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轉載】YOSHIKI的名言集


「やってやれないことはない。やらずにできるはずがない」 

“只要去做,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也沒有不去做就成功的事情。”



     YOSHIKI的解釋:不管怎樣,絕不可以首先就想這個我做不到。因為不去做而說做不到是非常可笑的。也許可能,從這個窗口飛出去而不會掉下來,在天空中飛翔。不去做的話,就不會知道。一開始就抵制它,這種想法是錯的。這會限制你的思想。







 「たがが努力じゃないですか。努力すればできるんですよ。じゃあ、努力すればい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不是在拼命的努力嗎?努力的話,就會成功。那麼,努力去做的話,不是很好嗎?”



     YOSHIKI的解釋:對鼓、英語和公司經營都有著強烈的學習慾望,而以努力的態度對待著。但是作曲,只有這一樣,再努力,也沒有辦法。其他的,比如英語和打鼓,只要你努力了,就會變的出色。所以,拼命努力吧! 







「本當に素晴らしいものならば、國境、人種、時代、性別、世代……全ての壁を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と想う。」 

“說到真正珍貴的東西,我想是能打破國家、人種、時代、性別、世代……這些所有的牆壁。”



     YOSHIKI的解釋:完全體現我的想法原則的話。這個想法是支持我成為“YOSHIKI”的一個根本邏輯。換句話說,這是支持我的信仰。打個比方,就好像是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中“唯一存在的真神”一樣的東西。相信可以打破所有的牆壁,就好像,不論有多苦,我相信自己的旋律是永遠,永遠珍貴稀少的存在,存在下去,並可以持續創作。







 「何十年の平凡な毎日よりも1日でも1時間でもいいから圧縮された密度の濃い時を過ごしたい」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與其過幾十年平凡的生活,我還是想過一日甚至一小時,轟轟烈烈的生活。”
 



     YOSHIKI的解釋:激烈高速的生活。雖然認為非常完全意義的時間也是需要的,但是非常討厭不徹底的無意義的時間。 







「安定が嫌い。」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討厭安定。”



     YOSHIKI的解釋: 不管怎樣,我討厭不能一直一直向上。不願看見自己掉下來。一個月中掉下來一天,或是一天中掉下來一個小時,這個是可以的。但是還是認為剩下的29天,或是23個小時,還是要不停做向上的事。







「俺は本當に気合いが入ってるんですよ」 (市川哲史著「ART OF LIFE」92年刊より) 

“我是真的全力以赴啊。” 



     YOSHIKI的解釋: 膽小的人和弱小的人不是用全副盔甲來裝飾自己的身心嗎?這是因為內心有不安的緣故吧。當然,我自己也有這樣的地方。有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勇敢的人,想起來,還真沒有什麼令我害怕卻步的事。







 「本當に素晴らしいメロディの永遠を信じる」 

“我相信有永遠不會褪色的完美的音樂。” 



     YOSHIKI的解釋: 像巴哈、貝多芬和莫扎特的曲子,經過200年,現在依然被聆聽著。這真的是可以做到的事情啊。真的是非常完美,我想再過100年,200年,還是會被繼續聆聽吧。







「音楽に國境はない」 

“音樂無國界。”





「音楽って音なんです。ただ鳴っている音なんです。そこには何の制約も決まり事もいらないんです」

 “音樂就是聲音。就只是可以發出聲音的音。這個是沒有任何約定成俗被限制的事情。”



     YOSHIKI的解釋:況且音樂有各個流派不是也很好嗎?我是什麼都聽的。古典、搖滾、龐克、爵士、等等等等,不管是什麼流派,只要是喜歡,就會用心去聆聽感受。雖然不是沒有原則的什麼都喜歡,可是這樣不也不錯嗎?我只喜歡音樂這一樣東西啊。







 「誰に何と言われても妥協したくない」 

“不管是誰說的什麼話,我都絕不會妥協。” 



