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3日 星期一

2012年4月23日 星期一

【轉貼】奮力奔向死亡的人——YOSHIKI


作者:蘇西坡







     近日瘋狂沉迷在YOSHIKI的傳記中,難以自拔。讀著讀著,忽然聯想到另一個日本人——太宰治。



     他們都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有敏銳纖細的感情,和卓越的才華。這樣的人,常常知人所不知,察人所未察。他們的熱情特別深刻,而痛苦特別銳利。或者說,他們的熱情和痛苦經常並存,擁抱生命卻輕蔑現世的同時,他們恣意揮灑才情,並且不顧一切的向遠方狂奔而去。



     奔去的方向,只有死亡。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YOSHIKI的外貌如此俊美,才藝如此多方,你不禁懷疑上帝造人時的偏執。年少時,他學琴、學柔道、打鼓、讀書、翹課、游蕩、打架、飆車,無不頂尖。年輕時,他組樂團、寫歌、編曲、製作包裝唱片、廣告行銷、開演唱會、當製作人、領導唱片公司、掌管財務、打理雜事、出點子飆創意、提攜後進.....事事親力而為,如三頭六臂,操勞如此。



     可你看看他在舞台上的風采,看看他的笑容,看他擊鼓時的恣意奔放,如瀑布傾瀉~如巨浪洶湧。再聽他彈琴時的溫柔婉轉,如小河淌水~如珠玉落盤。怎不叫人心碎?怎不令人瘋狂?古人用『風流』形容才貌氣質兼具的文人雅士,YOSHIKI真是天生風流人物,渾身上下,一頻一笑,真是......啊~我可以這麼說嗎?真是尤物啊(我要被他的歌迷打死了)



     我們常在新人結婚時的賀詞中用『郎才女貌』一詞,而YOSHIKI具備二者,他才貌雙全而且傑出,他同時具有男性的威猛剛毅,和女性的溫婉嬌媚。他打架時狂暴如雄獅,他落淚時脆弱似櫻花,他的笑容燦爛如春日朝陽,他的身形體格漂亮到近乎完美。



     我們是如此平凡...

     我們嚮往財富;他揮霍財富

     我們嚮往美貌;他顧盼生姿

     我們嚮往才華;他聰慧又富膽識

     我們嚮往青春;他青春永駐(有人說 :  這個男人是塗了防腐劑嗎?)



     他青春永駐,不代表他的外貌永遠不老(雖然他真的越來越漂亮——你很難想像,可以用漂亮一詞形容一個真正的男人)而是他的熱情、他的活力、他的能量,如此源源不絕。



     我們是如此平凡,總是渴望破壞卑微的生活、渴望突破現狀,不顧一切奮力向前。YOSHIKI從兒時至今,一直在突破社會價值觀的高牆,有形的和無形的、內心的和外在的、過去的現今的未來的.. 他打破成規,創新後,再突破,再創新,他的內心有永無休止的渴望。那渴望是什麼呢?當然不是世俗的青春美貌名利財富(這些他幾乎生來具有),而是生而為人的最大難題——我為什麼活著?



     摯愛的父親在他十歲那一年自殺身亡。從此,他必須一直與內心渴望追隨父親而去的力量作戰。他打架飆車鬼混——直到遇見搖滾樂,終於找到發洩所有焦慮狂亂心緒的目標。他開始用心彈琴認真學鼓(他是自學的),高中和朋友組團作曲開始表演。然後,日本有了X,世人有了X,我們有了YOSHIKI!



     YOSHIKI雖才華洋溢且能力過人,但情感豐沛性情純真。他常說:「X不是YOSHIKI的X,YOSHIKI是X的YOSHIKI」我想 ,所有的人都會同意——X就是YOSHIKI、YOSHIKI就是X。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認,我對YOSHIKI本人的興趣,遠超過他的樂團。



     是的,他氣質出眾丰采迷人。是的,他渾身上下的音樂細胞與糾纏,矛盾的痛苦令人瘋狂。但是,我在書的開始不久就愛上他了——國中時,他堅持不因長髮向師長道歉,被訓導處的老師粗暴的押著剃光頭髮。後來頭髮一長出來他就用藥水染色,訓導處就再抓他去剃頭。他再留、再染、再被剃、再染,始終不屈服。



     他用性命反抗權威  

     他用性命飆車

     他用性命打鼓

     他拼命的態度,如同奮力歡快的奔向死亡



     如今的YOSHIKI,是交游廣闊的國際知名音樂人。他剪短了長髮,有禮的與人握手、微笑,出席公益活動以及盛大典禮。可是我更喜歡那個在千葉館山橫衝直撞的少年,那個完全沒有社會化的佳樹。看到他成名後扮女裝的姣好照片,我大笑——沒錯!這是他!他用各種方法反抗社會成見,也反抗自己內心的騷動,這就是YOSHIKI——



     風流倜儻的花容月貌下,一身反骨!





原文出自:http://tw.myblog.yahoo.com/jw!jLAYAdSZFRLOPMq0IjTuFM4-/article?mid=309&prev=315&next=251&l=f&fid=15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