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1947年羅茲威爾飛碟事件外星人報告解密」(第十二章 一堂關於不朽的課程)


第十二章 一堂關於不朽的課程



(馬蒂爾達‧歐'丹奈爾‧馬克艾羅伊的自述)



  我認為在接下來的記錄內容中已經很清楚地說明了。





(會談內容的官方記錄)



頂級機密



美國空軍官方記錄

羅斯威爾空軍基地,第 509 轟炸大隊

主題:外星人訪談,1947. 7. 30,第 1 段會談





  「為了方便起見,我將不朽的精神生命稱為『現在–成為者』,他們是幻覺的源泉與創造者。每一個單獨的和集體性的、最初無拘束狀態的生命,都是一個永恆的、全能的、無所不知的實體。



  『現在–成為者』透過想像一個特定的區域來創造空間,介於他們自己與其想像的特定區域之間的間隔,就是我們所說的空間。一個『現在–成為者』能夠感知由其他『現在–成為者』們所創造的空間和物體。



  『現在–成為者』們並不是有形宇宙的實體,他們是能量與幻覺的源泉。『現在–成為者』們並不在空間或時間中居住,但是他們卻可以創造空間,並且在其中放置微粒物質,創造能量,將微粒物質塑造成各種形狀,從而促成了各種形式的運動和具有生命的形態。任何被某個『現在–成為者』所賦予生機的形式,都被稱為生命。



  一個『現在–成為者』能夠決定適合他們居住的空間或時間,然後他們自己作為一種物體或由他們自己或別的『現在–成為者』所創造的其它幻覺風格中存在。



  創造一種幻覺的缺陷就在於,幻覺必須被持續性地創造,如果不能持續進行,它就會消失。對某個幻覺進行的不斷創造,需要對此幻覺的每一個細節進行關注,才能夠維持它的存在。



  欲求避免無聊的狀態,似乎成了『現在–成為者』們所具有的共同特性。如果一個靈魂,既不與其他的『現在–成為者』們相互影響,也不與不可預知的運動、戲劇效果、意料之外的意圖,以及由別的『現在–成為者』們創造的幻覺相互作用,那麼他就會很容易感到無聊。



  如果你可以想像出任何事情,隨意感知並引發任何事情;如果你無法去做其它的任何事情;如果你總是清楚每一個遊戲的結局與每一個問題的答案,那麼,你會感到無聊嗎?



  完全向回追溯『現在–成為者』的存在期限,是無法衡量的,根據有形宇宙的時間計算,已經是近乎無限的概念了。對於某個『現在–成為者』的『開始』或『結束』是無法測量的,他們完全生活在一個永遠的現在。



  『現在–成為者』們的另一個共同特性是,若某個『現在–成為者』自創的幻覺獲得其他『現在–成為者』們的讚美,則是非常令他滿意的。如果這種期待的讚美沒有來臨,那麼,這個『現在–成為者』將為了獲得讚美,而不斷地創造幻覺。可以說,整個宇宙是由一些不值得讚美的幻覺構成的。



  宇宙的起源始於對諸多單個幻影空間的創造,這些空間就是現在成為者的『家園』。有時候,某個宇宙是一種由兩個或多個『現在–成為者』合作創造的幻覺。因『現在–成為者』們與其創造的宇宙的擴散現象,導致他們有時候會發生牴觸或混合,或者達到這樣一種程度,由許多『現在–成為者』共享一個聯合創造的宇宙。



  『現在–成為者』們削弱了自己的能力,以便去玩一個遊戲。『現在–成為者』們認為有遊戲總比沒遊戲要好。於是,他們願意承受疼痛、疾苦、愚昧、窮困,以及任何不必要和不良的環境,只是為了玩一個遊戲。假裝自己不知曉、看不到,也無法促成這一切的發生,都為玩這一場遊戲創造了必要的條件:未知,可能性,障礙或對抗,以及終極目標,最後,玩這一場遊戲解決了無聊的問題。



  所有空間、星系、太陽、行星,和這個宇宙的物理現象,以及由『現在–成為者』們所創造的,由相互間的協議所維持的,包括生命的形式、所處位置和發生的事件,都透過這種方式得以存在。



  由於『現在–成為者』們進行的想像、創造與感知,因而產生了許多的宇宙,其中每一個都合作性地存在於自己連續的統一體內部,而且,透過一個或多個創造它們的『現在–成為者』進行想像、改動、保留或毀壞的活動,使得每一個宇宙都擁有自己獨特的一套規則。因此,在這個有形宇宙中所定義的時間、能量、物體和空間概念,在別的宇宙中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與其它有形宇宙一樣,同領地就存在於這樣一種宇宙中。



  有形宇宙的運作規則之一是,能量能夠被創造,但是不可以毀滅。因此,只要『現在–成為者』們一直不斷地為之增添新的能量,宇宙就會繼續膨脹下去。這種概念是近乎無限的,就像是一條汽車的裝配生產線,既不曾停止運轉,也不會有汽車被銷毀。



  每個『現在–成為者』基本上都是好的,因此,一個『現在–成為者』並不會對其他『現在–成為者』做出他們不想體驗的事情,他不會以此為樂。對於一個『現在–成為者』來說,並不存在何為好與壞、對與錯、美與醜的固定標準,這些觀念都基於每一個『現在–成為者』的獨特判斷力而存在的。



  既然人類不得不將某個『現在–成為者』描述為一位『神靈』的最接近的概念是:全知、全能、無限。那麼,一位『神靈』怎樣才能使自己不再是『神靈』呢?他們會假裝『不去』知道。如果你們總是知道其他人的藏身之處,那麼又怎樣去玩『躲貓貓』的遊戲呢?



  只有你假裝『不去』知道其他玩伴的藏身地點,你才可以起身去『尋找』他們。這些遊戲就是這樣創造出來的,而你已經忘記你只是一直在『假裝』而已。透過這樣做,『現在–成為者』們就被誘捕並沉溺於由他們自己設計的迷宮之中。



  怎樣才能創造這樣一間牢籠呢?將自己鎖在籠中,把鑰匙丟棄後,忘記鑰匙或牢籠的事情,然後忘記『裡面』或『外面』的存在,甚至忘記了還有一個自我。就這樣創造了一個沒有幻覺的幻覺:即整個宇宙是真實的,而且沒有任何別的宇宙曾經存在或被創造過。



  在地球上教給人們並達成一致意見的傳教言論認為,神靈是可以信賴的,而人類是不可靠的。你們所學到的是,只有一個上帝才可以創造宇宙,因此,每一次行為的責任都要轉讓給另一個『現在–成為者』或神靈去承擔,卻從來不是自己。



  面對人類自身--個體與集體性質的--神靈,沒有任何人曾經為這樣一個事實去承擔他們的個人責任,而這個事實本身就是每一個『現在–成為者』所遭受誘捕行為的根源。」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