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轉載】《X JAPANの謎》第一章 —— X JAPAN的現在與未來






《X JAPANの謎》



THE MISTERY OF THE GROUP X‐JAPAN その「過去」「現在」「未来」。YOSHIKIとTOSHIはどこへ行くのか。

1997/8/25出版   158 頁



     前言



     X JAPAN於1989年出道以來,在極短的時間裡就得到了全國性的高人氣,專輯一發表,就衝破了不管是作為銷售商,還是硬派搖滾樂團都為之驚嘆的百萬枚的銷量。從出道後用最短時間發展到在武道館公演,並為首次日本人團隊在TOKYODOME三夜連續演出,更有被稱為驚嘆中的驚嘆——在國營電視節目 《紅白歌合戰中》出場,而且在僅僅八年之間就有數次。然而,創造了這些神話的X JAPAN,卻以1997年跨年夜的《THE LAST LIVE》閃電般的突然解散告終。



     “非全,則空”“非生,則死”,X JAPAN一直體現著這種思想生存過來,一解散,也就意味著希望了斷了這一切。然而這也成為了不可思議的“傳說”,解散公告發表後,再發售單曲《FOREVER LOVE》,和古典樂界造詣深厚的YOSHIKI所創作的X JAPAN的敘事聲樂曲,僅僅收集了這兩曲的專輯——《BALLAD COLLECTION》,在解散公演後,依然銷售長紅。



     然後,是當初並沒有單曲發售預定的最後的一曲:《THE LAST SONG》,也因為歌迷們的熱切希望,同時添加的LIVE映像、歌曲目錄分類表單等等,製作成CD-EXTRA盤,外加超過三十分鐘長度的大作《Art of life》的珍貴現場版,於3月18日再發售。之後,各成員在開始單獨活動之時,5月2日早上8點52分,約一周前剛從洛杉磯錄音室回國的hide,在33歲的年輕時節急逝。X JAPAN的謎和傳說也變得更加深不可測。
 







 第一章 —— X JAPAN的現在與未來 



     解散,然後再見,hide 



     hide,松本秀人的通夜儀式在5月4日,於東京築地本願寺舉行。有包括親屬,關係者等兩百人到場。原X JAPAN的成員當然也軀身到場。YOSHIKI和TOSHI是在解散後,初次再碰面。然後是PATA,HEATH。後輩LUNASEA的RYUICHI,SUGIZO也到場,但是始終都沒有抬起頭過。



     “曾多少次,多少次地想喚醒他來,但他卻無聲長眠著……”致上追悼發言的YOSHIKI,聲音沒辦法繼續下去。被墨鏡掩藏的YOSHIKI雙眼溢出了淚水,順著臉頰落下。在用手帕捂上眉頭的瞬間,YOSHIKI轉過身子背對著媒體席。從下午6點40分開始,十分鐘左右的短致辭,YOSHIKI全身黑西裝,站到了準備在築地本願寺南門的麥克風前,面對報導媒體約百餘人的陣席,取出一張紙,像是要把一字一詞都咬住似的念了起來。



     請讓我們介紹一下那段追悼發言吧。



     『這次突然聽到他的死訊,我非常震驚,到現在感覺上都還是無法相信。現在hide以非常美麗的容顏睡著了,雖然不斷的想要把他叫起來 ,但是他一直睡著.......  hide在X JAPAN也是可以最冷靜的考慮各種事情的人,對於身為團長卻急性子又衝動的我,常常都可以給我確實的有幫助的建議。』



     『當然他在各式各樣的壓力之中他也是會有他自己迷惘的時候,但是他都會打電話給我。不論是關於樂團的事,或是人生的事,或是歌迷的事,什麼事都可以彼此討論。有時候像哥哥一般,有時候又像弟弟一樣。又,歌迷說的話和感覺,一直都是他向我轉達。 』



     『無法很詳盡的用言語描述,但是他真的是一個很理性很冷靜思考的人。偶爾在喝酒的時候會互相吵架,但是第二天,他一定會跑來說「YOSHIKI,昨天我做了什麼啊?抱歉啦,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這類的話。』



     『但是這次他什麼都沒說,就這樣永遠睡著了。 歌迷也是、他的朋友也是、大家都覺得很混亂。但是,我自己也沒辦法用言語描述這種悲傷的心情。我們在這種狀況之下,也只得不得不努力的接受現實。』



     『以他的父母為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現在大家都很努力(的活著),X JAPAN的團員們也非常努力。所以,也請歌迷們要好好努力,對於一直支持我們、鼓勵我們的hide,現在在我們和所有的歌迷的力量之下好好的送他走吧!請以溫暖的心守護著他的長眠。』



