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9日 星期四

2009年7月9日 星期四

【轉貼】麥可傑克森不為人知的慈善事蹟(上)


(以下資料來自MJcn.COM中國官網)



以下公佈的,是部分業已見報並有據可循的資料小結,但也只是麥可傑克森慈善事業的冰山一角罷了。




     在這個星球上,只有他,才譜寫出了這麼多的慈善歌曲;只有他,才每去一個地方就堅持去醫院孤兒院探望;只有他,才肯大筆大筆地把錢捐給了慈善機構;只有他,才能夠不顧流言譭謗,為兒童和環境事業孜孜不倦、堅持不懈;只有他,全球慈善公益捐款金額最高的藝人 —— 「慈善之王」麥可傑克森。



     麥可一生之中為慈善事業付出了太多太多,讓那些把‘慈善’兩個字常掛嘴邊當作宣傳的人望塵莫及。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孩子因他而受益、不知道有多少病人因他而重獲了戰勝病魔的希望和勇氣、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他而擺脫了困境、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他而美夢成真!



     而麥可傑克森仍然在繼續。我們得慶倖這個世界能承享他的恩澤。麥可傑克森就像一面迎風招展的旗幟,就像一座巍峨聳立的燈塔,就像一顆熠熠閃爍的巨星。他給我們帶來光明,帶來希望,更毫不吝惜地給世界上所有心中有愛的人們指出了方向....


  


  

     麥可傑克森於1992年成立了「拯救世界(治癒世界)基金會」。

  

     在第27屆「超級杯」(美國橄欖球聯賽)上聯合發起了「拯救洛城」運動。

  

     慈善運動「拯救洛城」為7,000名孩子建立了3,000個指導顧問免疫站,並為超過72,000名青年提供了關於防止濫用藥物/毒品的教育。

  

     「拯救世界基金會」已經為20個國家的許多兒童提供了支持和援助。

  

     「拯救世界基金會」與「美國愛心(AmeriCares)基金會」聯手,向飽經戰火的薩拉熱窩兒童運送了47噸的食品、衣物和藥品;與美國「戈巴契夫基金會」合作,向喬治亞共和國(位於前蘇聯高加索南部)運送了60,000劑的疫苗;並且兩次聯合英國的「聖誕兒童計畫」(Operation Christmas Child)組織,將從英國兒童處募集到的物品和禮物,緊急空運到了波士尼亞共和國兒童的手中。

  

     「拯救世界基金會」聯同前總統吉米‧卡特、特納廣播網、羅納德‧麥克唐納兒童慈善會,歌手Gladys Knight和TLC樂團一起行動,幫助「亞特蘭大計畫」運動在一星期內、將當地的免疫率從預計的6,000人增加到17,000人,並且建立了一個家庭保健追蹤系統。

  

     「拯救洛城」與洛杉磯聯合學校社區、加州大學、南加州私立大學、「學習之星」組織,及其它地方性非盈利組織,共同在兩處地點開展了名為「校區聯盟/安適港灣」的活動,為這裡超過300名學生們提供了課後眾多學習的機會:電腦教育、家庭教師輔導、家庭作業輔導、數學實驗室、英語教學(為母語非英語的學生提供)和表演藝術等。


  



     麥可傑克森 慈善事蹟年表

  

     1979年1月,麥可傑克森捐獻了包括《彼得‧潘》在內的大量書籍給芝加哥公共圖書館的青年部,此舉是為響應鼓勵青年讀書的「隨書起舞」計畫。

  

     1981年6月,麥可傑克森和兄弟們在亞特蘭大舉行了《Triumph》演唱會,其中收益的10萬美元捐給「亞特蘭大兒童基金會」。當時在亞特蘭大爆發了一系列綁架謀殺兒童案,為期數月、人心惶惶。這筆善款將用來撫慰那些心靈受到創傷的孩子們。

  





     1984年1月,麥可傑克森在為百事可樂公司拍攝廣告時,頭頂被嚴重燒傷。意外發生後,他被送到了加州庫爾佛市布洛特曼醫療中心接受治療。事故原因是煙火噴射方位出現偏差,而導致他的頭皮造成面積為手掌大的2~3級燒傷。儘管如此,麥可到了醫院還是不忘去慰問其他的燒傷病人。後來他還為自己捐資修建的「麥可傑克森燒傷中心」捐贈了一個治療用的高壓氧氣艙。



