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轉貼‧翻譯】2011.07.19 HearJapan的ToshI專訪翻譯


翻譯by Wei Chieh Chou

譯文網址:
http://www.facebook.com/notes/wei-chieh-chou/candid-interview-with-toshi/270402512980006





7月19日,HearJapan對Toshi做了一個小時的採訪,而這天是X JAPAN貝斯手過世兩天後,也是結束歐洲巡迴的隔天。這場採訪涵蓋了很廣泛的主題,且沒有任何的經紀人在場掌控Toshi的言論,這採訪代表Toshi的心聲,一個他長久以來都沒說出來的話語。




Hear Japan:恭喜你們有個成功的巡迴演出!

ToshI:哈,謝啦。這可真是令人精疲力盡啊..



HJ:我想也是。你在一個禮拜之內巡迴於四個國家對吧?

ToshI:是的,我們有些提早到倫敦。在這之前,我在洛杉磯為X JAPAN的歌曲錄音。當我們結束倫敦的巡迴,我們便開始環繞著歐洲地區演奏,然後再回到洛杉磯。而現在呢,我已經在日本了。這旋風般的行動,讓我都不知道事情會發展成怎樣了。



HJ:聽起來你會有很嚴重的時差喔

ToshI:哈哈,我也覺得這是最嚴重的。



HJ:那這次的巡迴令你印象深刻的是什麼?在每一個國家的歌迷中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不同?

ToshI:不是我在吹牛,至今為止我已表演無數場演場會。不論到哪裡,歌迷總是很熱情的回應。我必須說,我覺得這次在歐洲的巡迴我們得到最有威力的回應。場地非常的小,所以我們能夠在這親密的小空間裡演奏給樂迷聽!



HJ:聽起來對歌迷來說是個令人難忘的回憶

ToshI:對阿,在Utrecht我們在一個相當小只能容納1000~2000人的場地。而其中最大場的是在巴黎,可容納7~8000人。在任何的地方,歌迷們的狂野超乎我期待,這真勢不可擋。



HJ:這麼近對歌迷來說真是好的待遇。他們躍躍欲試的舉動是可以被期待的。

ToshI:由於之前的經紀人的錯誤估計,而導致我們取消多次公演。我覺得這對歌迷來說是難以想像地不體貼。但在那裡我感受到,他們已經耐心的等了我們好幾年,這些在他們對我們演場會的反應中顯露出來。這讓我感到很開心!



HJ:看得出來。我發現到(巡迴裡)好像有很多的抒情歌曲喔...

ToshI:沒錯。在我即將發行的專輯裡也有一些搖滾的音調加入其中,Pata和Sugizo也有演奏。不過,我的演唱會只以一個管弦樂/抒情樂的歌曲。



HJ:讓我們來談談你的新歌"春天的心願",即是在日本311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所寫的。你對這(地震)有啥感覺?

ToshI:這地震襲擊的太突然,讓我有很複雜的心情。我不了解為何當時我還在唱歌,也不了解我應該做什麼或我應該為了什麼目的而唱。我思考著這些事情、還有這事件如何形成這些想法。我當時真的十分困惑。我的製作人士田昌枝女士,能夠在受影響地區所認識的人取得聯繫。在大地震襲擊之後,我們能夠透過電話知了人們在那裡的生活情況。然後我被告知,有一個災民說"我想要聽到Toshi唱歌"。在撐過這失去一切、難以想像困難的情況後,人們所想要的只是覺得好一點還有得到些生活中小小的娛樂。我從北部的人那邊被告知這一切。我被告知說如果我去那裡表演鋼琴和唱歌,人們會很高興的。或許我能夠去他們被嚴重毀壞的的社區中心表演。我覺得他們固執於此,但邏輯上來說這實在太難了。(指說到日本東北各地表演)我唯一能做的一件事終究是唱歌。(簡單來說就是寫歌來為災民祈福)伴隨著那樣的想法在心中,士田昌枝女士寫了首歌給我,而坂本久仁雄小提琴家跟我一起演奏此曲。



HJ:一月時你舉辦了你第一次的"晚餐秀"。歌迷對這種特別的秀有啥反應呢?