     X JAPAN團長YOSHIKI追悼文的最後以《X JAPAN團長YOSHIKI》結尾,一定也是因為YOSHIKI想告訴我們,就算是解散,樂團成員們的羈絆也將是永恆的吧。在7日的告別式上,YOSHIKI彈起鋼琴,TOSHI演唱了《Forever Love》,在播放著hide演唱的《GOODBYE》之中,催人淚下的出棺式開始了。



     在7日告別式當天就有4名FANS自殺。hide的死,令人想起X JAPAN的解散,到底是為何?是YOSHIKI身體的界限?是作為音樂人的末路?還是YOSHIKI病態般的完美主義沒能進行下去?或者是進行單獨SOLO活動的活躍化引起了其他成員的不和?當然,在這之外也一定有各種各樣的理由。



     圍繞著X JAPAN的所有的傳說,我們希望利用音樂相關者所透露的、相當有限的的情報,得以解答。









     YOSHIKI和TOSHI兩人單獨談話的TOKYODOME休息室



     1996年12月30和31日,兩天連續舉行的TOKYO DOME演唱會上,在充滿戲劇性場景的X JAPAN歷史上,也算得上是最感人的一頁了。在這九個月之前,YOSHIKI曾在名古屋倒下了。因為還在巡迴演出行程進行到剛好一半的地方,還沒等到福岡DOME、橫濱Arena等行程,就統統取消掉了。



     “今天,能看見X-JAPAN嗎?”第一天的30日是《復活之日》。第二天的31日是《無謀之日》。能將寫著這個標題的入場券拿在手上的幸運人們,大家都是盡力抑制著狂熱跳動的心,走向TOKYODOME的吧!



     演出當天,X JAPAN的5名成員都是各自來到會場,再分別到自己的休息室。從前還在小場地演出的日子,5個人都是一起行動的,住在同一個旅館,整天也總是面對面度過的。但是X JAPAN發展到現在這麼龐大,成員各自有了SOLO活動的情況下,連經紀人和樂器擔當的Rorde也有各自要處理的事,即使說大家都成了SOLO音樂人也不為過了。常常舞台預設完備,樂器調音也結束之後,在開場幾小時之前的彩排才會在會場碰面。



     這天的碰面,也是彩排時的事了。按照YOSHIKI決定的歌單,一首一首精細的開始演奏調音。舞台周圍,圍著的是一臉擔心的工作人員們。燈光人員照實際演出打燈確認效果,音響人員則確認舞台中央的鼓是否還有音場死角。一般的搖滾樂團的話,大多在這時已經是成員們各自開始演奏,並且開始用很高的集中力在調整出場情緒了。



     但是X卻是:成員大家都拿著樂器,只花能奏出聲音的最低限度去準備而已。吉他、貝斯、鼓手、主唱,在各自的部分都完美構築起樂曲,成員也都將自己的部分照著樂譜掌握透了。當然,YOSHIKI的身體也是有個極限的。TOSHI的聲音要唱出那個高音來,充其量一天也就能持續兩個小時左右。對於要將體力、精神消耗到極限臨界點的演唱會來說,也沒有去逐一排練的理由。



     這天也沒有站在大舞台上排練的氣氛,平平淡淡的就結束了。



     成員們回到休息室,在演唱會開始之前看看雜誌、樂器的最終確認等等,漸漸把情緒準備起來。就在那個時候,發生了一件TOKYO DOME後台僵持的事情。YOSHIKI把TOSHI叫到了自己的休息室。然後,被YOSHIKI命令把傳話到TOSHI休息室去的那個工作人員、聽到這句傳話的TOSHI、還有TOSHI的經紀人、相關人員、親友們……都一臉驚訝,朝YOSHIKI休息室走去的TOSHI的那種緊張感,瞬間傳到了周圍的所有人的臉上。









     要在今天結束嗎?茫然呆立著的相關人員們



     從TOSHI進到YOSHIKI的休息室二十幾分鐘過去了。



     緊閉的門後,到底怎麼了呢?樂團團長和主唱兩人的單獨談話。要是一般樂團的話,這倒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但是X JAPAN的情況則不同。正如我們所知道的,所謂X JAPAN,就是以YOSHIKI的絕對領導而存在的樂團。從作詞作曲,然後到專輯封面、到發售後的行銷策略、演唱會日程……在X JAPAN名下所發生的一切的事情,就是YOSHIKI來決定的事情。YOSHIKI在X JAPAN裡就是神的存在。



     從X JAPAN的歷史開始以來,在久違的大會場演唱會開演前突然密談。越是接觸X JAPAN得越久的人就越是知道這種事情的重大性。不知不覺。緊張感蔓延了整個後台,成員們各自的經紀人、錄音的相關人員、承辦者、在場所有的人都嘎然沉默的凝固了。開演時間一點一點的緊逼,YOSHIKI休息室的門卻久久未開。時間越是等得久,在場的人胸中的凝重就越是開始傳染蔓延。



     “解散?”   



