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轉載】YOSHIKI和TOSHI的童年時代


翻譯BY饅頭



【作為X的中心而存在的YOSHIKI和TOSHI兩個人】



    一個是用優雅致極的姿容彈著鋼琴,也能有力地狂擊著鼓的YOSHIKI;另一個是搖動著聳立金髮一邊吼唱的TOSHI。



     他們兩人的出身地是千葉縣館山市,從東京坐特快車兩小時就可以到了。YOSHIKI家到TOSHI家的距離,騎腳踏車大約十分鐘的路程。「從幼稚園的紫羅蘭組時代開始就是好朋友了。 」如同TOSHI本人說的,從幼稚園到高中兩人一直在一起。



     從他們的故鄉館山市作為起點,去接近他們隱藏在妝容下的素顏。







【安靜孩子】和【淘氣孩子】







     YOSHIKI,本名林佳樹。有一個弟弟。



     家裡是開和服店的,YOSHIKI小學的時候父親去世。由母親一手養大。



     「是無論怎樣都很安靜的孩子,從他媽媽那裡聽說他在學鋼琴。那孩子和周圍的孩子們雖然在同一間教室裡,但感覺他卻截然不同。 」(鄰居主婦· A女士)



     YOSHIKI很早就對音樂抱有興趣,從5歲的時候開始學鋼琴,小學的時候擁有了自己的鼓。和常來家裡玩的TOSHI一起像遊戲似的演奏玩樂。







     另一邊,TOSHI的本名是出山利三,出生於1965年10月10日。是兄弟三人中最小的孩子。在兩個哥哥的環境下長大。從小時候,就受哥哥的影響開始彈吉他。同時在身為鋼琴老師的媽媽影響下,對鋼琴也非常熟悉。



     雖然這樣,卻也是一個帶著巨人隊的帽子四處奔跑的調皮男孩。



     「TOSHI是個健康的少年喲!」這個是來自於館山市北條小學的同學B先生的證言。



     「他很明朗活潑,在同學中人緣超好呢。而且他的成績非常好。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也當了班長。還有,打掃偷懶的時候他就跑去音樂教室,鋼琴彈得很好喲。歌也唱得非常好,尤其最擅長演歌了。」(同學B先生)



     喜愛演歌的少年TOSHI第一次上舞台是小學四年級。在全校師生面前,演唱了十八番的二葉百合子的《岸壁之母》。還特地穿了和服,戴著假髮有點僵硬的樣子。還有,TOSHI非常地喜歡祭禮。高中時向老師請求【暫停一下練習】而想跑去祭禮,對著不同意讓他去的老師哭訴著「除了生命,祭禮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所以請讓我去吧。」就是這麼喜歡祭禮。







【不良足球少年】和【認真的棒球少年】



     兩個人最初組樂團是在初中一年級的時候。YOSHIKI擔任鼓手,TOSHI擔任吉他手。後來因為校內學生太多,部分學生轉學到新學校,樂團的成員就分散了,樂團活動也暫時中止。



     轉入新開的館山市第三中學的YOSHIKI和TOSHI,YOSHIKI加入了足球社。YOSHIKI本人的採訪中曾數次提到,自己的成績是TOP CLASS,絕對是認真的少年。那麼,真實的狀態是……。



     當時的玩伴C先生的證言「他是所謂的不良少年啦。不過和我們差不多,自覺是普通中學生而已。因為他頭腦很好,所以即使是不良也是有等級的。不是一般常識中的不良少年。沒有惹過警察的事件。(笑)話說…那個傢伙抽煙被老師看見要被剃成光頭,那個時候雖然反抗了,但是最後他還是被剃成光頭了啦。」







     從那個時候起,YOSHIKI就建立了自己的美學。另一方面,曾在小學的作文中寫“想成為職業棒球手”的TOSHI加入了棒球社。



     「DEYA cyo(TOSHI的暱稱)雖然入社很晚,但是因為運動神經發達,在先發成員的選拔中脫穎而出了。一直都是他激發著隊伍的鬥志呢。」同隊隊員D先生這麼回憶著。



     還有,當時的棒球社的教練也懷念地說著:「他肩膀很有力,是個很認真的好選手呢。總是全力以赴,特別是跑動的方式都是很認真的。而且,別的選手都用的是金屬球棒,只有這個孩子堅決使用木質球棒,很固執吧。」



     當然,在課業上TOSHI也非常認真。「升高中的考試之前,我,DEYA cyo還有另一個人,我們3個一直在課業上比賽。常常說“我昨天到幾點都還在努力K書呢”,真的是這樣和對方比賽。」(同學B先生)








 【X誕生】







     通過了入學考試,進入館山升學名校『千葉縣立安房高校』的YOSHIKI和TOSHI,迅速開始了真正的搖滾樂團活動。



    YOSHIKI,不是幹別的,而是個“時髦的不良少年”:成績優異卻又常打架,立刻成了出名的風雲人物。而加入排球社的TOSHI,頂著短髮一邊忍受著連日的訓練一邊努力著。即使過著截然不同生活的兩個人,樂團活動也總是在一起的。活動的場所先是體育館的舞台,然後也在縣內的比賽中上台表演了。



     高中二年級的時候,YOSHIKI提議說「暫且決定正式的樂團名稱吧。」於是樂團的名字變成了X。雖然是個臨時的名字,但是因為和別的樂團有著強烈的不同,周圍的人都稱讚「很好」,於是就變成了正式的名字,直到現在。