ToshI:首先,這是我們第一次走下舞台,更不用說這是一個由世界級名廚主導"三國清三廚師"的晚餐秀。這是一個高級的秀包含有高級的食物、餐廳的擺設,最重要的是有最完美的音樂。我們真的想要將這種的表演帶到餐桌上。



HJ:真希望我當時能在場。

ToshI:不過,價格非常昂貴,但我想我們已試著表演一個非常有價值的秀給歌迷。我們真的提高了所有東西的品質,粉絲們也能近距離觀賞。我想,伴隨著YOSHIKI的作品及我新的歌曲的交響樂團演奏,我們應該能傳達深厚的訊息給大家。這是我個人的感受,對我來說這真是最有趣的表演。再者,在如此近的距離,我們能夠用盡力氣得向粉絲表演。我真的有個愉快的經驗。



HJ:我之前在Youtube上看過一小段影片。那舞台似乎有某種優雅的感覺,與一般的秀不太一樣。

ToshI:那的確就是我們想要的氣氛。更重要的是,讓粉絲們能夠在如此緊密的地方看我們,那真的很令人快樂。隨著我的製作人的安排,主廚和工作人員招待粉絲並讓他們感到滿滿的喜悅。讓他們在那種喜悅的狀態下回家且帶著喜悅進入他們的日常生活。那便是我們的目標。為此我們到表演現場多次以解決許多小細節,且確認每件事都能完美。當然當天的表演有許多不可抗的因素蹦出來,但最後我真的為經歷此事感到快樂。



HJ:你還會舉辦其他的晚餐秀嗎?

ToshI:是的。目前為止我們已經計畫另一個秀。這次的晚餐秀將在夏天舉行,所以我看準了一個夏日表演。還沒到八月我就已經很期待這場表演。



HJ:很多的外國飯對你自然的英文發音很有印象。你如何磨練自己去唱英文歌?

ToshI:對我來說,我不覺得我的發音沒有如此好,但不論歌詞何時到我眼前,我會讓自己不斷不斷地練習它,然後我就會突破盲點(笑) 。我訓練的主要課程是發音,由洛杉磯一個叫做Larry Moss的老師所教,而這個老師也有一間工作室。它是一個教授我和YOSHIKI多年的幹練老師。我聽過許多名人都接受過他的教導。我想這在我的學習成長中是很關鍵的。至少這是YOSHIKI常說的話。當我在唱歌時,每個音節正確地發音似乎有些困難。



HJ:你會陷入日式口音的困擾或有其他壞習慣嗎?

ToshI:的確。不過,我不認為有日本腔是個壞事。我相信可以化消極為積極,漸漸改善日本腔。這也是YOSHIKI在作英文音樂給我唱時他的想法。Larry Moss和YOSHIKI的作品用我的聲音唱出來的結果,比我想到的任何事還要好。



HJ:你真的相當的忙於許多X JAPAN與solo的奮鬥。你在空閒時都在幹麻?

ToshI:幾乎沒有任何時刻能被稱為空閒吧!不論何時我到達一個新地點,我所做的就是什麼事都不做(笑)。尤其是這次的巡迴公演,我只在飯店三天。時差真的是大自然的暴力!



HJ:我可以理解

ToshI:我已經完全地擺脫它了。所以在我空閒時做的事情,我能夠給的最好的回答,就是減緩時差(笑)。我也喜歡開車,購物還有吃美食。不論YOSHIKI有多忙,我們都會一起去吃美食!



HJ:你能夠在各國吃美食嗎?

ToshI:這次的巡迴是我第一次到歐洲的某些地方。我必須說,德國食物和啤酒真是個好物!



HJ:聽起來挺美味的喔!

ToshI:這真的很美味!我愛德國(笑)。當然我也很愛其他國家。但我真的在外面吃了不少。我喜歡去各式各樣的餐廳,並嘗試各國佳餚。我已經習慣洛杉磯的佳餚,所以我對於探索新夯食也很有興趣!我就像個典型的觀光客;嘗試那國家最有名的料理。我確定我有充裕的時間來享受我的餐點。不幸的是,我不能像觀光客一樣安排名勝遊覽在我總是滿載的行程裡。最少最少我能夠外出去品嘗佳餚和享受當地美食。



HJ:除了這次的巡迴之外,你已經在你的職業生涯中表演無數的世界巡迴。你有任何特別的回憶、或是當你在國外時有有趣的餘興節目嗎?

