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轉載】《週刊文春》X JAPAN的前團員真的是自殺嗎?女友首次公開TAIJI橫死之謎






     週刊文春10月4日號



     女友首次公開的橫死之謎



     X JAPAN的前團員真的是自殺嗎?



     搖滾樂團X(現在的X JAPAN)的原貝斯手TAIJI(本名澤田泰司,享年45歲)離世,是去年7月17日的事情。



     死因是被這樣報導:「根據相關人士表示,TAIJI先生是在14日的晚上,於拘留所使用床單試圖上吊自殺。」(日刊體育報,2011年7月18日報導)



     1998年,X JAPAN的吉他手hide(享年33歲)也同樣是(被報導)上吊自殺,所以當時成為話題的中心。



     但是,有一個人,在TAIJI死後已經超過了一年的現在,仍對他的"上吊自殺"這件事感到非常疑惑。



     TAIJI生前的女友,赤塚友美小姐(33歲),這次決定以本名公開表態。赤塚小姐至今為止仍獨自調查此事,並對TAIJI死亡前後擅自使用他的手機、並偽裝成本人、要求赤塚小姐付款的某位女性以「詐欺未遂」的罪名提出刑事訴訟。



     這個詐欺未遂案件的詳情容後再述,在此先從赤塚小姐的證言來回顧TAIJI先生死亡的經過。



     赤塚小姐抵達TAIJI留醫的塞班聯邦綜合醫院(CHC)加護病房的時間,是去年7月17日的凌晨。



     「因為收到病危的通知所以急忙趕往塞班,向護士表明我是未婚妻身分之後,獲准進入加護病房,與他面對面。雖然一直對他說:「我來了,已經沒事了」但是完全沒有反應。因為聽說是上吊自殺,所以脫下外衣檢查,但脖子完全沒有任何痕跡。當時心裡很驚慌,但是為了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所以來回檢查了很多次,但真的沒有傷痕。但是胸口卻有明顯的橫向棒狀紅色的痕跡。」(赤塚小姐談)









     只能拔掉維生系統




     去年7月11日,由於TAIJI在前往塞班的達美航空DL298班機上動粗,而被FBI逮捕。抵達當地後雖然被起訴,但是14日傍晚卻在塞班警局的拘留所之內試圖上吊自殺。



     TAIJI的家屬接到日本外務署的通知,也在自殺未遂的三天之後,也就是17日的清晨抵達CHC醫院。他的母親看到兒子不忍卒睹的模樣,與赤塚小姐也產生了同樣的疑問,她發現脖子上並沒有"勒痕",也當場詢問相關人員,作為證物的床單到底到哪裡去了。但是,得到的回應,只有英文的「我不知道」。赤塚小姐繼續說:



     「我和家屬被帶到小房間,由醫師進行說明。『因為已經腦死了,所以只能拔掉維生系統』,沒有說明任何具體的身體症狀,也沒有給任何拔掉維生系統之外的選項。孝子女士(TAIJI先生的母親)不能接受拘留所內竟會出現上吊的狀況,問了醫師許多問題,但醫師只是反反覆覆地說『因為已經腦死了』。」



     在醫師的說服之下,母親只好接受拔除維生系統的決定,而讓TAIJI先生永不復回--。



     TAIJI是千葉縣出身。從高中起致力於樂團活動,1986年在YOSHIKI(46歲)的邀約之下加入X。雖然以神級貝斯手的身分成為鎂光燈下的焦點,但是1992年退出X,之後在LOUDNESS等各式各樣的樂團中活躍。2010年參加了X JAPAN的演唱會,與YOSHIKI在睽違18年之後同台演出。



     原本是芭蕾舞團員的赤塚是在2009年與TAIJI認識,並立刻開始交往。兩人同居並承認彼此關係,也受到身邊人的認可。兩人開設個人辦公室,赤塚小姐擔任經紀人,協助他進行工作。



     「我現在還是無法相信他是自殺。因為我在他身邊,完全沒有任何這樣的徵兆。」(赤塚小姐談)









     丈夫經營渡假村



     為什麼被認為是上吊自殺,但脖子上卻沒有勒痕?TAIJI被拘留的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一開始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情,讓TAIJI在飛機上暴走到會被逮捕的程度?本誌的記者為了探究這個"充滿謎團"的事件真相,特地搭機前往塞班。



     首先,從當地警察手中取得了死亡意外報告書。報告書中所記載的TAIJI上吊時刻,是當地時間7月14日17時6分,報告書中也有TAIJI在入境時所填寫的「緊急連絡人」電話號碼。打這個電話號碼的結果,竟然是韓僑經營的撲克遊戲店。問他們是否在一年前有接到警察通知死亡案件的相關聯絡電話,他們的回答是「沒有,我們也完全不認識那個人(TAIJI)。我們店裡從五年前就是這個號碼,可能是你打錯號碼了吧。」難道這份報告書是杜撰的嗎?