     1984年4月,麥可傑克森捐贈了一套19張床位的醫療器材給西奈山紐約醫療中心,該中心是「T.J.瑪特爾白血病與癌症研究基金會」的一個旗下機構。

  

     1984年5月,麥可傑克森同意把他的歌曲《Beat It》用在防範酗酒駕車的全國公益廣告中。由於他的卓越貢獻,總統羅納德‧雷根特別邀請麥可至白宮參訪,並特地為他頒發了‘特殊貢獻大獎’。

  

     1984年7月,麥可傑克森和他的家族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改變《Victory》演唱會的門票販售方法。在發言中,他宣佈:「最後,也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在同意進行《Victory》巡演的同時,就已經決定把我所有的個人巡演收入捐獻給慈善組織。」三個慈善組織在麥可這次的慷慨中受益:「聯合黑人學院基金」(其設立了「麥可傑克森獎學基金」。到1988年為止,這個獎學基金已向「聯合黑人學院基金會」隸屬學校的70名學生提供獎學金)、「好時光夏令營」(為幫助絕症兒童)、「T.J.瑪特爾白血病和癌症研究基金會」。

  

     1984年7月,麥可傑克森把德克薩斯體育場(達拉斯)演唱會的1200張門票,捐送給了那些無力購買演唱會門票的孩子們,價值約3,9000美元。

  

     1984年7月,傑克森兄弟在佛羅里達的傑克森維爾市,與8個身患不治之症的孩子們玩耍。14歲的馬蘭達庫珀已經時日無多,他寫信要求見見麥可。麥可於表演之前在後臺接見了他。之後,700名貧困兒童被麥可邀請前來免費觀看了表演。

  

     1984年8月,由於在印第安那州加里市的演出談判告吹,傑克森兄弟們帶著來自於「泰爾瑪‧馬歇爾兒童之家」、「印第安那男孩之家」和「丹澤爾斯工作學習計畫」的40名孩子,輾轉到底特律市觀看他們的第三場演出。

  

     1984年夏,14歲的小男孩大衛‧史密西在「圓夢協會」組織的幫助下如願以償:他被邀請到麥可傑克森在恩西諾的家裡做客。大衛‧史密西是一名囊腫性纖維化病的患者,他一直希望能夠見到麥可。兩個人在麥可的私人電影放映廳裡度過了一個下午,共進了午餐,一起打電動。在大衛‧史密西離開的時候,麥可送給他一副鑲著黑色金屬片的手套和一件在《Beat It》音樂錄影中穿過的一件紅色夾克。七個星期之後,小男孩因病離開了人世。

  





     1985年1月,為了賑濟非洲饑民,麥可傑克森和眾多重量級藝人走進了洛杉磯A&M的「Lion Share」錄音室,花了一個通宵成功灌製了錄音藝術史上收益最高的單曲——《四海一家》(We Are The World)。其衍生的書籍、錄影帶等各種來源的收益,將全部用於援助饑餓中的非洲人民。最後有六千多萬的唱片收益直接送抵災害最嚴重的非洲地區。麥可傑克森在其中不止演唱,而且還與萊諾李奇一起參與了詞曲創作,他還錄製該歌曲的伴唱帶並分發給了所有參加歌手們。

  

     1985年初,麥可傑克森慰問了一名殘疾小女孩,她在邁阿密的一場車禍中癱瘓。稍後,麥可還把一卷《Victory》演唱會的現場錄音帶和一件巡演夾克送給了她。

  





     1986年2月,當麥可傑克森瞭解到唐娜‧艾施洛克是一個非常忠誠的歌迷後,他打了電話給這個加州派特森市的女孩。3月,這個女孩應邀到了麥可傑克森在恩西諾的家,在那裡他們一起共進午餐,並觀賞了電影。

  

     1986年10月,麥可傑克森的寵物們的模樣被製作成公仔在商店裡上架,麥可對商家提出要求:每賣出一個玩具,就要向兒童慈善組織捐贈1美元。

  



     1987年9月,在日本巡演期間,麥可傑克森捐獻了30件個人物品出來義賣,所得的收益用於第三世界的兒童教育。這些物品其中包括他戴的墨鏡、T恤和防風上衣等。

  