     高中三年級的時候在文化祭的舞台,聚集了周邊高校的全體師生,有這麼多的人集中,體育館都變得很擁擠。



     「感覺那天的歡呼聲還在耳邊一樣。那是第一次在幾千人面前演奏,非常熱烈呢。那時候想著『啊,我不能停下來了。』還有『站在人們面前的舞台上真是感覺非常好啊,真想去東京表演看看。』」(來自【X】ROCKIN' ON的TOSHI的發言)



     畢業後YOSHIKI和TOSHI兩個人決定前往東京,繼續去做樂團。TOSHI也是在那個時候第一次染了金髮。他懷念起那個時候「被東京的傢伙們刺激得一定要全力以赴呢。」(《JUNON》93年2月號)







【自己負擔舞台服飾的苦難時代】







     滿懷志氣而前往東京的兩個人,樂團活動還沒有踏上正軌。



     「X的成員頻繁變動。說是音樂性的差異也有,但是說來很可笑的是,也有因為“不是金髮”的原因。不知道為什麼有著“X的成員必須是金髮”這個不成文的規定,所以像我這樣黑髮的人就不行了」(音樂關係者)



     不知道為什麼YOSHIKI在和別人成為朋友之前,一定會和別人吵一架,然後才變成好朋友……。



     在酒席上有很多插曲,「YOSHIKI發狂將啤酒瓶一個個打碎」「涉谷的居酒屋有一段時間,見到金髮的人群上門會先問”沒有一個叫YOSHIKI的人吧”然後再放行入店。」「進行巡迴的時候,不准金色長髮的人進去消費的店增加了」等等這樣傳聞的事情,但是真相不明。



     「X的確有著恐怖的評價(笑)但是,YOSHIKI就算吵架,都有著讓人頗為仰慕的魅力。」說話的是從那個時候起就和X很熟悉的記者大島小美姊。「從第一次見到X的時候,直到現在都一直在思考著。首先有著視覺上的衝擊,然後音樂也有著朗朗上口的旋律,覺得X是在目前為止的HARD ROCK樂團中是最暢銷的吧。」



     但是,直到出道前X還是苦難不斷。雖然想要出唱片,但是無法獲得賞識。



     “想要更多人知道”抱著這個想法參加了電視節目的錄製。



     在節目中,X為中野一家新開的餐館做開幕演出。在快餐店門前噴火還有進行演奏。TOSHI在店內對著顧客喊的樣子,還有主持人會打著拍子大笑,這些都是被抗議過的。沒有地方出唱片的X勉強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然後發行了自己的唱片。



     「最初發行唱片的時候連封面都是自己做的,幾乎什麼都是自己去做的。即使再辛苦,他們還是有著“我們自己來做”的強烈意識。」(大島小美)



     那個時候,朝向大阪做巡迴的他們,用僅有的錢去做了貼紙。貼紙和樂器一起放在後面的卡車裡。在高速公路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卡車的後門開了,貼紙被風吹走。焦急的成員們急忙停下車,在路上慎重地一張張地撿著貼紙。所剩無幾的貼紙上有很多都被車輪弄髒了。但是,他們就一張一張地檢查【這張還能用】【這張完蛋了】,就這樣把能用的挑出來。



     這就是沒有金錢的時代。連衣服都是自己做的。在東急手創館買皮革,打上鉚釘,做出HARD ROCK風格的上衣。在LIVE結束之後,脫下衣服,身上都是鉚釘磨出來的傷。就這樣辛苦堆積著,終於要踏上正軌的X,不知為何遭遇了成員退團的事件。那是1986年的事情。



     那個時候,YOSHIKI第一次吐露了洩氣的話「停止吧」。



     「但是,說不定是我們的方法錯了」TOSHI就這樣激勵著YOSHIKI。



     TOSHI這樣說著兩個人的關係「很少有平常人應該有的問題。覺得他真是個很好的傢伙。但是非要用什麼詞語來形容的話,所有詞都不適合。特別是X的成員之間的關係真的是無法用任何詞語來形容的。“朋友”啊“友情”啊“親友”啊之類的全部不適合,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和我們的關係相提並論。」(【X】Rockin' on刊)







【X JAPAN 朝向世界!】







     但是,不久之後就到了他們展翅高飛的時刻。



     覺得“X很強”而在LIVE HOUSE中聚集的死忠FANS越來越多。然後,在1989年4月21日發售的正式專輯【BLUE BLOOD】在公信榜上初登場成為第六位。



     1989年11月22日在涉谷公會堂的LIVE之後,YOSHIKI因為【過勞性神經循環無力症】倒下。巡演取消。



     半年後復活。並在1992年1月在東京巨蛋舉行公演,成為第一位在此連開3日的藝人。在這之後,活動暫時休止。8月23日,以【X JAPAN】之名決定在全美出道。1993年的秋天,活動再開。



     「當年去喝酒時,DEYA cyo說著【一定要出道】的時候,我沒有在意。但是,真的覺得這是應該的。在KTV聽的時候,再次覺得“好厲害!”雖然DEYA cyo已經因為職業化而變得富有,但還是覺得很高興。」(同學B先生)



     成名後,TOSHI也沒有變。還是和館山的朋友們有著緊密的聯繫。去年的初中同學會也收到了來自TOSHI的訊息”因為工作不能前來“。



     YOSHIKI也變裝訪問過館山的朋友家。「大約3年前,那個傢伙,戴著假髮變裝,來到我這裡。因為覺得金髮實在太惹人注目了。他很低調,戴著普通的短假髮。」(玩伴C先生)



     素顏的兩個人,說不定是非常害羞的呢。





http://tieba.baidu.com/p/676379157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