     之後,與負責此事件的當地人士,也就是北馬里亞納群島(美國屬地)刑事局犯罪課主任的普雷斯特利先生取得聯繫。記者向普雷斯特利先生表示「有人證表示脖子上沒有勒痕」,對方的反應是眼睛瞪得老大,之後表情變得很凝重。記者進一步詢問「有可能在拘留所內自殺嗎?」時,對方搖頭嘆息,表示「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無法理解。」



     另外,採訪逮捕TAIJI的FBI時,只有取得公開的審訊資料。根據這份公開資料顯示,TAIJI在飛機預定降落塞班機場的三十分鐘前,對「B乘客」暴怒,當場被制伏,以「爭執導致妨害飛行與空服人員工作」的理由逮捕。FBI特別搜查官柯普先生,對於TAIJI在暴怒時的狀態做了如下的記載。《根據空服員的說法,從商務艙傳來了非常激動的罵人聲音,以及敲打物品的聲音。該空服員前往座位查看時,乘客TAIJI SAWADA與B乘客正在激烈地爭執。B乘客手臂環著SAWADA的身體,SAWADA則是邊大叫邊踢椅子》。



     這位據說與TAIJI爭執的「B乘客」,到底是誰呢?雖然「B乘客」這個稱呼好像是不相干的外人,但實際上是一位名叫早川利子(假名),當時的頭銜是TAIJI經紀人的女性。實際上這位早川小姐,就是赤塚小姐以「詐欺未遂」提告的對象。



     2009年11月TAIJI在演唱會結束後,在大廳有一位TAIJI先生與赤塚小姐都不認得,年約四十餘歲的女性前來搭訕。她就是早川小姐。這位早川小姐宣稱「我先生在經營塞班規模最大的渡假村。當地雖然有價值約兩億元的音樂設備,但不知如何使用,要不要跟我們合作看看呢?」而且初次見面就請吃豪華大餐並支付旅館費。之後就以跟TAIJI討論事情為由,從2010年底開始關係變得十分密切。



     「早川小姐一開始畢恭畢敬,又給我們看她與名人的合照,顯示她很有辦法,而我們竟然相信了。」(赤塚小姐談)



     實際上,根據認識早川小姐的相關人士表示:「早川是一個喜歡名人的超級追星族,經常很得意地表示自己跟長州力、藤波辰爾等職業摔角的相關人士,以及深田恭子、三船美佳.高橋George夫婦關係都很好。」



     上述名人的事務所對他們與早川小姐的關係做了如下表示:



     「雖然經常去她先生經營的渡假村住宿,她也派車接送,但自從TAIJI的事情發生之後,就保持距離」(長州力事務所)



     「雖然曾在塞班機場被搭訕並應邀一起吃飯,但並沒有特別深入的接觸。」(藤波辰爾夫人談)



     深田恭子、三船美佳.高橋George夫婦的事務所則表示「這是他們的私事,我們不清楚」。













     不想再跟早川一起工作了



     結果在2011年春天設立了名叫YOU PRODUCTION的藝能事務所,早川小姐以經紀人的身分開始照顧他。



     「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跟TAIJI結婚之後專心當家庭主婦就好,所以就把經紀的事務交出去。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錯誤的第一步。」(赤塚小姐談)



     從此時開始,事態轉向奇怪的方向。



     首先,有一位深受早川小姐信賴,名叫「神谷繁夫(假名)」的50餘歲男性,開始擔任該事務所的顧問。早川小姐曾說「一切就交給神谷了」,但是這位自稱是專業顧問的神谷先生,同時也是全日本有數百人"信徒"的通靈者。認識早川小姐與神谷先生的人是這麼說的:



     「早川小姐稱呼神谷先生為『大神』,什麼事都交給他判斷。神谷身材高大,但給人熱衷於追名逐利的印象。」



     早川小姐講好會支持TAIJI與赤塚小姐的結婚生活,並提出要在塞班舉行婚禮的計畫,實際上,在2011年5月,早川小姐也帶TAIJI前往塞班。



     但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早川對兩人的態度出現了180度的大轉變。雖然不知道態度轉變的理由,但變成了「總而言之就是一直說人壞話的人。」(赤塚小姐談)