     1987年9月,麥可傑克森捐獻了兩萬美元給日本的小男孩Yoshiyaki的家屬,這個小男孩在麥可傑克森的日本巡演期間被綁架並殺害。從當時的錄影片段裡可以看到,舞台上的麥可傑克森提到Yoshiyaki和他家人的時情緒非常的激動:『當我聽說Yoshiyaki的事件時我感到非常的傷心和難過,我真想飛奔到他的父母前以表達我深深的哀悼,並為Yoshiyaki獻唱。我把我在日本的演出獻給Yoshiyaki......Yoshiyaki,我知道你在天上看著我們。我希望這種殘忍而傷心的事情再也不要發生了,我愛你。』隨後麥可傑克森演唱了他的《I Just Can't Stop Loving You》。本來就非常尊敬麥可的日本人,現在對他感到更加的敬佩。

  

     1987年11月,麥可傑克森捐贈了一萬英鎊給英國「呐喊中的兒童基金會」。

  

     1987年11月,麥可傑克森在澳洲巡演期間,訪問了當地的兒童醫院。

  



     1988年2月,單曲《Man in the Mirror》入榜,麥可傑克森將所得的版稅捐給「羅納德‧麥克唐納夏令營」,這個夏令營旨在幫助身患癌症的孩子。

  

     1988年3月,麥可傑克森的《Bad》美國巡演,首輪第二站來到了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在該地舉辦的三場演唱會中的首場收入將捐給「聯合黑人學院基金」。麥可捐獻了一張60萬美元的支票給「聯合黑人學院基金」會長克里斯托夫‧埃德利,使他成為了「聯合黑人學院基金」的最大的捐贈者。據紐約的評論報導:『麥可此舉遠遠超越了一場流行音樂演唱會的意義,與此同時,已有97名年青人在麥可為「黑人聯合大學基金」的慷慨捐款中受益。』

  

     1988年4月,麥可傑克森宣佈將他4000張倫敦演唱會的門票、無償贈送給英國ITV電視臺的《聯播募捐》節目,以期為「大奧爾蒙街兒童醫院」籌款20萬英鎊。

  

     1988年5月,麥可傑克森在巡演期間造訪了羅馬「Bambin Gesie醫院」,並帶了糖果和親筆簽名的照片給那裡的兒童們。

  

     1988年6月,音樂名人拍賣會為「T.J.瑪特爾基金會」進行慈善募捐,其收益將用於對白血病、癌症和愛滋病的研究。麥可傑克森捐贈了一頂自己戴過的黑色的紳士帽,被人以超過4000美元的高價拍得。

  

     1988年7月,麥可傑克森向「英國王子信託基金會」捐贈了45萬美元,這是一個為貧困兒童而設立的組織,由查理斯王子建立。麥可傑克森同時捐助「美好祝願基金會」,該基金會旨在為新建倫敦兒童醫院而籌款。麥可走訪了許多的醫院並探望了裡面的孩子。他還捐贈了10萬美元給「大奧爾蒙街兒童醫院」,並探望孩子們,還講故事給他們聽。

  

     1988年8月,麥可傑克森為英國的慈善組織「獻禮生命」舉行了一次義演演唱會,所得的13萬美元的收入將被用於幫助4萬兒童進行免疫防治。

  

     1988年10月,麥可傑克森捐贈了一張125,000美元的支票給艾斯達‧愛德華茲和白瑞‧高迪遞,作為「摩城博物館」(位於底特律)的維修運作費用;他同時也捐贈了他的黑色紳士帽和白色手套給博物館,以及他在摩城時代的宣傳服裝 —— 以供展出。

  

     1988年11月,麥可傑克森探望了大衛‧羅森伯格,這個小男孩因受他父親的虐待而得到媒體的關注和同情。

  

     1988年底,麥可傑克森捐贈了1000張亞特蘭大《Bad》演唱會的門票給「兒童希望基金會」,這些門票將分發給那些身患絕症的孩子們。







     1989年2月,麥可傑克森拜訪了加州斯托克頓市的克里夫蘭小學。曾有一名狙擊手曾經在這所小學裡進行校園恐怖屠殺,為這些兒童留下了心靈的創傷。後來他們許多人表示:麥可傑克森的到來再次給他們的心靈帶來了安全感。

  

     1989年春季,麥可傑克森招待「生理障礙兒童聖文森特之家」和「兄弟姐妹協會」送來的200個孩子,到聖芭芭拉的瓦加司馬戲團,一起慶祝麥可傑克森喬遷夢幻莊園之喜。

  