     YOSHIKI的解釋:錄音時因無法有一點妥協而無限的延長錄音時間。我是那種在最後的100個小時裡,誰都不能理解一遍一遍的錄有什麼區別,但即使這樣,還會全力去試著做的人。







「これだけやったんだから???雲々なんて一切ない」 

“因為只做這個,所以其它的等等等等,什麼都沒有。”



     YOSHIKI的解釋:為了這個目標,努力,再努力……我自己認為這樣很好。 







「音楽は人生のすべてです」 (月刊カドカワ92年1月號)

 “音樂是我人生的全部。” 



     YOSHIKI的解釋: 我所有的想法都是以音樂為出發點的。如果可以全身心的做音樂的話,其他什麼我都不想去做。







「ただ、破壊してるんじゃないんです、創造の為に、破壊するんです」 

 “破壞是為了創造、而不是破壞本身。” 


     YOSHIKI解釋說:嘿嘿,偶爾也會做一些無意義的破壞啦(笑)之所以破壞是因為它們都是障礙啊。妨礙到了創造新東西,我要打破陳舊的觀念再創造。 



「本當にやろうと思ったら挫折なんてありえないその人の人生に死という幕が下りるまで」 

 “一旦下定決心去做一件事,挫折是不可能讓這個人的人生落下死亡幃幕的。”


 


「狂ってしまったとしても、それはそれでいいんじゃないかと」 

“即使是發瘋、也可以是另一種好事。”


     YOSHIKI解釋說:想要溺水來看看。就算是發瘋,也未必不是好事。什麼事都逃避的話,是不會有任何進展的。逃避還會衍生撒謊。


 


「きっとね、精神力さえあれば大丈夫なんだよ」 

 “只要有精神力量就一定沒問題。”


     YOSHIKI解釋說:(由於從事創作和超負荷打鼓而搞壞了身體)全部都是想像的世界啊。光是靠肉體支撐太辛苦了,跟不上。


 


「愛するだけ愛して、それでいい。」 (「SHOX'X」97年3月號yoshiki interview(P39)星子氏關於戀愛觀的問題) 

 “愛我所愛、那就行了。”


     YOSHIKI解釋說:因為不是人云亦云的性格,所以只愛自己所愛。對待音樂也是這樣的。錄音的話也會全力以赴做到最好而不會人云亦云。愛我所愛,那就行了。







    「100マイル先でゆがんでいた夢が

 今はっきり見える

 モノクロームの混乱に包まれていた心が

 今は鮮やかに透き通る

 人が人を愛すように

 僕は音楽を愛している

 そんな簡単なことが解らなくて

 僕は何年も苦しんだ

 人は純粋になろうとしても

 純粋にはなれない

 純粋という色に近づこうとしても

 心と言葉の距離には白と黒の溝が生まれる

 なぜなら・・・

 誰もが透き通る心のままで生きてきたはず

 きっと・・・そのままでいい・・・

 例え傷が赤く染まっても

 悲しみの夜が青色を帯びても

 僕の貴方(音楽)への想いは

 いつも透き通っている

 僕は貴方(音楽)を愛している

 だから・・・

 どんなことにも耐えられる

 どんなことにも・・・

 100マイル先でゆがんでいた夢が

 今ははっきり見える

 僕はこのまま夢を追う・・・・・・」



 “   我現在可以清楚的看到,在100單位前的歪曲的夢,被單色的混亂包裹的心,現在卻可以透徹的看穿。

      就像人愛著人一樣​​,我愛著音樂。這麼簡單的事情不明白,我沒有明白,苦惱了那許多年。

      人想變得純粹,但是,已經不能習慣純粹。

      就是想接近純粹這種顏色, 但是,在心和語言的距離中會產生黑與白。

      任何人在剛出生的時候,都有一顆純潔的透明的心,但一定會被染上顏色。

      比如受傷會變成紅色,悲傷會成為藍色。

      但我對我的愛(音樂)的思念,將永遠是純淨的透明色。

      我愛你(音樂),所以我可以為你忍受任何事情,我就這樣追逐著我的夢想。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