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轉載】20世紀最後的牛仔,天才般的搖滾音樂家 澤田泰司


原作 SUBARU20


     澤田泰司,感謝你為搖滾奉獻出了自己的一生,留下了這麼多寶貴的佳作,你的一生始終是貫穿著搖滾的事業與追求,對音樂熱情的火焰永不熄滅,即使在生命的最後、行將結束時,仍然戰鬥在搖滾音樂的道路上。所以毋庸置疑,你是最強和最真的搖滾人。對於你的離世,我和所有的X歌迷特別是泰迷也一樣,感到無比痛惜與難過,在此寫一點文字以示對你的懷念與崇敬。至於你離奇死亡的這一意外事件,不做敘述,因為事實的真相,大家也知道,不管怎樣,至今的確仍是未知的。

     TAIJI,作為公認的頂級BASS大師,日本傳奇BASS手,也是J-ROCK第一BASS。TAIJI參與的X早期作品,極具攻擊性。說實話,就算TAIJI是彈吉他,也是一流的水準,看過1992年TOKYO DOME那場偉大的演唱會的朋友就知道,《20th century boy》這首T.Rex的名曲,被X以反轉的形式演繹:hide做主唱,TOSHI打鼓,YOSHIKI拿著hide的吉他一口氣拼命的掃弦,顯然是客串節奏吉他,PATA則是拿著TAIJI的KILLER BASS。

     TAIJI呢,拿著PATA的黑色Gibson扮演主弦吉他。整首曲子演奏下來的效果,相當有意思,因為不多見這樣的形式。不過就TAIJI而言,他彈的主弦部分都完美達到了預期的效果,緊緊掌握著曲子的主基調。不然,看YOSHIKI一個勁的玩吉他掃弦,有時真擔心他會不會出錯。另外,關於《VOICELESS SCREAMING》這首TAIJI的神曲,在編曲上和演奏上技巧的運用,只要看過並有試著彈奏的朋友,就會切身的體會到,TAIJI的實力與本事,簡直可以用完美來形容,曾有重金屬雜誌介紹說,hide對此曲的感言為:「太困難,我根本不會彈,讓PATA和他搭檔比較合適,而且,在其他方面,尤其在速度上,我練了好久才逐漸跟得上他的BASS。」由此可見TAIJI的功力(那8年的吉他基礎可不是白學的)。



     吉他尚且如此,那麼BASS呢,說起這個他的專業領域,則完全是世界頂級大師的水準、高超的演奏技術(和高崎晃一樣同屬炫技派大師的代表)、超絕的音感、出色多變的編曲、不遜於吉他手縱橫無盡的指法、正確無比的Picking、合適的伴奏、速度極快且運用自如的表現技法、突出且紮實的BASS聲線...,一切都可以感受得到他心中把曲子的整體性看得如此重要。這使得X早期激進的重金屬作品裡,無論是快歌還是慢歌,他的BASS聲線都顯得異常的活躍,而且能在舞台上彈出所有的關鍵點。正因為這些關鍵點的存在,使得整首曲子演奏出來的效果特別有味道,劃龍點睛之筆。

     大家在聽有TAIJI存在的X、而不是後來的X JAPAN的曲目時,是不是很明顯清晰聽到他的BASS音,而感到很絕呢?一切都是恰當好處,沒有多餘的瑕疵。對了,就是這個意思,就是所謂的關鍵點。當然,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他所使用的樂器和器材的組合、還有特殊的配置以及調音等硬體上的專業,不然即使技術再怎麼高超,硬體如果不能表現出心裡所追求的音樂,也是枉然。


     只要是真正的TAIJI迷,想必都看過他那段七分鐘長的BASS SOLO影片吧。不僅僅是技術精湛絕倫,最令人稱讚叫絕的是,在短短七分鐘內,他演繹出了BASS真正的魅力:狂野的速度、富有味道的旋律、擊勾技巧、還有雙手快速擊弦的絕活。他的擊勾技巧真的是非常出色和強大,聽聽《Give me the pleasure》還有《EASY FIGHT RAMBLING》這兩首X早期的曲子就知道了,它的前奏部分就是以BASS開頭。 在《Vanishing Vision(1988)》這張地下時期最偉大的重金屬專輯裡。 21年前的這個SOLO,直接將TAIJI推入了頂級BASS大師行列,技術實乃神鬼莫測。難怪Mr.Big的世界吉他大師Paul Gilbert會說:「他是我所見過的、在BASS領域唯一可以與Billy Sheehan相抗衡的人了,真正的純BASS演繹技術,包括和METALLICA的Jason Newsted相​​比,也只是在伯仲之間。實在是不得了,原來東方也有這樣的超級樂手存在。」真的,作為每一個真正了解並喜歡TAIJI的人,能聽到這些極佳的讚譽,都無比崇拜他的才華和強大的技術。



     另外,對於時下許多職業樂手不知道也不明白怎麼用BASS表現旋律的問題,TAIJI也會給你好好上一堂課,這就是真正的專業大師和一般音樂工作者的區別吧!就舉其中一個最典型的例子,《ENDLESS RAIN》的前奏,雖然短,但TAIJI的編曲和演繹相當突出,和曲子渾然一體。 能感受到思緒交織紊亂的精神狀態。遺憾的是,現在的X JAPAN每次演繹這首歌,幾乎已經變成是YOSHIKI一個人的鋼琴獨奏曲了,前奏經典的BASS部分被取消。

