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1947年羅茲威爾飛碟事件外星人報告解密」(第三章 我進行的第三輪訪談)


第三章 我進行的第三輪訪談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在第三輪訪談中,以及所有後續的會談過程正如我前面提到的那樣,都是在許多其他工作人員參與錄製和觀察的環境下進行的。雖然他們沒有在現場露面,可是在會談房間與隔壁辦公室之間,已經佈置了一面單向反光鏡,目的是為了在不打擾外星人的前提下監視會談現場。



  這個外星人已經被轉移到這個重新佈置的房間裡了,而且被放置並坐在一把普通的沙發型睡房椅上,椅子被華麗的編織物覆蓋著。我確定有人被派到了城鎮裡最近的一間傢俱商店購買了一把椅子。由於這位外星人的身材尺寸相當於一個非常瘦弱的 5 歲小孩,因此那椅子使她顯得相形見絀。



  由於她的身體不是生物構造的,所以它不需要任何食物、空氣或熱量,而且,她顯然也不需要睡覺。她沒有眉毛也沒有上下眼皮,所以眼睛是一直睜開的。除非她做出手勢或移動自己的身體,否則,只要她筆直地坐在那裡,我想沒有人能看出她到底是處於醒著還是睡著的狀態。除非你可以接收她的意念資訊,否則很難判斷她是否還活著。



  終於,我明白這個外星人的存在與否並不是靠她的身體去鑒別的,可以這樣說,是由她的「品格」來定位的。她的外星人同伴們稱呼她「艾羅」(Airl),而且這是我在描述時能想到最接近她名字的英文字母組合。我能感覺到她的性別更傾向於女性。我想我們都共有一種女性天生的同情心,以及一種培養對於生命和彼此的態度。我確定她看不慣在那些男性的官員和幹事身上表露出好戰的、有侵略性的、級盛氣凌人的態度,因為,同發現宇宙的奧秘相比,他們當中的每一個人更擔心的是自己的自尊和權力。



  當我進入這房間時,她看到我非常高興。我能感受從她那裡接收到的一種非常誠懇的認同感,一種安慰和「溫暖」的情緒,那就像是一種渴望的激情,一種從狗或小孩身上感受到的絕對理想主義的溫情,然而又伴隨著平靜和緘默的抑制。我必須要說,我非常驚訝於對這個外星生命產生如此的感情,尤其是在我們僅相處了那麼短時間的條件之下。我很欣喜我能夠繼續與她進行訪談,儘管所有的注意力都來自於滔滔不絕抵達基地的政府和軍隊的人們。



  為我策劃下一系列問題的人一定是想讓我去瞭解,他們怎樣才能不透過我,與這個外星人進行交流,這是顯而易見的。下面的內容就是針對這些新問題的回答:





(會談內容的官方記錄)



頂級機密



美國空軍官方記錄

羅斯威爾空軍基地,第 509 轟炸大隊

主題:外星人訪談,1947. 7. 11





  問題:「你能閱讀或書寫任何地球語言嗎?」



  回答:「不能。」



  問題:「你瞭解數字或數學嗎?」



  回答:「是的。我是一名軍官 / 飛行員 / 工程師」



  問題:「你能書寫或畫出可以翻譯成我們語言的符號或圖畫嗎?」



  回答:「不確定」



  問題:「有沒有其它交流的手勢或方法可以幫助我們更清晰地理解你的想法?」



  回答:「沒有。」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我非常確定這段回答不是真實的。但是,我能體會艾羅一直不願意用書寫或繪畫或手勢的方式進行交流。我所感受到的是,她一直是在奉命行事,就像任何一個被俘虜的軍人一樣,即使在酷刑之下,也絕不能透露任何對敵人有幫助的資訊。她只能夠也只願意透露那些非機密性質或個人的資訊,或「姓名、軍銜和編號」。







(會談內容的官方記錄)



頂級機密



美國空軍官方記錄

羅斯威爾空軍基地,第 509 轟炸大隊

主題:外星人訪談,1947. 7. 11,第 2 段會談





  問題:「你能在一張星系圖上向我們展示你家鄉的行星嗎?」



  回答:「不能。」



  這樣回答並不是因為她不知道地球與她出生地行星之間的路線,她只是不願意展示它的所在位置,也因為那個行星的位置並不存在於地球上任何的星系圖中,它距離這裡太遙遠了。



  問題:「你們的人需要花多長時間才可以查出你在這裡?」



  回答:「未知的。」



  問題:「你們的人到這裡營救你需要花費多長時間?」



  回答:「幾分鐘或幾小時。」



  問題:「我們怎樣才能讓他們明白我們對你沒有傷害的意圖?」



  回答:「意圖是清晰的。看你的心智 / 圖像 / 感覺」



  問題:「如果你不是一個生物體,那為何你將自己歸屬於女性?」



  回答:「我是一名造物主。母親。源頭。」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回答這些問題只花了我幾分鐘的時間,我意識到,如果這個外星人還是不願意合作,也不願意透露任何讓軍方、情報機構或科學家們認為有價值的資訊,那麼我們可能將要面臨非常嚴重的麻煩。



  我同樣確定這位外星人非常清楚那些策劃問題清單的人的真實意圖,因為她能夠「閱讀他們的心智」,就像與我在心靈感應交流時閱讀我的想法一樣的輕鬆。正由於感應到了那些意圖,她才不願意也不能與他們當中的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在任何的境況下合作。我同樣確定,由於她不是一個生物的生命形態,因此也沒有任何類型的拷問或強制行為可以迫使她改變主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