     1989年中期,麥可傑克森在加州環球影城的環球圓形大劇院被授予了「黑人電臺最高人道主義大獎」,以表彰麥可傑克森為慈善事業和人道主義所作出的巨大貢獻。同時他也接受了「國家都市聯盟」組織的‘藝術家/人道主義者大獎’,以表彰他對該組織的「大門為青年敞開專案」的傑出貢獻,該專案旨在鼓勵兒童學習數學和科學。

  

     1989年12月,麥可傑克森與罹患愛滋病的兒童瑞恩‧懷特(Ryan White)在他的夢幻莊園度過了一個假期。

  

     1988~1989年期間,麥可傑克森開始他的《Bad》世界巡演。在演出期間,他經常在後臺接待當地生病的孩子。麥可傑克森的聲樂指導西斯‧里格斯後來回憶說:『每天晚上都有孩子被擔架抬到了後臺,他們的病情嚴重到連手都抬不起來,麥可傑克森就跪在擔架旁邊,使那些兒童可以和他一起面對鏡頭合影留念。然後他會把照片送給這些孩子,以讓他們能夠永遠銘記這珍貴的時刻。』

 





     1990年2月,麥可傑克森在向小薩米‧大衛斯(Sammy Davis Jr.)致敬的活動上義演,所得的25萬美元的收益全部捐獻給「美國聯合黑人學院基金」。

  

     1990年4月,麥可傑克森被首都兒童博物館評為‘十年藝人’。後來他作為嘉賓參加了該組織的慈善募捐宴會。該獎項由總統喬治‧布希在白宮頒發。

  

     1990年5月,在「許願基金會」的撮合下,麥可傑克森在他的夢幻莊園接待了兒童癌症患者約翰‧布朗。

  

     1990年6月,麥可傑克森帶領著由洛杉磯「夢幻街兒童基金」選出的45名兒童一起遊覽了他的夢幻莊園,還一起午餐、看電影。

  

     1990年8月,由洛杉磯和聖芭芭拉的「YWCA夏日計畫」選出的130名兒童,在麥可傑克森的牧場中作客。他們一起燒烤、打電動、遊覽動物園、看電影。每個孩子在回家之前都得到了一雙運動鞋。

  

     1990年秋,麥可傑克森以派對的方式招待了博蒙特「救救兒童村」組織送來的80名兒童,他們曾經受到虐待和歧視。稍後,麥可又在家招待了來自於「許願基金會」和「麥克拉倫‧霍爾」組織送來的50名孩子。

  





     1991年4月,麥可傑克森組織了一次「黑猩猩茶話會」以支持Jane Goodall的猿類研究所。



     1991年5月,麥可傑克森出席了「Jane Goodall國際慶典慈善會」,並擔任了該組織的榮譽主席。

  

     1992年2月2日,麥可傑克森召開記者招待會宣佈《危險之旅》世界巡演,並成立「拯救世界基金會」(Heal The World Foundation)以救助全世界的兒童。

  

     1992年2月,麥可傑克森對非洲進行了一次為期兩周的訪問,他拜訪了當地的小學、教堂和智障兒童慈善機構。

  

     1992年5月,麥可傑克森為一個在震驚世界的洛杉磯‘羅德尼‧金種族大騷亂’期間被流彈射死的小男孩的葬禮支付費用。

  

     1992年5月,為了感謝並獎勵麥可傑克森為貧困兒童的不懈努力,喬治‧布希總統特別授予麥可傑克森‘星光大使’的榮譽。

  

     1992年6月,為表彰麥可傑克森為家境貧困的孩子們所做的貢獻,「互助協會」也授予了麥可傑克森榮譽獎項。

  

     1992年6月,麥可傑克森捐贈了40,000馬克的支票給慕尼克市長Georg Kronawitter,以幫助慕尼克的貧窮兒童。他也拜訪了「鹿特丹索菲亞兒童醫院」,並捐獻了10萬英鎊。

  

     1992年7月,麥可傑克森捐贈了821,477,296里拉給羅馬的「La Partita del Cuor(愛心賽)」組織,同時還捐贈了12萬馬克給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兒童慈善會。

  

     1992年7月,心理學博士韋恩‧戴爾將其新書《真正的魔法》點名獻給麥可傑克森,以感謝他為全世界的兒童和世界的和平所做的一切。

  

