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1947年羅茲威爾飛碟事件外星人報告解密」(第四章 語言的障礙)


第四章 語言的障礙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針對那些「沒有答案」的答覆內容,我向情報機構人員解釋了我對造成這種結果起因的個人看法,結果引起了一大片騷動與不安。在情報和軍方官員以及心理學家和語言學家之間引發了激烈的討論,這一狀況一連持續了幾個小時。最後決定應該允許我繼續與這個外星人進行交流,而且提供了一些我可能會得到滿意答覆的下列問題:





(會談內容的官方記錄)



頂級機密



美國空軍官方記錄

羅斯威爾空軍基地,第 509 轟炸大隊

主題:外星人訪談,1947. 7. 11,第 3 段會談





  問題:「為了讓你在回答我們提問時感覺足夠的安全,你需要我們做出什麼樣的保證或證明呢?」



  回答:「只有她說話。只有她聽到。只有她提問。沒有其他人。必須認識 / 熟悉 / 理解。」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我從會談房間出來後,匯報了外星人對問題的答覆,結果遭受了來自集合在一起的情報和軍方人員冷酷、懷疑的接待,他們無法理解外星人如此回覆究竟是何意。



  我承認我也真的不明白她究竟想表達什麼意思,但是我一直都在盡最大的努力去表達她心靈感應的意圖。我告訴那些官員,溝通存在的問題可能與我應對這位外星人心靈感應語言的能力不夠有關係,在理解方面還達不到足夠清晰的滿意程度。在這一點上,我感到非常洩氣,幾乎想要放棄了!



  而現在又比以往增添了更多的爭論!我很確定我快要被從這一任務中剔除了,儘管事實說明這個外星人拒絕和任何人交談,而且並沒有找到任何其他人可以與她溝通。



  幸運的是,來自海軍的一位非常聰明的日文語言學專家名叫「約翰‧紐勃」(John Newble),對這一現象做出了解釋並提供了一個解決方案。他的解釋是,第一,這個問題與外星人的溝通能力欠缺沒有什麼關係,而與她不情願與除我之外的任何人交流有更多關係。第二,為了獲得一個清晰全面的溝通環境,會談的雙方都需要去理解和使用共同的語言進行交流。



  文字和符號在語言中傳達著非常精準的概念和含義,他說日本人在他們的語言中有許多同音異義詞,使日常的交流溝通出現很多混淆的情況。為了解決這一難題,後來他們使用了標準的中國漢字去書寫所要表達語言的確切含義,這個辦法為他們消除了困惑。



  如果不能建立一個明確的命名法,那麼這種溝通水準也不太可能超越那些初級的相互理解方式,比如人與狗之間的,或兩個小孩子之間的。缺乏掌握帶有清晰概念並可以共用的詞彙,是影響不同人、不同族群或不同國家之間相互交流的限制因素。



  因此,他提出我們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我不得不去學習這個外星人的語言,要麼就讓外星人學習說英語。而事實上只有一個選擇是可行的:由我來勸說艾羅去學習英語,然後由我在這位語言學專家的指導下,教她學英語。對於嘗試這個分析的方案,沒有人提出異議,也是由於當時確實無計可施了。



  這位語言學專家建議我找來一些兒童讀物和一些基本的初級讀本,外加一本語法課本帶進會談房間。到時候由我坐在這位外星人身邊,為她大聲朗讀書本內容的同時,用手指著每一個讀到的文字,以便她跟上我的進度。



  這個理論是為了使這位外星人完全可以學會閱讀,就好像教小孩子透過認字和邊寫邊讀的方法來學習閱讀一樣,在學習基本語法的用法方面也是這樣。他們同時還這樣假設過,我想,如果這個外星人可以聰明到使用心靈感應與我交流的程度,而且還能乘坐太空飛船穿越星系,那麼她學習說英語的速度應該至少不會低於一個 5 歲的兒童。



  於是我回到會談房間並把這個想法傳達給了艾羅,雖然她並沒有拒絕學習語言的意思,可是她特沒有做過任何許諾去回答以後的問題。沒人提出更好的主意,於是,我們就這樣做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