ToshI:恩....我最新鮮的回憶是來自於最近的巡迴。在Utrecht表演時有發一個小意外。很多的飯開始爬到別人的頭上而且有許多的碰撞。我們必須短暫的停止演唱。當時我想可能要取消演唱會了。對我來說這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中途停止演唱。因為飯的碰撞整個環境變得有點太危險。



HJ:舞台外的柵欄可能會被摧毀嗎?

ToshI:柵欄已經瀕臨倒塌了,然後為了安全著想,我停止唱歌。就只有YOSHIKI沒注意到,還在那邊想要激怒人群(笑)。(就是讓人們情緒更高漲)



HJ:所以YOSHIKI沒聽到工作人員尖叫著"後退"嗎?

ToshI:對啊,這訊息從來沒傳進他耳朵裡。每個人都已經停止演奏,而且有股古怪的氣氛在空氣中。YOSHIKI看我們的眼神就像是"你們幹麻都停下來?"我很慶幸沒有人在這當中受傷。



HJ:飯們有相當多的力量在他們身體裡。

ToshI:他們活力無限。那就是讓整個演唱會美好的因素。不管怎樣,我很慶幸沒有任何的受傷者。



HJ:這次你發行了"春天的心願"和"夜空中的海王星"的個人SOLO音樂。你有任何關於更多在"Toshi"名下的作品的計畫嗎?

ToshI:是的。我已經與許多不同領域的人共同研究新作,我想要再一次向世界發行一首歌。



HJ:聽起來真不賴!

HJ:來談談TAIJI,我們都很對於兩天前他過世的新聞感到驚訝。一個你在X JAPAN的歲月裡共同演奏的好兄弟,你現在一定非常痛心吧。

ToshI:是的。現在我的心情還沒安定下來且還在非常困惑的狀態。目前為止我只在新聞報導中聽到,我還在震驚當中,我找不到適合的字可說。當我回想起我們如何一起在地下樂團演奏、還有我想像如果當時沒有他的話,我們所知的X JAPAN根本不會存在。當時他幫助我們一步一步地建立的,我們甚至到今天仍在渡過。他是一個出色的貝斯手和音樂家,也是我其中一個親近的兄弟。我現在仍然無法接受這整件事,如果這屬實,一定非常煎熬地讓人無法忍受。(當時消息還不明確)



HJ:我還會繼續另一個敏感的問題,多年前,你曾參與一個"自我啟蒙研討會"導致你破產。很多海外的飯都很擔心你。你對於當時發行的音樂有何感覺?從那之後,你的靈魂之中有任何轉變嗎?

ToshI:恩...這說來話長,所以讓我說出我的想法給你聽。首先,如果有任何的事我能毫不猶豫地說,就是我不想要任何人再買或聽標籤為"Home of Heart"或"Healing World"的音樂。這麼做只會加強給受害者的傷害。這是我對我的飯最大的請求。我已經面對並承受它所帶給我的傷害,且它帶給我大量的痛苦回憶。我將永不聽那時期的音樂。我現在感到重生。我感受到眾人給我溫暖的支持讓我像獲得新生。我想到一個好的比喻,來解釋它帶給我的影響,就像是火車通過一個又黑又長的隧道。然後你突然間通過隧道然後上了飛機之類的。(簡單來說就是海闊天空了)你已經從哪裡脫離然後正在新的風景裡。很多東西在那時期走下坡。僅僅是下了那火車,你就得到不同的方向。因此在那個時期有許多的不合且在心中有極大的痛苦。不只如此,我還影響了所有與我親近的人。在某些方面來說,那是一個時期你必須下那個火車,然後搭上新的火車然後往新方向前進。那只是生命中的一部分。我覺得在那些時間裡,果斷是非常重要的。你的30歲和40歲年華是生命中最有收穫的時光,你可以產生出最多的活力與力量。顯然,我已在許多其他的事情中失去很多的財富。但唯一我不能取回的就是在而立之年我所擁有的力量。我覺得那些珍貴的時光,我真的必須掌握的挑戰或其相關工作,已經從我身邊被奪走。現在我回頭來看,這是我最大的損失。唯一一個我不能取回的就是懊悔。這是一個悲劇。



HJ:所以我們可以說最近的Toshi已經截然不同於從前了嗎?