     1992年8月,第一屆「拯救世界基金會」歐洲兒童年會在英國的倫敦舉行。84名年齡在8歲到16歲之間的孩子聚在一起,闡述了他們對當今世界面臨的巨大問題及解決之道的見解。與此同時,儘管麥可傑克森感冒未癒,但他仍在午餐後訪問了英國的攝政學院,並逗留了四個小時。

  

     1992年9月,麥可傑克森去了羅馬尼亞的首都布加勒斯特,為在那裡修建的體育場剪綵,並捐款給當地的「Leaganul Pentru Copii Sfinta Ecaterina孤兒院」。

  

     1992年11月,在「美國愛心基金會」的協助下,麥可將47噸的冬季救濟品運往的薩拉熱窩兒童,其中包括藥品、毛毯、衣物、鞋襪等等。

  

     1992年12月,在「聖誕兒童計畫」組織的幫助下,麥可為波士尼亞的兒童們送去了救濟品,其中包括三萬盒玩具、文具、照片及英國學生們寫去的慰問信。

  

     1992年12月,麥可傑克森在廣播錄影中露面,呼籲社會都來關心「聯合黑人學院基金」。







     1993年,「拯救洛城」(Heal L.A.)—— 麥可傑克森發起的救濟兒童與青少年運動,在洛杉磯宣佈發起。它和「校內城邦組織」、「兄弟姐妹協會」、「BEST基金會」、「瓦特健康基金會」、「美國拒毒聯盟」展開合作,這次活動將有助於解決現代都市青年面臨的一系列問題,並為他們提供更多的關於濫用毒品及愛滋病防治等方面的知識、教育和指導。「拯救世界基金會」捐贈了125萬美元,以及麥可傑克森在27屆‘超級杯’半場表演的所有收入給「拯救洛城基金會」。

  

     1993年2月至3月期間,在與日本SEGA遊戲公司協定後,「拯救世界基金會」向英國所有兒童醫院、兒童收容所、兒童慈善組織捐贈了價值108,000美元的電動遊戲機及相關設備。

  

     1993年3月,「拯救世界基金會」與前總統吉米‧卡特和「亞特蘭大計畫」組織共同發起‘兒童健康/免疫運動’。

  

     1993年3月,在「拯救洛城基金會」和「拯救世界基金會」的支持下,「美國拒毒聯盟」、「加利福尼亞拒毒聯盟」和「BEST基金會」在洛杉磯聯合發起了「都市禁毒新聞舉報運動」。

  

     1993年4月, 麥可傑克森暗中走訪了「拯救洛城基金會」在洛杉磯中南部的三個辦事處,並與那裡的負責人和兒童就相關問題進行了討論。

  

     1993年5月,麥可傑克森訪問了亞特蘭大。同時,「拯救世界基金會」、前總統吉米‧卡特的「亞特蘭大計畫」、「兒童健康/免疫運動」、特納廣播公司、「羅納德‧麥克唐納兒童慈善會」、歌手Gladys Knight、以及TLC樂隊,為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城的17,000名兒童提供了5天的免疫治療。

  

     1993年6月,麥可傑克森在夢幻莊園招待了100名來自洛杉磯「男孩女孩挑戰者俱樂部」的孩子們。

  

     1993年6月,麥可傑克森參加了新「DARE計畫」的啟動,其全名是「DAREPLUS」(Drug Abuse Resistance Education - Play and Learn Under Supervision:抵制毒品濫用——在監護下學習和娛樂)。

  

     1993年7月,緬因州薩巴圖司的小女孩Mallory Cyr罹患了一種罕見的腸道疾病。隨後她收到了一封麥可傑克森的親筆信和支票,這是學校的孩子們聯名寫信努力的結果。麥可傑克森在信中寫到:『Mallory,我向你獻上所有的愛和祝福,隨信附上禮物,希望它能幫你度過難關,早日痊癒。』Mallory的腸道疾病使得她不能進食,只能依靠靜脈注射維持生命。

  

     1993年8月,「拯救世界基金會」與百事可樂泰國分部一起合作,捐贈了四萬美元給泰國公主瑪哈紮克里‧詩琳通的慈善組織「農村兒童及青年發展基金會」,以幫助泰國農村學校發展。

  

     1993年秋,麥可傑克森在新德里演唱會的全數收入直接捐給了「甘地兒童基金會」,百事可樂公司確認其兩場演出的收入達到16萬美元。

  

     1993年秋,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巡演中途,麥可傑克森訪問了當地的兒童醫院,並帶了玩具送給他們,還和孩子們一起聊天。

  

     1993年9月,在日本期間,麥可傑克森拜訪了美軍海軍基地的一個學校;另外,身患絕症的15歲荷蘭男孩Martijn Hendricsen和他的兩個哥哥被「許願基金會」送到了日本。在那裡,正在接受治療的Martijn終於如願以償地見到了自己的偶像 —— 麥可傑克森!

