港,並向他們發出可能進行戰鬥的危險警告,同時將軍火返庫,並要求船隻離港進入開放海域。



  大約在日本開始襲擊的六小時前,一艘美軍戰艦就在港口外側擊沉了一艘小型的日本潛艇。針對此事件,與珍珠港進行聯繫的電話匯報被更換為一種預警的電報形式,同時轉換成了頂級機密的代碼,此編碼過程耗費了兩個小時,然後還需再花兩個小時對其進行解碼。因此,直到珍珠港時間星期日上午 10:00 才收到對珍珠港發出的預警通知--也就是在日本攻擊並摧毀了美軍艦隊的兩小時後。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如果讓那些對顯而易見的災難性過失負責的人們站起身來,並讓其坦率地為他們的舉動和意圖進行辯護,那麼,你會發現他們在工作中都非常忠於職守。通常,他們都在盡其所能地為國家和人民做事。然而,突然間,由於一些完全不知名與無法探查的原因,加入到這些野蠻與令人費解的境遇中,其實這種情形根本『不允許存在』。



  『舊帝國』的思想控制活動透過一小撮心胸狹隘、守舊『粗野的人』進行運作。他們除了玩那種在『現在–成為者』中進行控制和破壞的陰險遊戲,別無其它目的。不然,即使對『現在–成為者』們不聞不問,他們也能夠極佳地管理好他們自己。



  這些人為製造的事件,是由意識控制監獄體系的運作者們強加給人類種族的。監獄的看守們會經常促進並擁護對地球的『現在–成為者』們進行壓迫或極權主義的行為。為何不使囚犯們自相殘殺呢?為何不把權力交給那些瘋子去操縱地球的政府呢?因為那些運作在地球上罪惡政府中的人,所映射出的是隱蔽的『舊帝國』思想控制機器向他們傳達的命令。



  人類種族在很長一段時期內仍然會繼續謹慎對待這樣的假想敵--只要這樣的人類種族存在。在此之前,地球的『現在–成為者』們將繼續生活在一系列連續的生命輪迴中,不停地重複下去。曾經在印度、中國、美索不達米亞、希臘和羅馬寄居在人體中的『現在–成為者』們,經歷了文明興盛與衰落,同樣的他們在當前這段時期,分佈在美國、法國、蘇聯、非洲、亞洲以及世界各地。為了再重新開始,一個『現在–成為者』在每一生之間都被再次返送回來,就好像這次新的生活體驗是他們的唯一經歷一樣。於是他們在痛苦、不幸和神秘中重新開始了。



  有一些『現在–成為者』比起其他被運送到地球的『現在–成為者』的時間,距離現在更近一些,由於某些『現在–成為者』僅僅在地球上待了幾百年,所以他們並沒有早期地球文明的個人體驗。由於他們沒有任何在地球上居住過的經歷,因此,即使他們的記憶被恢復了,也無法記起從前在這裡的某段生活經歷。不管怎樣,他們可能會回憶起在其它星球和其它時期的某個地方生活過的經歷。



  其餘的『現在–成為者』自從列穆里亞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待在這裡了,在任何情況下,這些『現在–成為者』們都會永遠待在這裡,直到他們可以衝破失憶症的循環,並且攻克由他們的獵捕者們設下的陷阱,才能夠解放他們自己。



  由於同領地還有三千名他們自己的『現在–成為者』被囚禁在地球上,因此他們在解決這一問題時存在一種利益關係,據他們瞭解,這個問題從來沒有在宇宙中遭遇過或有效地解決過。當時機成熟時,他們會繼續努力從地球上解放那些『現在–成為者』,不過,這需要時間去開發一種空前的技術以及完成此事的勤奮態度。」





  (編輯註釋:以下陳述是馬克艾羅伊所做的評論。)



  我認為這是艾羅作為一個『現在–成為者』對其他人真誠的願望,希望我們的來生都會稱心如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