     就在這個過於異例的團體中的STAFF們都開始作好這個覺悟的時候,YOSHIKI休息室的門開了。 TOSHI走了出來。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會太激動的TOSHI,表情也浮現出了相當的緊張感。到底在裡面有過怎樣的一番談話?雖然誰都迫切的想知道,但是誰也不敢開口問。察覺到周圍緊張氣氛的TOSHI,在回到自己的休息室途中,對著周圍微笑了一下,這才一下子緩和了緊張的空氣。



     YOSHIKI休息室的門在TOSHI出來之後再一次緊緊的關上了。TOSHI也似乎出了什麼事一樣,都沒有和任何人說話,好像沒發生過事的準備著而已。YOSHIKI和TOSHI之外,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說了什麼。



     就這樣,一直到演唱會開演的時間來臨。聽說,相關人員大多在猜想,在演唱會中會不會有什麼爆炸性的發言。但是,到最後都沒有進行任何發言。戲劇性的演唱會和往常一樣,成員們盡心盡力地演出著,直到最後一場演出。然後舉行了一個比平時都要熱鬧的慶功宴,成員們就各自回住處去了。



     然而,那次兩個人的對話已經過去了半年了。直到這次開始寫這本書,我們最想知道的,就是那時YOSHIKI和TOSHI的對話內容。透過了多方面的取材,盡了全力試著去從相關人員那裡問出些線索來,但是卻沒透露給我們半點情報。



     雖然絕大多數的相關人員都很在意,但是關於內容卻無人所知。因為是很反常的事件,在當時應該是相當重要的談話吧。但是內容卻誰也不知道,除了YOSHIKI和TOSHI兩個人。









     YOSHIKI在五年間為何將活動據點搬到了LA?



     那我們開始對這五年的分析。



     首先從YOSHIKI開始。他轉移到LA,最短都要半年才回日本一次。從那開始的五年。不管是商業活動還是音樂創作都全部在LA進行,回日本來也只是演唱會出場和唱片行銷而已。X JAPAN的所有重要活動都是在LA進行的。



     在音樂媒體圈裡,已經將X JAPAN當作國外音樂人對待,他們到日本來的活動有時候甚至被稱作“訪日”活動。YOSHIKI對這種說法也沒有表示異議。移轉LA,最早要從1992年,X JAPAN和《WARNER MUSIC Interation(MMG)》簽下唱片約的時候說起。在那之前,X JAPAN的簽約對象一直是《SONY MUSIC Entertainment》。



     從名字我們已經能知道,《WARNER》是國外的公司,《SONY》是日本本地的公司。和《SONY》完約的時候,YOSHIKI首先考慮的是進軍海外。1989年和《SONY》簽下契約之後的三年間,對X JAPAN來說,是往日本搖滾界領袖地位攀登的時期。他們在這期間發行了兩張專輯,兩張銷量都突破了百萬大關。並在1991年出場了《紅白歌合戰》,在一夜之間成長為全民認可的日本最大搖滾樂團。在一夜之間日本制霸後,接著就是簽新合約的時期。YOSHIKI抓住了X JAPAN進軍海外的絕佳時機。



     對日本搖滾樂團來說,能取得海外的市場就可說是最終極的目標了。YOSHIKI潛在的強大野心和挑戰精神使他抬頭遠望,最後,選定了擁有強勁海外關係網的《WARNER MUSIC Interation(MMG)》。當然,那時也有數家日本唱片公司提出了很好的簽約條件。



     但是,一想到把進軍海外做為第一目的,對X JAPAN來說,就非華納莫屬了。進軍海外,字面上看起來簡單,但是這對日本音樂人來說,卻是我們連想像都想像不到的艱辛歷程。



     在過去,單身渡洋到海外,成為了外國知名樂團成員的日本人倒確實存在。例如70年代,就有日本的貝斯手加入英國FREE搖滾樂團的先例。在最近,同樣在英國,人氣搖滾樂團Simply Red也吸收了一個日本人鼓手。雖然在日本並非很有人氣的Simply Red,在英國和歐洲的人氣可是相當了得的。如今,他們在只有英國國家級資深樂團Rolling Stones等級才能完售的Uembri運動場舉辦了演唱會,而且觀眾比Stones還要多。當然,在那場演唱會中擔任鼓手的就是日本人的鼓手。以他來作為成功範例,就已經相當足夠了吧。



     但是,由日本人作詞作曲、演奏、演唱的團體性成功的先例,只有Loudness。YOSHIKI在和華納簽下合約之際,也相當清楚那種重大性。即使如此,YOSHIKI還是選擇了去衝擊海外,去走那條長滿荊棘的道路,而非守著在日本的領袖位置繼續活動。就是在那時,將一直使用著、僅以一個字母〝X〞為名的團名改為了現在的〝X JAPAN〞。



     YOSHIKI在簽下合約的時候,到底在考慮什麼呢?只要成功,將會成為舉世英雄。但是,如果失敗……就算是要去破壞自己的身體,也要守護那種絕對性,幾乎病態的完美主義者:YOSHIKI,為了成功進軍海外,不假思索地選擇了移居到LA。









     YOSHIKI住的LA是個怎樣的地方?