ToshI:當然。我已經設定了在我生命中新的方向。每個人都有其問題。X JAPAN其他的團員可能也有其問題。TAIJI有,HIDE有。PATA、HEATH和YOSHIKI都必須處理他們自己的問題。這就是人生。生命中的一部分就是克服逆境、還有解決奇怪的事物。我們這些團員必須強化我們的聯繫,然後在經過各自生活一段時間後,我們想,何不給X JAPAN一個改變。我的solo音樂也是同樣的想法,也是我交新朋友的地方(指音樂),已經可以開始新的人生。我覺得現在很充實。我也覺得超過時間的界線。我覺得我必須盡可能地用我的聲音,當他還是很好的狀態時。



HJ:你怎麼照顧你的聲音呢?你有什麼特別的方法嗎?

ToshI:我沒有什麼特別或獨一無二的。不過最近我有痰。當你的血液結在你的喉嚨然後開始結痰,就很難唱歌。如果我有演唱會,我會先冷靜下來,暖暖喉嚨、然後保持血液暢通。這些年我已經耗盡我的喉力了(哈哈)。我必須小心照顧它。我仍然不認為我能夠永遠都在唱。我不知道我還能唱到何時,凡事都有個結束。身為一個歌手,我想要盡我所能地充實時我的生命,然後不要懊悔。所以我已跳脫了我將來要做什麼的思維嗎?你可以稱之為一個計畫或策略甚至是一個生命的行程表。不論你想要怎樣叫它,這就是我想做的清單。我想,是時候來做一個最後的清單。我真的必須對待每件事都小心翼翼的照顧,確定每一件我所做的事都是美麗、且有高水準。我不想要浪費任何的時間在任何事上。這是我最近的認知。



HJ:你已經有很長的事業時光,且你的飯始終跟隨你。一條你跟你的飯所建立的路。

ToshI:的確。當我到海外時有很多年輕的飯。也有跟我們一樣年紀的飯。仲夏夜之夢時有更年長的人來。有非常廣泛年齡的飯來看我們的秀和聽我的音樂。真的很感謝他們。我們已經帶著飯到一個野性的路上。有太多的問題、疑惑,且我們造成別人太多麻煩。這些年來,我們的飯已經展現出他們的耐心及熱心地支持我們。YOSHIKI和我總是在講這些事。我們真的超感謝每個人的支持。人們說著許多關於我們的事,且想知道我們的新歌在哪。但在這種環境下做新歌要很大的努力。我們付出的時間做出我們的藝術、甚至在過程中付出我們的生命。這從不改變。我們才剛錄了"紅",然後我們心裡想"我們25年前就錄過它了",人們會說我們真是瘋狂,25年後我們仍然在演奏在這首歌曲!這類的說法真令我們熱血沸騰。年輕時用盡我們的能力去寫每一首歌,只是25年後世界各地的人們仍在聽"紅",對我來說真是種藝術。這些年來,甚至有過這些艱難,我仍然堅持著我的事業與藝術。我們已失去許多,但人們仍然在聽我們的音樂,致使我們能夠在世界各地表演。這讓我感到非常快樂。



HJ:請給你所有的飯一些訊息!

ToshI:目前來說,X JAPAN和我的solo將主要在國外發表。實際上,"春天的心願"還有其他未發表作品是用英文。我也想要挑戰自己來唱其他國的語言。在我離去歌壇之前,我想挑戰自己,然後看看我能做什麼。我將會再次到國外然後吃美食(哈哈),那真的是我其中一個想到海外巡迴的理由!透過我們的藝術還有作品,我想認識許多美好的朋友。



HJ: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訪談原文:http://www.hearjapan.com/news/interview/Candid_Interview_with_ToshI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