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2008年5月27日 星期二

【轉貼】X 1989年 BLUE BLOOD TOUR 演唱會場刊翻譯【YOSHIKI篇】


 YOSHIKI自述  



     生日、血型、出身地都是(我的)秘密。雖然其實也不什麼很特別的事情。



     4歲的時候開始練習鋼琴,因為挺喜歡的。



     打鼓是在看了KISS的LIVE以後,不管怎麼樣都想學,然後家裡就買給我了。一直都是自己自學的。不過,我的鋼琴老師叫我放棄打鼓,沒想到我倒是中途放棄了鋼琴一次。對鋼琴來說,指法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最近開始想練習爵士鋼琴。以後還想練習爵士鼓。



     一直練習鋼琴的話,會慢慢熟練起來。不過不管指法再怎麼好,也總會有不和諧音出現,每到這個時候就會特別在意。



     因為X的歌有很多半音【注1】,最近,我的絕對音感變得有點奇怪,有點混亂了呢!另外,其實古典樂對節拍的要求並不是那麼的嚴格,所以我一打鼓就覺得掌握節奏其實很難。【注2】開始有做BAND的想法大概是初中一年級的時候。



     那個時候和TOSHI組團,我是鼓手,他是主吉他手。翻唱KISS、DEEP PURPLE、RAINBOW、ZIPPELIN的歌。開始做X,是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我覺得我那個時候可以開始領悟到事物與生俱來的美麗,所以開始做X。對我來說,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聲音來表現。



     X,給人的感覺大概是一種表演。表面上看起來可能只是做一些很華麗很帥氣的事情,但是同時我們也是非常認真地在做ROCK的。



     因為X抱著想打破至今為止所有表現形式的強烈信念,我自己對ROCK的形式也是沒有任何拘泥的。我自己的性格其實完全是兩面的。從很小的時候就一直很喜歡古典,在舞臺上也一直在彈。也很喜歡打鼓,也不因為一直彈琴而覺得不能打鼓。一般來說這兩個不是沒辦法同時做的嗎?



     很喜歡披頭四,也很喜歡約翰藍儂。覺得他活著也好,死去也好,都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覺得那個人考慮事情的方式是很PUNK的,並不是說他寫的東西,而是他的心。PUNK一直深入到他對人生的看法。



     成員的話,大家都是那種“很自然就存在”的人。倒不是說他們都只是普通人,而是說他們身上也有普通人的一面。其實我自己不覺得我是LEADER,本來大家都是像親友一樣的人,大概就是那麼深刻的關係吧!



     X是一個沒有固定觀念的存在。X到底是什麼?X到底會做什麼?這種謎一樣的感覺,本身就是X了。



     PSYCHEDELIC VIOLENCE,只是X的一種表現。想要表現人類的那種任意的感情,刺激的感情。X誇張的想法,其實只是為了表現我們感情極限的手段。



     錄音和LIVE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事情。錄音中表現的曲子,當然也是X,但是那只是一個側面而已。對X來說,LIVE是一場SHOW。表現出到達極限的刺激和美,伴隨著視覺和享受。希望可以讓來看的人可以感受到五感的刺激。



     對我來說,X就是全部。







注1:這句話的意思是,X很多歌都是降半音,也就是吉他降半音去彈奏(EX:C這個音,就會變成Cb了)早期X的歌幾乎都是降半音的,所以YOSHIKI說造成他的混亂(由網友Akstasy提供)



注2:古典樂在演奏的時候,可以容許彈奏的人用自己的理解來表現一些樂句,比如符點切音~但是鼓的話,剛開始的基礎是要求可以打成絕對均勻的速率~所以要一個彈鋼琴的人同時打鼓打的好,是很不容易的事







非常感謝翻譯者:小耳MIMI @小耳の部屋



轉載自小耳の部屋

http://hk.netsh.com/bbs/700247/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