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1947年羅茲威爾飛碟事件外星人報告解密」(第十一章 科學方面的課程)


第十一章 科學方面的課程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這段關於本次會談的內容筆錄也是一字不差的,我沒有什麼可額外添加的東西,因為它已經說明了一切。





(會談內容的官方記錄)



頂級機密



美國空軍官方記錄

羅斯威爾空軍基地,第 509 轟炸大隊

主題:外星人訪談,1947. 7. 29,第 1 段會談





  「今天艾羅給我講述了一些非常專業的東西,為了便於提醒自己,我還做了一些筆記,這樣就可以讓我盡可能接近地匯報她談話的內容。她以一種關於科學知識的類比手法開始了談話:



  諸如約翰內斯‧古騰堡,艾薩克‧牛頓爵士,本傑明‧富蘭克林,喬治‧華盛頓‧卡弗,尼古拉‧特斯拉,喬納斯‧索爾克和理查德‧特里維西克,如果成千上萬類似的天才們今天還活在世上的話,你能想像地球會有何等的進步嗎?



  設想一下,如果像他們這樣的人從未死亡過,則可能早已取得了怎樣的技術成就呢?如果他們從來沒遭受過使之忘記每一件已知經歷的失憶處理過程呢?如果他們可以繼續專研並永遠工作下去呢?



  如果像這些人一樣的不朽的精神生命被允許繼續發明創造下去,則可能達到什麼樣的技術水準和文明程度呢?
--在同一個地方和同一個時期開始--一直延續幾十億或數萬億年。



  從本質上講,同領地是一個相對持續發展並存在了數萬億年的文明,其中幾乎每一門能想到的和超乎想像的學科知識,都一直在累積、提煉和改良中。



  最初,『現在–成為者』相互作用的幻覺或發明,創造了這個真正的有形宇宙結構--宏觀與微觀。宇宙中每一個單一的粒子都是由某一個『現在–成為者』透過想像使之開始存在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一個想法所創造--一種在空間裡沒有任何重量或尺寸或位置的想法。



  在太空中的每一粒塵埃,從最小的亞原子粒子的大小,到一顆太陽或一個相當於多個星系大小的麥哲倫星系的規模,都是由一個虛無的想法所創造的。甚至連人為設計的,為了使微生物去感知而進行調整的微小細胞,在極小的空隙間穿越航行,這些過程也都來自一個『現在–成為者』的一個想法。



  你,以及每一個地球上的『現在–成為者』,都參與了這個宇宙的創造進程,即使你現在被限制在一個脆弱的由肉體製成的軀體中;即使你的存活時間僅僅相當於你的星球繞一顆恆星旋轉短短的 65 圈而已;即使你由於已經遭受了無法抵抗的電擊處理而喪失了你的記憶;即使你必須用每一生的時間將每一件事全部再學習一遍;儘管存在所有這些情況,可你依然是你,而且永遠都是。而且,在內心深處,你仍然知道你是誰,以及你所知道的事情,你仍然是本然的你。



  否則,怎樣才能解釋神童的現象呢?一個在鋼琴上彈協奏曲的 3 歲的『現在–成為者』,而且沒有接受過正式的培訓?不可能的,如果他們沒有回憶起他們早已在成千上萬的生命經歷中所學會的,在鋼琴鍵盤的對面度過了數不盡的時光,或者出現在遙遠的星球上。他們可能不清楚他們是怎樣知道這些的。可他們就是知道。



  人類在過去 100 年間所發展的技術已經超過了之前 2000 年內的水準,為什麼呢?答案很簡單:『舊帝國』在人類的思想和事務上的影響已經被同領地縮減了。



  地球創造力的復興始於公元後 1250 年,也就是『舊帝國』的太空艦隊在太陽系被摧毀之後。在接下來的 500 年間,地球可能擁有了重新獲得自主權和獨立性的潛力
,但是僅達到這樣一種程度,人類能夠應用那些地球上會聚的天才『現在–成為者』們去解決失憶症的問題。



  然而,需要提醒的是,被流放到這個星球的現在成為者們所具有的潛在創造力,嚴重地被地球人口的犯罪分子們連累了,具體來講,其中有政客、戰爭販子以及那些不負責任的物理學家們,他們創造了那些毫無約束的武器,比如原子彈,化學品,疾病和社會混亂。它們有可能永遠地壓制地球上所有的生命形式。



  即使在地球過去 2 年中,測試並使用了規模相對較小的爆炸活動,如果部署的數量足夠,也會有毀滅全部生物的潛在危險,規模龐大的武器可以在一次單一的爆炸中,耗盡這小小的地球大氣中的氧氣!