  

     1993年10月,「拯救世界基金會」與百事可樂國際公司一道,向「莫斯科兒童聯絡中心」(位於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和「Ninos Dr. Ricardo Gutierrez」醫院(位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賽勒斯)各捐了一輛救護車。

  

     1993年10月,「拯救世界基金會」捐獻了10萬美元給「保護兒童基金會」、「兒童糖尿病基金會」、「亞特蘭大計畫」以及新澤西紐華克的「男孩女孩俱樂部」,以向孩子們提供進一步的醫療服務。

 

     1993年10月,麥可傑克森資助5000名兒童去墨西哥的「El Nuevo Reino Aventura娛樂公園」遊玩。

  

     1993年10月,巴西的里約熱內盧,麥可傑克森捐獻了幾千張的門票給那些沒有金錢來看他演唱會的貧困兒童;在阿根廷的布宜諾賽勒斯,麥可同樣把他十月份的六場演唱會中的幾千張門票送給了那些生病或貧困的兒童們。

  

     1993年12月,「拯救世界基金會」聯合美國的「戈巴契夫基金會」,向喬治亞共和國塔布里司的兒童空運了六萬劑牛痘疫苗。

  

     1993年12月,「拯救世界基金會」與英國的「聖誕兒童計畫」組織,共同向波士尼亞的孩子運送了10萬盒禮物 —— 其中包括玩具,小禮物和一些英國小朋友寫的信件。







     1994年1月,「拯救世界基金會」協同「健康聯盟」和「洛杉磯免疫基金會」為因洛杉磯大地震而無家可歸的眾多兒童們運送了疫苗;「拯救世界基金會」還和「探索」玩具公司一起為參加免疫活動的孩子們分發玩具。

  

     1994年1月,「拯救洛城基金會」為洛杉磯大地震捐款85000萬美元,並經過慈善組織分發給洛杉磯以及聖費南多山谷地區中受災的家庭,這些組織包括:「小阿爾‧伍登遺產中心」、「Casa Rutilio Grande」、「Clinica Para Las Americas」、「家的新方向組織」、「莊嚴救助組織」、「Proyecto Esperanza」、「Pueblo Nuevo」、「沃恩街家庭中心」等等。

  

     1994年1月,「拯救世界基金會」與通用電氣公司、利華兄弟公司、沙弗‧沃什公司,捐贈了洗衣機、烘衣機和肥皂給25個非營利組織,以向1994年1月17日洛杉磯大地震中的受災居民提供免費洗熨服務。

  

     1994年1月,「拯救世界基金會」和「拯救洛城」共同組織400個無家可歸的兒童和他們的父母一起去「環球電影製片廠」遊玩一日。

  

     1994年1月,麥可傑克森在夢幻莊園招待了100名來自於洛杉磯「青年運動團體」與「藝術基金會」的孩子們,麥可和孩子們整整待了一天的時間,為孩子們簽名和合照。孩子們在這裡不僅欣賞到了《貝多芬第2交響曲》,還遊覽了動物園,並在遊樂場中盡情的嬉戲。

  

     1994年春,「拯救洛城基金會」防疫免疫運動邀請到了歌手Kriss Kross到「喬治‧佩奇兒童醫院健康社區中心」去探望那裡的兒童;另外一組邀請到的歌手Raven-Symone和Bryton McClure則到班克拉夫特高中探望了那裡的學生。

  

     1994年夏,「拯救世界基金會」聯同「洛杉磯聯合學校社區組織」、「青年服務會」、「我有一個夢想基金會」、「好兄弟基金會」、「克服障礙基金會」、「加州互助會」等組織,免費贈送了2000張門票給孩子們去看珍娜傑克森的音樂會、洛杉磯湖人隊NBA聯賽、以及‘沙灘男孩’樂團的演唱會。

  

     1994年8月,「拯救世界基金會」與「Toys'R'Us」玩具公司以及「美國愛心」組織(AmeriCares)為匈牙利布達佩斯醫院的兒童們送去了價值兩萬美元的玩具、食品和供給。

