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6日 星期二

2007年1月16日 星期二

【轉貼】HIDE — 狂人,沒有再見。


原作者不詳 





     1998年5月2日,對於每個Visual Rock樂迷而言,絕對是一個傷痛的日子,因前X Japan吉他手Hide(松本秀人)於當天被發現死於家中。



     這五年間,於日本的Visual Rock界有著不少的改變,整體來說,整個圈子的發展仍算得上「蓬勃」,畢竟,在市場需求的大前提下,一隊又一隊的Visual Rock樂團應運而生,然而,今天當各位迷哥迷姐聽著Dir en Grey、Malice Mazer、Penicllin、Pierrot 聽得搖頭晃腦之時,可有想過其師兄X JAPAN、Hide早在十多年前早已有著過之而無不及的輝煌成就呢?



     Hide是樂團成員當中最積極參與自己Solo Project 的一員。在僅有的三張個人專輯中,我們可看到是Hide那近乎狂人的創作意念與膽量,由Hide Your Face(1993)中的DICE、SCANNER、OBLAAT,然後是一張天馬行空,實驗性頗高的PSYENCE(1996)。以至於「遺作」JA,ZOO(1998),他為我們所展現的,就是一種他自稱為Cyber Rock的風格(遺憾的是他在離世前只能完成當中六首曲目)。在僅有的三張專輯中,我們可看到的,是「彈而優則唱」的Hide,銳意於個人發展中,捕捉自樂團 X 以外的一種聲音之餘,也憑著天賦的才華,樹立起強烈的個人樂風。



     Hide所為我們帶來的,豈止是一個吉他手所能作的?由昔日於樂團X中的「驚駭」造型,到後期個人發展後變得簡約,但仍不忘其潮流視覺的打扮,以至創立公司LEMONed,以販售自己親手設計服飾為己任,為日本街頭文化注入新元素之餘,也讓觀眾能從欣賞他於台上服飾,轉化成為自己衣著、生活的一部分。另外,從兩個個人演唱會中(Film The Psychommunity REEL 2 及 Psyence A Go Go),我們可感受他與一班子弟兵(後期Spread Beaver 的雛形)如何「反轉」整個演出、如何將場地佈置成遊樂場一般,在大放煙火之餘,也不忘與(觀)眾同樂,與其說這是個精彩的演唱會,倒不如說這是個視、聽兼而有之的「嘉年華會」更好。的確,無論從音樂、潮流文化,以至感官的層面,Hide為我們帶來,是一個靡爛、繽紛的「萬花筒」。在這裡,我們可找到五彩繽紛的舞台設計,色彩斑斕的髮型、服飾,玩味十足的音樂鋪陳,以及玩世不恭的生活態度。



     今天當我看到樂壇上一隊又一隊「市場導向」的商業化Visual Rock樂團時,總會令我更懷念Hide。夜欄人靜偶爾聽著Bacteria,我會覺得這是他於黑暗中向我的呼喚,我想,他並沒有離開……他在音樂上的追求、執著,與義無反故為整個90年代的Visual Rock/J-Rock開闢了另一片更廣更闊的天地,這是一種完全屬於90年代的Sound。Hide雖然死了,但他的精神卻永遠長存,雖然這句話有點老梗。5年的日子不容易過,要懷念並不一定要以悲天憫人的情懷與筆觸,要是唱盤上播著Hurry Go Round、Tell Me 之時,或許,你仍可在這裡重遇你的老朋友……



     「身軀會腐朽,回憶的碎片歸向大地,就會變成花兒,like a merry-go-round & round,又會在春天相會了」 --Hurry Go Round









原文轉載於:
http://blog.sina.com.cn/u/4aeeeda801000703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