  因此,為使地球不至於被科學技術所摧毀而必須解決的最根本問題,是社會和人道主義問題。儘管有許多數學和機械方面的天才,可是就連地球上最優秀的科學頭腦,也從未能處理這些難題。



  因此,不要指望科學家們來拯救地球或人類的未來。認為存在物只是由能量和物體在空間移動所構成的聚合體,任何基於這種範例而建立的所謂的『科學』,都不是一種科學。這樣一類人完全忽視了由某個獨立的『現在–成為者』以及由『現在–成為者』們組成的集體所產生的創造活力,並且不斷地創造這個有形宇宙以及全部的宇宙。每一門科學都會保持相對的無效性或破壞性,並達到這樣一種程度,對激起所有創造和生命的精神活力的重要性進行忽視或貶值。



  不幸的是,『舊帝國』為了確保這個星球上的『現在–成為者』們無法再復原他們與生俱來的,創造空間、能量、物質和時間或其它宇宙組成部分的才能,這種愚昧無知的觀念一直都被謹慎且有效地灌輸給了人類。只要這種不朽的、強大的精神『自我』的意識被忽視,人類就會一直保持受監禁的狀態,直到它自我毀滅和埋沒的那天到來。



  不要再依靠物質學科的教條去掌握天地萬物的根本實質了,因為那並不比去相信一個燒香唸咒的巫師好到哪裡去,這兩個例子的純粹結果都是誘捕和漠視。科學家們自稱去觀察發現,但是,他們僅僅是在猜測他們的所見而已,並且將其稱為事實。就像盲人一樣,一個科學家在認識到自己失明之前,無法學會用眼睛觀看。地球上的科學『事實』中,並不包括創造之源,它們僅僅包含了結論或創造的副產物,這些科學『事實』並不包括任何近乎無限的以往存在經歷的記憶。



  創造和存在的本質,無法透過一個顯微鏡或望遠鏡,或有形宇宙中任何其它的測量技術所發現。一個人不能透過米尺和游標卡尺去瞭解一束鮮花的芳香,也無法透過它們去理解一個被拋棄的情人。



  所有你不會知道的關於某個神的創造力和才能,都可以在你的內心裡發現--你是一個不朽的精神生命。



  怎樣才能讓一個盲人去教其他人看見由近乎無限的梯度構成的光譜範圍呢?某人在對一個『現在–成為者』的天性不瞭解的前提下,而去對這個宇宙進行理解,這種想法,與認為一位畫家是他自己畫布上的一個斑點的性質是同樣荒謬的;或者這樣荒謬地比喻,芭蕾舞鞋上的花邊是舞蹈動作設計者的想像力,或者是舞者的魅力,或者是首夜演出時的興奮激動。



  透過灌輸在人們頭腦中的宗教迷信思想進行控制運作,從而使對精神領域的研究一直被視為傻瓜的行為而截留。相反,對精神和思想的研究,一直都被那種將有形宇宙中任何不可測量的事物進行排除的科學所禁止。由於科學是屬於物質的宗教信仰,因此它一直都崇拜物質。



  科學的典範認為天地萬物才是全部,而造物主什麼都不是。宗教認為造物主才是一切,而創造物本身什麼都不是。這兩個極端就是監獄牢房的圍欄,它們妨礙了將所有現象看成相互作用的整體的視野。



  在不瞭解作為創造源泉的『現在–成為者』的前提下,而對天地萬物進行研究的活動,是徒勞的。當你航行到由科學構想的一種宇宙邊緣時,你會最終落入黑暗無情的深淵和毫無生機的冷酷勢力之中。在地球上,你們一直認為在思想與精神的海洋中充滿了可怕殘忍的怪獸,而且只要你膽敢超越迷信的防波堤,那些怪獸就會將你活生生地吃掉。



  『舊帝國』監獄系統的既得利益,是防止你們去審視自己的靈魂,他們害怕你們會在自己的記憶中看到那些將你們關押的奴隸主們。這所監獄是由你們思維的陰影區域構建而成,而這些陰影則是由謊言、痛苦、損失和恐懼所組成的。



  真正文明社會的天才們,是那些願意使其他『現在–成為者』們恢復記憶,並重獲自我覺察能力和判斷力的『現在–成為者』們。這一問題並不是靠強制實施道德行為規範來解決的,也不是某些人透過神秘事物、信仰、毒品、槍支或其它任何一種奴隸社會的教條進行控制所解決的,當然,肯定絕不會透過使用電擊處理和催眠指令來解決這個一問題。