     舉例來說,早川小姐一方面一直為自己與渡假村老闆結婚、麻雀變鳳凰,讓父母引以為傲的事情沾沾自喜,另一方面卻反覆攻擊赤塚小姐以前芭蕾舞者的工作。



     TAIJI也對於早川小姐感到不滿,說她「講話出爾反爾」「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另外,早川小姐雖然帶著TAIJI到處跑,但卻沒付半毛錢薪水。



     在這樣的情況下,TAIJI與早川小姐也不斷出現爭執。



     「最後要去塞班,當然也是因為工作的緣故,在出發前他跟早川大吵一架,也說了『我再也不想去了』。因為他跟早川小姐斷絕聯繫,所以早川小姐發了簡訊給我,說『請在上飛機的兩小時前與我聯絡』,已經吵到無法修復的程度。但因為神谷先生居間調停,所以最後還是去了,不過他也說了『這次是最後了,以後不跟早川一起工作了』。」(赤塚小姐談)



     結果,TAIJI在塞班被逮捕、拘留,甚至離開了人世,其間發生了太多令人無法理解的事情。



     赤塚小姐會知道TAIJI被逮捕並自殺的事情,是因為收到在塞班與早川小姐一起行動的神谷先生的簡訊。MAIL的日期是7月15日16時20分,已經是TAIJI"上吊"之後過了快24小時的時候。



     《報告,TAIJI君11日在飛機裡施暴,並被FBI逮捕,原因是與阿友(注:赤塚小姐的小名)吵架,打算去死所以才發狂的。其後在受審期間,試圖在拘留所自殺,目前昏迷不醒,也無法見面。》



     赤塚小姐對當時的狀況仍十分印象深刻。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完全無法理解,腦海中一片茫然。我絕對沒有跟他吵架,而且他去塞班之前剛好是我生日,也一起慶祝。所以,讓我感到驚慌的是,因為我在TAIJI到塞班之後,仍頻繁的與他通簡訊,當然他的簡訊裡完全沒有提到發生意外的事情。」










     意識不明的本人傳來簡訊




     在赤塚小姐最為震驚之時,竟然從理論上是陷於昏迷狀態的TAIJI手機,傳來了簡訊。



     《這樣嗎?請查過之後寄給我。請打利子小姐在塞班的手機》(7月15日16時58分收訊)



     赤塚小姐因為「泰司不是陷入昏迷了嗎?」「神谷先生的訊息是錯誤的嗎?」而感到一團混亂。而接下來,又來了早川小姐傳來的簡訊《信用卡來了77萬日圓的請款,已經好幾次了,友美小姐生氣了嗎?》



     本雜誌記者徵得赤塚小姐同意,確認她的手機上由TAIJI的手機發送的大量簡訊內容。



     從去塞班之前的簡訊來看,一直到出發當天上飛機之前,都是男女朋友關心彼此的普通的對話。但是在TAIJI被逮捕的12日之後,簡訊很明顯地令人感到這不是同一個人寫的內容。不但用了以往從來沒在用的彩色表情符號,還有像是《雖然利子小姐沒說,但大神來了。麻煩妳匯款,請開個戶頭。如果有其他的也一起打電話給大神,我們遭到天罰了。要打電話跟大神道歉,拜託了》之類的令人覺得看不懂的簡訊。雖然大家應該都知道,不過他在這個時候已經被FBI所逮捕與拘留了。



     本雜誌記者向塞班的多名警察與司法相關人員詢問,在拘留所內的被告是否能以手機與外部人士接觸,但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不可能讓他拿著手機」。



     但是赤塚小姐當時還不知TAIJI被逮捕,以為那些簡訊是TAIJI本人寫的,所以儘量答應他的要求,也很擔心他的狀況。



     這些對話主要是TAIJI為了要歸還早川小姐所提供的信用卡支付的費用,所以要趕快把用掉的錢還給早川小姐。前面提到早川小姐的簡訊裡所說的「77萬日圓」也就是這件事。



     最早的"假裝TAIJI簡訊"是抵達塞班的翌日12日的9點23分收到的。《禮物:是在哪裡用信用卡付款?》。雖然是很突兀的內容,回信之後,收到《因為是利子小姐的卡,所以請還錢。其他也刷了很多,要是被告的話就會變成犯罪》。