     LA,也就是洛杉磯。位於美國西海岸,加勒福尼亞州的這個地區,以氣候溫暖適宜居住而為人們所知。位置和東海岸的紐約相水平,也是美國的中心都市。紐約季節溫差劇烈,夏天酷熱,冬天大量的降雪,降至零度以下也毫不為奇。



     對日本人來說,是個異常嚴峻的環境,也是出名的治安不好。但是和紐約比起來,LA倒是在人們印象中比較好的一類。像是轉播洛杉磯道奇隊野茂英雄的比賽時,場內球迷明朗的笑容,也提升了LA在人們印象中的好感。



     但是,日本人如果真到LA走一趟,實際和印象之差便會不由得“啊!?”的叫出聲來。首先,治安惡劣。現在盜竊殺人犯罪的數量,在數年前就超過了紐約,在美國成為了有決定性犯罪數量“優勢”的榜首。移民大量湧入,非法偷渡人口也不在少數。其中也有許多夢想在美國取得成功,但是一天天失去忍耐和信心,敗下陣來的人。天氣倒確實是晴天的日子較多,但也常常因為密集的交通廢氣而弄得全城陰霾。LA的實際景象,是和我們的印象甚難聯繫的。



     但是選了LA的YOSHIKI,則是因為那裡是全世界音樂商業中心地。全球型的國際唱片公司總部大多集中在LA,為此而設立的錄音室也非常多。為追求機遇和刺激的音樂人們有多數都盼望能居住在LA發展,沒錢的新人則轉移到貧民街稍微簡陋的租屋。成功人士便在高級住宅區建豪宅。



     80年代後半,從這個地方橫空出現,在一夜之間名震世界的Guns N' Roses,大家都知道吧!成員絕大多數是生長於LA,Guns N' Roses正是在唱著LA的本色。歌詞中既讓人們劃清黑人、白人、西班牙人的種族界線、相互歧視的歌詞,也有犯罪、毒品和死亡,他們正是這樣唱著LA的真實樣子。



     當時YOSHIKI就是美國的無名新人,破例選擇了LA為進軍地。YOSHIKI在紐約洛克斐勒中心進行簽約發表記者會後,和成員們一同乘專機抵達LA。之後,他包下了能容納兩萬人入場的Length Beach Arena大會場,並進行了宣傳用的錄影。還和搖滾樂團——QUEEN的鼓手:Roger Taylor一起耗資數千萬製作費拍攝了宣傳影片。僅僅這樣,就能夠讓美國人大叫“Crazy!”了。



     實際上在不久之後,LA的多數音樂記者就給X JAPAN蓋上了〝執坳〞的印章。接著又發生了一件驚動美國音樂記者的事。他們竟然把錄音用的錄音室買下來。錄音室名稱是《One On One Studio》。不光是剛才提到Guns N' Roses,而且也是鞭擊金屬權威團Metallica的愛用工作室。收購費用據說超過兩億,YOSHIKI如此大手筆的行為,也體現了他進軍海外的堅定決心。事到如今,YOSHIKI已經算是一腳跨進再也回不到日本的狀況了。



     真是令人恐懼的決心。



     YOSHIKI在LA的生活,也就像是X JAPAN的演唱會,突然不留後路的攻擊再開一樣。







     YOSHIKI在LA最先所做的事情是?



     雖然一句進軍美國已經說出口,做出好的音樂,也不一定非要賣得好來作為保證。借間房子,就開始在LA生活的YOSHIKI,也充分感覺到了這件事。



     就是要在美國、在全世界成功。



     為了這個目標,最少得滿足兩件事。首先,是能創作優秀音樂作品的藝術家才能。然後,是能將好音樂亮眼行銷的的經營者才能。在美國、在全世界要成功,這是兩點最低要求的必要條件。但是,僅僅有這兩點也當然是行不通的。還需要好運氣。雖然稱為運氣,但也是滿足上述兩點條件後的事。



     YOSHIKI對X JAPAN的曲子有著絕對信心。的確,像X JAPAN這樣,歌曲有著相當高的音樂性,同時也有獨特個性的搖滾樂團,翻遍世界也不是那麼簡單就找得出來的。YOSHIKI的自信絕對不是自大。要成功的第一條件:作為優秀藝術家的才能,已經通過。