     彈BASS並且有玩樂團的朋友,好好琢磨TAIJI的編曲,也許會有啟發。當然,這和每個人自己的感性世界密不可分,就像TAIJI在自傳裡寫的那樣,sense是很重要的,在技術上只要透過刻苦練習,或許沒有什麼不同。但人生感性哲理上的東西,對於那些努力付出卻總是犯錯、以至於達不到理想效果的人,是永遠不會明白的。所以,想要做一名頂級的音樂人,需要不斷的思考與充實人生哲理,在生活閱歷上完善自己,這樣寫出來的作品才有可能感動自己和他人,產生一致的共鳴,成為真正的藝術佳作永留於世,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過時;相反的,只會成為經典。對於一生波瀾萬丈、經歷各種無情風雨的TAIJI,這或許就是他想告訴同行晚輩和年輕人的話。他完全有資格和技術說這些並且做到。



     就像他的友人Dai所說:「TAIJI廣闊的音樂性和深度的Bassist,至今為止,在我所知的範圍內一個能相比也沒有,像他這種音樂上的天才。儘管我知道他的BASS影響過很多人,包括我在內,但沒有一個能達到他那樣的水準。」的確,這話說得很中肯,聽聽《音風》這張專輯、還有他在DTR以及流浪時期所做的曲子就明白了。很多人認為TAIJI只擅長重金屬、特別是X早期那種激進狂野搖滾,是狹隘的、也是片面的。因為他同樣還有這些全新意識流的音樂,淋漓盡致地體現著最純粹和原始的搖滾。

     除了《VOICELESS SCREAMING》外,另外大家也去聽聽《EMPTY ROOM》和《RAIN SONG》這兩首曲子,完美詮釋著流浪者的模樣,有一種美國西部浪子的風格。失意落魄的人生,行走著卻又充斥著阻礙的現實世界。這幾首歌曲非常典型。另外也有溫柔抒情的木吉他曲,比如《音風》專輯裡就有一首《the small song》,還有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為hide寫的鎮魂曲《dear friend》。相信聽過的朋友都會為他超絕的樂感所折服,廣闊的音樂性指的就是這些,任何不同風格的東西,TAIJI都能完美表達。



     HEATH剛加入X JAPAN時曾說過:「我怎麼都不相信那首《Voiceless Screaming》會是他所做的曲,因為那種風格的曲子和他這個人的本身,感覺實在是相差得太遠了,一直以為他是地下狂放搖滾的代表。」YOSHIKI也曾說:「TAIJI對音樂的判斷極其準確,在X時期,他就是我音樂上的老師,隨時觀察發現並找出我所做的曲子存在的問題,誠然,沒有他,X的許多名曲將失去色彩。他的BASS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是十分必要的,這就是我當初迷戀上並邀請他加入X的原因,這傢伙,簡直就是為音樂而生的天才。」

     說起X,地下時期直至出道的那些年,絕大多數的作品,編曲者是hide與TAIJI,使得早期X的作品帶有明顯的攻擊性與重金屬風格,他二人功不可沒。實際上,後來TAIJI退出,hide就明顯減少了參與編曲的工作,大概因為是失去了志同道合的夥伴吧!再者,團長YOSHIKI拼命的追求古典抒情搖滾的路線,做出來的作品, 雖然同樣值得稱讚,但逐漸的,整個樂團的曲風改變了太多,完全可以說截然不同了。TAIJI曾經說過:「在樂團裡、在所做的曲子內加入搖滾的味道,是我的任務。」 所以大家可以理解,以TAIJI的退出為分界線,前後兩個時期的X,曲風差別之大的原因。



     印象裡,提起X的作曲便會首先想到YOSHIKI,實際上其他團員也做了不少名曲。就TAIJI而言,被評論為“表現出男子漢剛毅奮鬥的一面,他所做的曲子大多讓人留下豪放狂野的形象”。以空心吉他為主題的真正名曲《Voiceless Screaming》,被某重金屬雜誌評為日本版的《stairway to heaven》。的確,試聽比較過後,這兩首都被譽為極品神曲的作品,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個人認為X所有名曲中,沒有哪一首的意義能與之相比,能做到這種程度,兩把簡簡單單的空心吉他,演繹出了超越國籍、性別、種族、意識形態不同的力量。

     在TAIJI被解僱的同時,X實際上也失去了這個偉大的BASS音樂家、搖滾世界裡頂尖的編曲者。

     永遠的牛仔帽,瀟灑的皮衣,隨意披散著一頭金黃的長髮,帶著冷酷的墨鏡,騎著機車狂野的奔馳在深夜大街上,手握多年形影相隨的愛將KILLER BASS,始終桀驁不馴持續戰鬥的,最強的搖滾人,就是你,我們心中偉大的貝斯音樂家。 願你在天國繼續完成自己的搖滾之路。


     祈願冥福。





原作 SUBARU20

轉自
http://tieba.baidu.com/p/1275294227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