  

     1994年8月,「拯救世界基金會」宣佈為Bela Farkas的肝臟移植手術支付費用,以拯救這個年僅4歲小病人。Bela Farkas是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畢士達醫院的一個病人。

  

     1994年秋,「拯救洛城基金會」的「良師益友」計畫在「洛杉磯聯合學校社區組織」所轄的6所中學(位於洛杉磯中南部和Pico Union地區)展開,300名的指導教師志願加入,共有1000名青年因此受益。

  

     1994年10月,「拯救世界基金會」發起「校區聯盟/安適港灣」運動,為洛杉磯各社區提供安全的學習娛樂場所,在這裡,學生、家庭、住民不僅可以娛樂休閒,還可以免費學習電腦、數學、語言、藝術、體育,並有專人輔導。







     1995年2月,「拯救洛城」運動擴大對了「校區聯盟/安適港灣」運動的授課時間和授課對象,至少達到了1200個家庭;同月,麥可傑克森參加了小克雷格‧弗萊明(Craig Fleming)的葬禮,克雷格的母親在自殺之前把他和他四歲的哥哥從洛杉磯大橋上扔下去,隨後自己也跳了下去。儘管受傷嚴重需要救治,但他的母親和四歲的哥哥麥可都倖免於難。麥可傑克森為麥可‧弗萊明(Michael Fleming)支付了醫療費,並為繼續照顧治療他而成立了一個特別信託基金會。不久後,麥可傑克森將《HIStory》專輯中的《Childhood》一曲獻給了死去的小克雷格‧弗萊明,並在專輯內頁中寫了如下紀念之詞:『《Childhood》獻給小克雷格‧弗萊明和他劫後餘生的哥哥麥可。為麥可的獎學基金已經建立,並將引導他從童年走向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愛你們的,麥可傑克森。』

  

     1995年3月,「拯救世界基金會」為四歲的Bela Farkas支付了肝臟移植的手術費用。

  

     1995年4月,「拯救世界基金會」和「永恆慈善會」以及「EC2000組織」共同主辦、資助了來自於全球18個國家的46名參加「世界兒童年會」的兒童在夢幻莊園的聚會、一場為期三天的會議以及對代表們的特別訓練,以讓他們能在年會上有效地討論各種緊要的兒童議題。

  

     1995年6月,當聯合國成立50周年慶典在三藩市舉行之際,「拯救世界基金會」世界兒童年會的大使向「世界兒童峰會」提交了一份研究報告,並與聯合國秘書長布特羅斯‧布特羅斯‧加利(Boutros Boutros-Ghali)、民權運動家牧師傑西‧傑克森(Jesse Jackson)、南非大主教迪司蒙‧圖圖(Desmond Tutu)以及許多駐聯合國大使進行了會晤。

  

     1995年夏,「拯救世界基金會」世界兒童年會的墨西哥大使舉著‘兒童希望火炬’橫跨美國,將「世界兒童年會」的精神帶到了超過30個由「EC2000組織」和「地球兒童聯盟」資助的活動中去。

  

     1995年10月,MJJ唱片製作公司旗下歌手BROWNSTONE和Tasha Scott為賀拉斯‧曼恩中學的學生們進行了兩場演出,以此為「校區聯盟/安適港灣」運動的新學年揭幕。

  

     1995年10月,「拯救世界基金會」世界兒童年會的大使就「瑞士日內瓦兒童權益」一題向聯合國委員會作了報告。

  

     1995年12月,「拯救世界基金會」世界兒童年會的大使為墨西哥城的「未來守護者」紀念碑獻詞,這次活動由「EC2000組織」、「Terra Christa交流會」,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墨西哥城市長辦公室,「地球兒童聯盟」共同主辦。

  

     1995年12月,「拯救世界基金會」在國際救援委員會的協助下,運送了兩船的玩具給波士尼亞和黑塞哥維那飽受戰火摧殘的孩子們。







     1996年2月,「拯救世界基金會」世界兒童年會的一名墨西哥籍的兒童大使向聯合國第二屆環境預備委員會提交了一份創建可持續發展環境的模本建議。

  

     1996年4月,「拯救世界基金會」世界兒童年會的大使參加在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舉行的「兒童為先:全球論壇」,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羅莎林‧卡特「卡特中心」、「救助兒童特遣隊組織」主持了會議,該會議同時由「洛克菲勒基金會」、「安妮 E.凱錫基金會」、世界銀行、「拯救世界基金會」聯合贊助主辦,將來自100個國家的360名代表齊聚一堂共同商討怎樣提高兒童生活品質的戰略議題。