     那第二條件又怎樣呢?作為經營者的才能,不管怎麼說,這始終是經驗優先的才能吧。要是沒有經驗的話,那在這點就很難達成。



     音樂藝術家,只要對將靈感孕育成音符的挑戰不斷努力,任何毫無經驗的人也沒有問題。但是經營者要熟知市場,並要有充分經驗為前提。若是挑戰國際市場話,那更是需要堅強的人脈關係。在所知的過去,成功的搖滾樂團都必定有一個優秀的經紀人。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Beatles的Brian Epstein了吧。他才是將Beatles創作的音樂傳到了全世界的功臣。在Beatles的演唱會會場,一定能看到穿著一身黑西裝,像影子一樣跟在樂團成員們身旁的Brian。 



     「比起任何條件,更需要一個有能力的經紀人。」YOSHIKI一定也清楚的知道這一點。



     實際上,可以說X JAPAN到那時為止,都還不曾有一個固定經紀人。早在地下創作時期,X JAPAN的所有事物都是YOSHIKI一人全權完成。像怎樣的專輯,要多少錢出售,廣告行銷要怎麼執行,演唱會行程要做成怎麼樣等等,決定這一切的都是YOSHIKI。雖然確實在以前,X JAPAN也有過經紀人,但不是國外經紀人,而是日本人,只是在旁邊照顧事務的經紀人。很遺憾,那種經紀人在海外市場一丁點作用都沒有。



     因此,YOSHIKI考慮親自調查各個樂團,去僱用一個有高能力的外國經紀人。被打上第一個標籤的,是一個叫Doc McGhee的男人。







     據說只要提到他經手過的樂團,就能了解到他的能力。Mötley Crüe、Bon Jovi、Guns N' Roses、KISS、Skid Row、The Front、Hootie & the Blowfish、Scorpions等等。只要有聽歐美搖滾樂的人,應該都知道其中幾團吧。都是實力和人氣一流的樂團。



     1993年,YOSHIKI和這個叫Doc McGhee的人打了照面。經過交涉,總算是成了X JAPAN的經紀人。事到如此,X JAPAN也站在進軍海外的起跑線上了。但是,這只是開始而已。



     YOSHIKI也可以說是從這一刻,開始了他痛苦的開端。









     YOSHIKI的痛苦是?



     “首先是早上起床咯。或者說,是英語老師來叫我起床哦。UCLA的教授。然後半睡半醒的聽兩三個小時的課,然後……一般是到律師或者商業經紀人或經紀人的地方去,做簽約等等工作。然後,到了傍晚開始錄音,一直到晚上11、12點。”(節自YOSHIKI的採訪:《音樂與人》1994年3月刊)  YOSHIKI在LA定居以後,每天幾乎就是這樣。



     YOSHIKI不光是錄音工作室和經紀人,其他的工作人員也都只選用一流的成員。像在採訪時一樣,為了能將英語完美掌握,英語學習也是從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請來教授進行家教。雖然不能涉及過深,但就採訪中提過的律師、商業經紀人、經紀人也都是相當有能力的人士。



     住在LA以後,以前在日本每天都喝的酒也戒了。不對,與其說是戒掉了,或許說是連喝的時間都沒有。



     1992年的後半到1993年,YOSHIKI每個月連打個電話給最喜歡的媽媽,都不容易。這種與一流人士碰面的生活,就算是有YOSHIKI這樣的才能,不付出相當的努力去持續奮鬥的話,也是會被淘汰的。在這樣的日子裡,YOSHIKI最費心的,就是簽約的相關工作。



     雖然說是簽約,在那個時候,當時YOSHIKI必須親簽的合約非常多:和經紀人Doc McGhee的合約、和辯護律師的合約、和商業經紀人的合約,當然,還有和唱片公司的合約。據說YOSHIKI對這種合約的簽署,向來都是親自處理。在美國的音樂商業世界裡,像這種合約書都寫得相當詳盡。



     比如和Doc McGhee的契約,X JAPAN在演唱會時所得的收益要怎樣分配、利益的百分之幾屬於X JAPAN、百分之幾歸Doc McGhee的收入。McGhee自己將全部工作安排完善,或是叫其他包辦人處理。情況不同,分配的比例也不一樣。合約中寫的是列不完的細緻取擇條款。而且還是和不同人之間的合約。而且,合約書也理所當然全是英文。雖然YOSHIKI掌握英語的速度相當驚人的快,不過要是遇到法律專詞,還是相當辛苦的。合約書寫滿連美國人都不完全懂的法律單字。