  地球與它上面每個生命的生存活動,都取決於由你們積攢了萬億的技能形成的記憶所復原的能力,從而恢復你的本然。而這類的藝術、科學或技術,從來都沒有在『舊帝國』中構想過,否則他們也不會使你們來到地球去面對當前的境況,並以此作為『解決方案』。



  同領地也從來沒有開發過這類的技術,直到最近,由於使一個患失憶症的『現在–成為者』復原的必要性並未上升到緊迫的程度,因此,沒有任何人曾解決過這一問題。到目前為止,不幸的是,同領地並沒有什麼解決方案可提供。



  有幾個同領地的官員在他們離開工作崗位期間,擅自將這些承擔了起來,並且向地球提供技術。這些官員離開他們在太空站的『替身』,作為一個『現在–成為者』,去接管某個在地球上的生物軀體。在某些情況下,一位官員在寄居並控制其不同軀體的同時,可以繼續在工作崗位上履行職責。



  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冒險計劃,它需要一個非常有才能的『現在–成為者』完成這樣的任務,並成功返回基地。其中有一位官員在繼續履行他的官方職責的同時,從事了這些活動,他在地球上以電子學發明家聞名,名叫『尼古拉‧特斯拉』。



  雖然這並不是我此行任務的一部分,可是我打算幫助你們努力推動科學和人道主義在地球的發展進程。我的目的是透過幫助其他的『現在–成為者』進行自助,為了解決地球上的失憶症問題,你們需要更先進的技術,以及穩定的社會環境,使之允許有足夠的時間,對使『現在–成為者』從軀體中獲得自由的技術,進行研究和開發,並且使『現在–成為者』的頭腦擺脫失憶症。



  雖然同領地從長遠利益方面考慮將地球作為一個有用的行星,但是除了他們在地球上對自己的職員關注以外,對地球上的居民並不感興趣。我們所關注的是防止破壞的活動,以及加速技術的發展,以維持全球的生物圈、水圈和大氣的基本設施。



  為了這一目的,經過非常仔細和徹底的考察之後,你會發現我的飛船含有地球上尚未存在的各式各樣的技術。如果你們把這架飛船的部件分發給各方的科學家進行研究,他們將能夠逆向設計出這種技術中的某些部分,並利用地球上的原材料複製出這部分元件。



  其中有些功能是難以破解的,由於地球沒有複製它們所需要的原材料,因此其它功能是無法複製的,尤其是對於建造飛船的純正金屬來說,這些金屬不僅不存在地球上,而且用來精煉這些金屬所需的生產流程還需要數十億年時間去開發。



  同樣,導航系統需要一個『現在–成為者』的個人波長被特定地調諧到與飛船的『神經系統』一致。這個飛船的駕駛員必須擁有一種非常高的精神意志力、修養、訓練和智力的等級,才能操作這樣一架飛船。地球上的『現在–成為者』們無法獲得這種專門的技能,因為它需要為實現這種目的而專門使用人造的軀體才可以。



  某些個別的地球科學家,其中一些人是宇宙中最傑出的人才,當他們對飛船的組件進行考察時,將會使他們關於這種技術的記憶與之對接。正如地球上的某些科學家和物理學家已經能夠『記得』如何再創造出發電機、內燃機、蒸汽機車、製冷機、飛機、抗生素和其它在你們文明中的器械,他們同樣能夠在我的飛船中重新發現其它核心的技術。



  以下是我飛船配備的特殊系統中包含的有效部件:



  1)在飛船的牆壁中有一類非常微小的配線或光纖,作為通訊、資訊儲存、電腦功能,以及自動導航的用途。



  2)同樣的配線還用於對光譜、亞光譜和超光譜的探測與顯示。



  3)飛船的內部構造遠遠優於這個時期地球上的任何飛行器,而且含有成百上千的應用軟體。



  4)你們還可以發現這種用來建立、放大與引導以光粒子或波作為能量形式的運作機制。



  作為一名同領地的軍官、飛行員和工程師,除了剛剛透露的一些資訊之外,我不能以任何方式隨意討論或轉讓關於飛船運轉或構造的細節。然而,我相信地球上有許多稱職的工程師將會利用這些資源研發出有價值的技術。



  我將這些細節提供給你們,希望這將是對同領地更有益的貢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