  

     1996年4月,「拯救世界基金會」世界兒童年會的大使參加了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青年之光」會議,尋求更多合作關係以共同呼籲建立一個有著健康環境根基的社會。

  

     1996年5月,麥可傑克森為他的一個英國歌迷的葬禮獻上了白玫瑰、康乃馨和百合花。他在題詞中寫道:『你的勇氣將激勵著我們前行。你的精神將永遠閃耀於世。—— 麥可傑克森敬上』。十一歲的傑米波恩在與白血病的鬥爭中死去,葬禮上還演奏她最愛的歌曲:麥可傑克森演唱的《Farewell My Summer Love》、《Ben》和《Never Can Say Goodbye》。

  

     1996年6月,「夢幻莊園一日遊」在「校內城邦」名人競拍會上被人以最高價買下。這次活動是由洛杉磯的KIIS-FM和「校內城邦組織」共同舉辦,募集到的115,000美元的款項將全部資助給學校中的兒童。其中「夢幻莊園一日遊(四人名額)」獲得了最高的5,200美的競拍價。

  

     1996年6月21日,麥可傑克森在英國七橡樹市皇家橡樹酒店為「鄧布蘭呼籲」慈善組織捐獻了一套鍍了四層白金的《HIStory》唱片。

  

     1996年7月18日,在南非的索韋托,麥可傑克森為在一場種族衝突中喪生的青少年們獻上了花圈。

  

     1996年9月,麥可傑克森在為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的七萬觀眾的獻唱之前,探視了一所國立孤兒院。在分送完玩具後,麥可傑克森說:『我希望全世界都能來這裡看看,而不是老是挑起戰爭。孩子就是我們的未來。我非常愛他們。』

  

     1996年9月,第一屆為孤兒和殘疾兒童召開的‘希望’運動節開幕。共有3000名兒童和600名志願者參加,而麥可傑克森擔任了特別嘉賓。

  

     1996年9月6日,麥可傑克森拜訪了一家布拉格兒童醫院。

  

     1996年10月1日,麥可傑克森在北非共和國突尼斯舉辦了一場慈善演唱會,收益全部捐給「國家團結基金會」,這是一個幫助突尼西亞人解決貧困的組織。

  

     1996年10月3日,麥可傑克森在阿姆斯特丹演唱會期間拜訪了當地的Ronald McDonald和AMC兩家醫院,並分發了禮物和玩具。醫院其中一間病房後來以麥可命名。

  

     1996年10月,在臺灣高雄,麥可傑克森參觀了一家智障兒童醫院,並把高雄演唱會其中的2000張門票免費送給了兒童歌迷。

  

     1996年11月1月,在印度孟買(馬哈拉斯特拉邦首府)的演唱會前夕,麥可傑克森一行人剛抵達孟買時,他曾請司機在從機場到酒店的路上停下,以便他能有20分鐘的時間與那些路旁貧民窟的孩子們交談。

  

     1996年11月,麥可傑克森把在《HIStory》世界巡迴演唱會印度站所獲得的85%收入,捐獻給北印度的一家慈善機構「Shiv Udyog Sena」,這筆款項將幫助印度領導人為馬哈拉斯特拉邦的270,000名青年解決失業問題。

  

     1996年11月,在澳州的庫里斯班市舉辦巡演的時候,麥可傑克森拜訪了「威爾斯王子兒童醫院」,這裡專門治療兒童疾病,包括癌症、心臟病、哮喘和腫瘤等。麥可傑克森和孩子們聚了許久,並且為75個孩子簽名留念並分送了玩具。



     1996年11月,SONY唱片公司在澳洲歌劇院為麥可傑克森舉行慶功會之前(麥可傑克森在澳洲至少為SONY唱片公司賺進了7500萬美元),麥可傑克森拜訪了一家西尼的兒童醫院。據報導,麥可又在醫院裡待了2個多小時,與孩子們聊天、簽名並分送了玩具。麥可還把在澳洲9場演出收入的一部分捐給了為窮人謀福利的「The Smith Family」慈善組織。





     事蹟太多超出字數,請接續:麥可傑克遜被忽略的善舉:創紀錄的慈善事蹟(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