     YOSHIKI持續著一天天的細讀。



     話說回來,讀者們應該很難想像這樣比起做音樂,又一頭扎進法律契約的YOSHIKI呢?明明還是音樂人呢,怎麼會讀起法律來了?應該是有這麼想的人吧。但是那是錯的。在非日本的海外職業音樂人看來,這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情。要是忽略了這件事,會在事後吃相當大的虧。



     在以前,一度成為世界焦點的樂團成員,如今淪落到身無分文的流浪漢的也非常多。也有在看合約書時很粗心,而喪失專輯發表機會的音樂人。曾是英國的搖滾二人組合WHAM團長的George Michael也曾因為合約事故而一度無奈停止了音樂活動。



     YOSHIKI正是清楚知道這些種種先例,才將音樂後置,轉而在合約審閱上全力奮鬥。









     《ART OF LIFE》之謎



     在狂熱摸索經營領域的日子裡,YOSHIKI也把《ART OF LIFE》錄音慢慢的進行著。《ART OF LIFE》,被稱為是描述YOSHIKI半生的大作,其實1989年就開始著手製作了。



     1989年11月2、3日,《ROSE BLOOD TOUR》的進行中,YOSHIKI倒下了。醫生診斷為過勞性神經循環無力症。靜治療需要絕對性的安靜,也不得不被迫暫時離開樂團的活動。那時正是樂團風調雨順的時期。



     這次昏倒事件對YOSHIKI來說,算是最初的危機了。橫躺在床上的YOSHIKI,到底想了些什麼呢?對不能按計劃進行音樂活動的焦急、對自己即將崩跨的肉體的苛求。據說人都會在大病一場的時候,對自己人生仔仔細細的思考。絕非平凡,而是在狂怒波濤中激烈晃動著、大風大浪走過來的這半輩子。



     《ART OF LIFE》正是有這樣人生的YOSHIKI,有如泉湧一樣洶湧而出。美如古典演奏旋律的譜間、激比火箭飛速擊奏的鼓間。用組曲的形式持續三十分鐘的演奏,簡直就是X JAPAN的、YOSHIKI的人生表現。



     YOSHIKI曾在很多地方發言說:「因為《ART OF LIFE》,讓我有了一年痛苦的人生。」



     但是將它聽過一遍的人,誰都能肯定這份價值。《ART OF LIFE》的錄音,最花時間的,就是演唱的部分。



     TOSHI正是吐著血,進行整天的錄音。實際上,一天能完成的錄音,最多也就一句歌詞左右。從YOSHIKI來看,歌詞正是他對人生的反思最重要部分。不管是什麼事,只要不完美,心裡就不會順暢的YOSHIKI,即使是對演唱者也絕不妥協。



     於是,關於這篇歌詞,我們來思考一下吧。



     首先,是在可以稱為第一樂章前半部分,表現YOSHIKI置身所在的絕望狀態。那裡就是一片〝沙漠〞,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地方。雖然YOSHIKI渴望逃離這個地方,但卻毫無去處。



     接下來的中間部分,是帶著讓人明顯感受到〝瘋狂〞的單字:〝destroy me mind〞、〝madness〞、〝insane〞。在充斥著絕望之中,YOSHIKI內心越發清晰的〝瘋狂〞開始萌芽。因恐懼〝瘋狂〞戰慄的YOSHIKI。



     在持續這股〝瘋狂〞的不協和音鋼琴即興演奏之後,出現的是讓人感受〝夢〞和〝真實〞的歌詞。在YOSHIKI被徹底追逼到盡頭的時候,而發現了希望。不對,說發現應該不對。應該說是:創造了希望。



     所謂《ART OF LIFE》,簡單翻譯就是《人生的藝術》,但是在這裡,我們不得不去考慮更深一層的意義。 〝LIFE〞這個單字從宗教的角度考慮,其意為〝超越肉體死亡的靈魂”,或者是〝新生,重生〞。也就是說,YOSHIKI在新中萌生這個作品,然後完成它的期間,已經死去,然後重生了。在歌詞最先和結尾出現的〝ROSE〞,當然肯定是指YOSHIKI的分身。在這部曲的錄音後不久,YOSHIKI剪掉了一直引以為傲的美麗金髮,留了一頭不能再短的頭髮。這也意指在製作《ART OF LIFE》後YOSHIKI的重生。



     《ART OF LIFE》。在美國最先完成的這部作品,正隱藏著如此的秘密。









     外國人經紀人所帶來的工作是?