     「一開始就是在早川小姐的許可下刷卡,為什麼突然變成會犯罪,我覺得很奇怪。而且油錢都是跟事務所支領的。」(赤塚小姐談)



     其後,也繼續跟"假裝的TAIJI"繼續傳簡訊,但是在據稱TAIJI試圖自殺的14日起,內容出現劇烈的變化。一開始是9點49分收到的《請查市川老家的住址告訴我》,接下來15封由TAIJI的手機傳來的簡訊,都是要求找出親人的聯絡方式的內容。



     同樣在14日的19點35分,收到早川小姐傳來的《這篇文章是澤田先生給我的》長信。後來查證之後,發現這封信也同時寄給赤塚小姐之外的第三人。



     信件內容是TAIJI表示,TAIJI與早川小姐在這段期間所發生的問題,TAIJI完全都認同早川小姐的說法,而責任是在自己與赤塚小姐身上。



     次日,赤塚小姐收到神谷先生的簡訊,知道"上吊自殺"這件事之後,一直想要打電話與早川小姐聯絡,但卻完全沒有回應。另一方面雖然簡訊有回,但是早川小姐只提到要如何應付媒體以及付款金額的事情。



     當天深夜,早川小姐終於打電話給赤塚小姐。



     「我對早川小姐說『雖然收到他昏迷的聯絡,但TAIJI到傍晚都還有傳簡訊來』,她好像感到很困擾,沉默了一陣子。她跟身邊人小聲地商議之後,回答說『SOFT BANK有時候因為收訊的緣故,簡訊會隔天才到』,但是簡訊明明一直都是持續對話狀態,不可能是這樣的。



     另外,早川小姐還問我『妳跟泰司吵架了事吧?』這種完全轉移焦點的問題。我回答說『並沒有』,她又陷入沉默。還說『泰司說妳父母很糟。好像有很多問題吧』,我說『我們感情很好』,她就連再見也不說,直接掛電話了。」(赤塚小姐談)









     神奈川縣警受理了訴狀



     17日,在趕到當地CHC的赤塚小姐面前,早川小姐與神谷先生與TAIJI家人一起出現。早川小姐一時不知道哪裡去了,而留在現場的神谷先生則是把赤塚小姐請到小房間裡,這樣對她說:



     「就當作是(TAIJI)有點喝太多,作噩夢而在飛機上抓狂吧。這樣就不是誰的責任,只要說他是醉過頭,以避免引起糾紛。」



     對方要求以這樣的方式合口供,也絕對不要跟媒體提。



     問神谷先生實際上到底發生甚麼事,他是這麼說的:



     「TAIJI會在飛機內抓狂,是因為把酒混安眠藥喝,早川小姐也是被害者。法院說是吵架,但那只是因為TAIJI與未婚妻赤塚小姐吵了架之後生氣而抓狂。」



     赤塚小姐無法接受這樣的說詞,所以對神奈川縣警青葉署向早川小姐提出訴訟,並且也由警察受理。早川小姐假裝是TAIJI,傳送騙人的簡訊,想對赤塚小姐騙取金錢,有詐欺未遂的嫌疑。現在已經透過國際刑警組織要求早川小姐應訊,但早川小姐仍不予理會。



     到底是不是早川小姐偽裝成TAIJI呢?還有,關於他的死因,她到底知道些甚麼重要的事情呢?本雜誌記者曾造訪她在塞班的住處,但並沒有直接找到她本人。當場撥她手機,她接電話之後是高聲地說「您從哪裡打的?塞班悅泰飯店?關於TAIJI的事情我不打算說甚麼。各式各樣的人傳出奇怪的謠言,讓我很困擾。雖然我也有事情想說,但我也在演藝圈裡工作,我可清楚得很。總之別來煩我。」



     此時記者詢問她「您是不是目前被起訴了?」,她立刻掛掉電話,之後也不接電話了。



     在此,也訪問了她經營渡假村的先生,竟然得到這樣的答案:「我跟前妻(利子小姐)已經在5年之前就離婚了。我們雖然有生小孩,不過是我在照顧。所以她現在跟渡假村完全無關。關於TAIJI先生自殺這件事情,有很多關於前妻的謠言,我也真的覺得很困擾。我前妻被TAIJI的女友提訴嗎?這件事我不曉得。還希望之後您能告訴我到底是怎樣了。」



     被謎團所包圍的TAIJI的死,能就這樣埋葬在黑暗之中嗎?











翻譯BY YXL

譯文轉自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21079670.html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