     從YOSHIKI開始,X的成員們陸續搬到LA定居,已經是第五年了。這也全都是為了進軍海外。但是很遺憾的是進軍海外,也絕不是嘴巴說說那麼簡單。



     「真是被詛咒的海外進軍。」



     最先從成員、到相關人員之間傳出這樣的話,已經過了一些日子了。連無論何時都是一口強硬的YOSHIKI,也在最近一改強烈的口吻,只是答說:「進軍海外我可沒放棄,我想就算是剩我一個人還是會去做的。」而已。 



     但是海外的進軍,到底是為什麼遲遲盼不到決定性的成功呢?就像我們說過的一樣,X JAPAN在準備進軍海外之際的簽約對象是實力、人際關係、經驗都是無可挑剔的經紀人,肯定不是他只顧著玩。理所當然,Doc McGhee也是有一段時期非常積極在策劃和準備X JAPAN的事情。



     雖然可能已經是比較久之前的事了,在知名樂團KISS的專輯一曲《Black Diamond》中,YOSHIKI還參與鋼琴的演奏,也是因為Doc McGhee堅實的人脈關係。然後,客串Queen的鼓手,和Roger Taylor共同演出,也是Doc McGhee創造的。1994年,在奈良舉行的的EVENT《GME '94~21世紀への音樂遺產を目指して~AONIYOSHI》上,日本的FANS們終於能親眼見到YOSHIKI和Roger Taylor同台共演。







     但是YOSHIKI最早和Roger Taylor見面,卻是在一年多前。



     聽了YOSHIKI的試音帶,立刻完全肯定其實力的Roger Taylor,主動和YOSHIKI首次共同製作了單曲《Foreign Sand》。這部作品在英國的流行音樂排行榜上,也升了一般的位置。接下來是錄製兩人共演的宣傳影片。



     但是現在想起來,這部宣傳影片對YOSHIKI來說,貌似就是進軍海外的不祥開端。那是狂熱FANS們建議的電影導演:David Richards製作的影像。對於喜好一流的YOSHIKI來說,也一定是無可厚非的優秀技術設定。



     但是,在影片的高潮部分,YOSHIKI在斷壁懸崖上彈鋼琴的場景發生了意外事故。載有機組成員的直升機在攝影過程中,竟然墜落了。發現前兆的YOSHIKI下意識自己跑開了,沒有受傷。但是被直升機墜地爆炸所波及的一個工作人員卻當場死亡。雖然誰都沒有惡意,但是在攝影過程中不幸發生這種事,卻成了麻煩的事情。圍繞著死亡的工作人員,實際攝影的機組人員方,和雇用他們的製作方都請來了律師,開始對峙談判的局面。



     機組人員方以「是否欠缺對安全性的周全考慮及強制執行?」來質問製作方的管理責任。要是運氣不好,會演變成持續數年的官司,而且還有可能因此被對方起訴賠償巨額賠款。自然這種情況下,雙方也相當深入了歸咎管理責任的談話。



     因此,YOSHIKI也就因為此事件而捲入之中了。結果在這件事之外,Roger Taylor和YOSHIKI的Album製作,也因為日程問題而流產了。耗費了巨額資金,還發生了事故。而且最後還落得這個結局,難怪被工作人員們稱之為  「被詛咒的海外進軍。」。



     在起初表現出高漲幹勁的海外經紀人Doc McGhee也因為這次事故而一再延期X JAPAN、YOSHIKI個人的新作計劃而漸漸失去了信心。Doc McGhee最近還苦笑著完全束手無策地說:「如果X JAPAN連拿來賣的東西都沒有了,那就什麼辦法也沒有了。」









     鼓手——YOSHIKI



     Roger Taylor和YOSHIKI。我們所能目睹的部分雖少,但是這兩個人的合作,卻確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組合。



     因為這兩個人有著許多的共通點。



     首先,就是兩人都是鼓手。然後,儘管身為鼓手,卻掌握並擔任作詞作曲,都是樂團中的核心。這兩個人都是非常有才能的鼓手。



     因團長兼主唱的Freddie Mercury死於愛滋病這衝擊性原因,而差點被迫解散的Queen,從還是人氣樂團的時候開始,Roger就已經發表了數張SOLO、ALBUM。著手過數首Queen的代表曲目,而且Queen的經點歌曲《Radio GA GA》作曲都是他。



     然後就是兩人的美形,僅靠這一點,就已經能得到不少FANS追捧的魅力。雖然現在已經發胖,外表美貌也不及當年的Roger Taylor,在當初Queen到日本來的70年代前半,可是大紅大紫的名團。在英國當地還沒有走紅之前,他們就已經在日本爆人氣了。



     許多雜誌都以Roger為中心的Queen做封面。其中還有要閉刊的搖滾雜誌,因為讓Roger登上封面而揀回一條命的插曲。曾經從一個有經驗的老音樂人那聽過,在搖滾樂團當中,能最冷靜注視樂團的就是鼓手。經常有樂團狀況不佳,氣氛怎樣也搧不起來的時候,只因為鼓手的一個動作而立刻恢復的例子。



     就算在舞台上,鼓也是絕對的中心位置。因樂團不同,設置也各異,也有將鼓設置得最不起眼的。但是因為舞台的設計限制,無論任何樂團,幾乎都是將鼓手放在中心,因為鼓手代表著樂團的心臟。資深樂團之所以不會輕易解散的理由其中之一,就是大多數情況下,在精神緊張的成員之間,鼓手就像潤滑劑一樣。



     例如Rolling Stones。無論人氣還是實力,在當今都算是世界級資深樂團。正如我們大家所知,樂團中心是主唱Mick Jagger和吉他手Keith Richards。但是樂團相關人員卻都異口同聲的認為鼓手Charlie Watts才是整個樂團中最最重要的成員。



     相反的,因為鼓手的脫離而消亡的樂團也不少。這當中算有名的就是The Fools和Led Zeppelin了吧。



     The Fools的鼓手Chris Pedrick、Led Zeppelin的鼓手John Bonham。這兩個樂團都以罕見的壓倒性天才鼓手為中心,以如火砲般爆發力的合奏而著稱。但是Chris Pedrick和John Bonham都在70年代後期死亡。The Fools,Led Zeppelin剩下來的成員,都毫無餘地選擇了解散。兩個樂團都曾說過:「也想過去尋找鼓手(將樂團)繼續下去,但是要是那樣的話,我們也就成了別的樂團了。」越是好的樂團,鼓手的存在就越重要。



     長年以超極限的激烈演奏著鼓,YOSHIKI的身體也已經開始出現損壞了。是要繼續敲下去,還是冒弄壞脊椎半身不遂的險。









     YOSHIKI與外國音樂人的交流



     除了Roger也有很多音樂人在YOSHIKI定居LA後都與他保持聯繫。其中最讓我們吃驚的,就是他和George Martin爵士(英國唱片製作人、編曲、作曲家、指揮家、音頻工程師。被譽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唱片製作人之一」)的相識。由倫敦愛樂交響樂團演奏,收錄YOSHIKI創作曲目的專輯《Eternal Melody》。在此專輯中擔任製作人的就是George Martin。身為The Beatles的製作人而聲名大噪的George Martin,給了The Beatles豐富色彩的音樂。

     例如就算不是搖滾迷,也眾所皆知的名曲《Yesterday》。這雖然被說是Paul McCartney首次在沒有John Lennon的合作下獨自寫成的名曲,但是給了這首曲子:〝將弦樂四重奏重合。〞的意見的,就是George Martin。再比如《Eleannor Rigby》,和《Yesterday》一樣,是一首給人美妙旋律印象的樂曲。這首曲子,則是由George Martin負責整弦。而且,The Beatles是在搖滾界第一個完全使用管弦樂器演出而出名的。而這,也毫無可疑地要歸功於George Martin提出的種種建議。可以說就是他,讓音樂性本來就寬廣的The Beatles,進而發展開來的推浪人。







     身為演奏者,The Beatles的幾首代表作中,他也擔任了鋼琴演奏。最有名的,就算是《In My Life》了。在這首樂曲的間奏中,出現了一段只聽一遍的話,很難分辨出是鋼琴還是洋琴的鍵盤樂器演奏。據說這其實是George Martin用鋼琴慢慢的彈一遍後,拿聲帶快速播放而成的。他曾提出過許多成員們想都想不到的點子。有許多人評價說George Martin是「The Beatles的第五位成員」,我們重新審視一下的話就會發現,那也不一定是誇大其辭。George Martin在遇到The Beatles之前,在英國本來就是相當有名的古典樂製作人。而在邂逅了The Beatles這群優秀人材之後,便一舉成為了世間注目的焦點。


     The Beatles解散以後,他失去了對搖滾的關注,又重返古典樂製作的工作了。而在這之後,就是和The Beatles一樣,遇上擁有古典樂元素的X JAPAN。這個合作消息剛傳到日本的時候,一時之間,讓人感到是個十分錯誤的搭配。但是,現在重新回首往事,便會發現那其實是非常巧合的命運造化。YOSHIKI為了製作這張專輯而和George Martin住在一起的日子,據說才短短十天左右。但是,即使很短,也一定可以學到很多的東西。



     談到和George Martin合作時, YOSHIKI這麼回想著說「即使在錄製的只是一個小段落,也要審視全體。作曲和錄音的工作,本來就是無論如何都要以段落來抉擇的工作,但不從整體流程來看也不行。」雖然是在《ART OF LIFE》已經快錄製完成時相遇,但是恐怕從George Martin的製作理念中,YOSHIKI學到的東西也不少吧。



     如果帶著這樣的思考去聽《ART OF LIFE》,可能會有什麼新的發現也說不定。 







翻譯 BY electRa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