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轉貼】TAIJI with HEAVEN'S吉他手RYUTARO 寫給TAIJI的文章


給不死鳥TAIJI桑     2011年07月30日23:38







泰司桑,好久不見了。



從聽到去世報導的那天起,已經過去13天了,仍舊是,還抱著真相是什麼也不知道,一定是誤報,你還活著的希望,一味地想念著你的日子。







最後一次的見面,最終還是成為“TAIJI with HEAVEN'S”最後LIVE的10月8日吉祥寺CLUB SEATA呢。

雖然我以那天為界限,想著要彼此保持一些距離,但沒想到竟成了最後一次的見面・・・



明明TAIJI桑在那天之後好幾次想跟我見面・・・

我真的很後悔。

你還幫我買了沖繩的土產呢。


從TAIJI桑那邊,特別是去年的夏天受到了他各種亂暴,有著很多痛苦的回憶(笑),但相應的,我也明白了那是他一直在在意著我的事情,所以現在更加後悔了。

真的是像家人一樣,基本上是像惡兄般的存在,但有時卻是像爸爸一樣巨大的存在,在近處看著的我的妻子也說“泰司桑真的很喜歡小隆呢”。所以,雖然好也好壞也好,的確有著衝突,但其實是靈魂上能相互撞擊契合的人。







如果TAIJI桑真的去世了的話・・・



如果已經到了天國的話,那邊住著的感覺如何?

和之前已經去了那邊的夥伴有一起快樂地生活嗎?



個人覺得會和Stevie Ray Vaughan桑一起session興志很高呢。

泰司桑和Ray Vaughan桑的話,會誕生最強的heavy blues吧。



和樋口桑及HIDE桑也一起演奏著吧?

UME桑的葬禮上,泰司桑悲傷的樣子我還一直記得,已經見到了吧?!

在那邊的話,在這個世上的病痛也沒有了,請自由自在地,酒也能盡情地喝了吧?!

我眼裡浮現出TAIJI桑的笑臉了喲!!







那麼,能讓我稍微說些以前的事情嗎?



已經是說過好幾次的話了,我是因為憧憬著你才走上ROCK之路的喲。



1994年,已經是17年了。

我在中學3年級的春天,聽了“LOUDNESS”的live專輯『ONCE AND FOR ALL』後被打倒了,還有rockin’ f的封面“D.T.R”的debut,6月末發表的衝擊性的1st album『DIRTY TRASH ROAD』,還有在夏天的新大阪mielparque hall的LIVE、寫真集上的採訪・・・

已經是從音樂性、思考方式、fashion上,完全瘋狂地受到了你的影響。

錄影帶也是每天都會看!



然後這話我也說過,那個時候,我guitar和bass都在彈,而且重點是放在bass上的。

但是,“想要成為職業的話,必須在一項上專心努力!”正這樣煩惱著的時候,突然想到“我如果選擇bass的話,將來就不能和TAIJI桑一起組樂團了呀!!”於是選擇了以guitar作為職業目標的道路。

說給你聽這些話的時候,我現在還記得當時你笑著說“你真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







那之後,高中一年級的9月迅速畢業,一個人從家裡跑出來,隻身踏上了ROCK之路。



在大阪以faze這個樂團活動著,應該是2001年左右21歲的時候吧?

在前輩的介紹下認識了D.T.R的藤本泰司桑,他非常照顧我。

(現在藤本泰司大哥也是我非常重要的兄長!)



然後2004年,TAIJI桑當時組的樂團“音風”在新宿MARZ的LIVE上,藤本桑以guest的身份參加演出時把我叫去幫忙。從大阪出發,第一次在近處見到了你。

那時你不拄著拐杖都無法站立,氣氛也非常暗淡,但是終演後在後臺能夠如此近的見到,我非常感動。

握手的時候什麼也說不出來,但還是對於當時患上憂鬱症的TAIJI桑說出了必須要說的那句“請加油”・・・

那時,也給了你當時在大阪我努力活動著的faze的CD呢。



之後見面那次是2005年在鹿鳴館的D.T.R再結成之時。

我也因為faze而搬到了東京居住,於是又再次被藤本桑叫去幫忙。

因為2004年在音風那次見面的時候什麼也沒能說出來,所以我好好地把想法寫在了信中(笑),還放進了faze的2張CD一起給了你。



然後,你很清楚地記住了faze這個樂團的名字我很感謝喲!







那之後發生了很多不敢相信的事情(笑)。



“聽了faze的CD,很喜歡,見個面吧”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我覺得自己要死了(笑)。

然後從2006年初開始吧。

去了你家,一起session了(照片就是當時拍的),那之後在不時見面的時候,一起見到了DAI桑。那時我彈了「KEEP THE FAITH」的原曲後,DAI桑即興地唱出了旋律,因此,TAIJI桑突然就來了感覺,於是“TAIJI with HEAVEN'S”開始活動了。



但是,直到真正開始活動的2009年後半年為止,發生了很多非常困難的事情。



一邊重複著作曲、排練、錄音,還經歷了TAIJI桑住院等,和DAI桑一起兩個人一直進行著作曲和錄音的作業,此外也發生了其他很多事情,還有即使再怎麼努力努力也沒有回報的麻煩也有很多(笑)。



那時最開心的事情就是,看到了從初次見面之後就一直需要拄著拐杖才能自由行走的TAIJI桑手術成功了,能夠不需要靠著拐杖走路了。

正好是在HEAVEN'S排練前,大家在DAI桑家裡,徒步走過去的時候,你說“已經可以很好地走路了喲。還能跑哦!”,然後稍稍像是小孩子胡鬧似的地走了幾步。看著你那樣的背影,我真的眼淚也出來了!



那時,在地下作業的時代,不管怎麼說,大家都很快樂呢。

那個樸素但卻非常疲勞的時代,不知為何非常懷念。







啊。

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呢・・・



去年夏天,大吵了一次呢。

對於因為喝酒的關係而無法滿意地進行演奏的TAIJI桑我幻滅了,所以下了決心發火了。

甚至說了“你這樣很可憐啊”這樣的話。因為非常喜歡你啊,所以我是做好思想準備下定決心說出來的。

雖然那時TAIJI桑也是一副要吵架的樣子,但因為很懊悔,居然真的和我約定要戒酒並且努力著。

我還記得你對我說,“因為RYUTARO那麼說了,所以一直沒有再喝酒,很感謝哦”。

10/8 HEAVEN'S的LIVE和慶功宴上也是完全沒有碰酒精呢。



那之後,如果我能再積極一些,去解決對於HEAVEN'S活動中的疑問的話・・・

如果那樣的話,3月的韓國公演也能順利地進行,現在這個時候,也正在進行TAIJI with HEAVEN'S 2nd album的製作吧。留下太大的遺憾了。



看到你的blog絕對是覺得很奇怪的,但事實上卻一直沒能聯絡你。

“沒有RYUTARO的話HEAVEN'S就不能成立了喲”,就算是恭維的話也好,明明你一直這樣對我說的。

但是我寫過一次mail給你哦。

有好好看嗎?



只是,光後悔什麼用都沒有,所以我會把這種後悔的心情作為發條,必須要努力地去過今後的人生!!



我自己的爸爸也是在和同伴關係破裂的情況下遇上事故去世的,我和TAIJI桑又是以這樣的方式告別,痛感真的是要好好悔改生存方式啊。

再也不想和真心心意相通的人留下糾葛就這樣分別了。

真的是太痛苦了。







TAIJI桑是比誰都要細心,能夠看到那個人的優點・・・即能看出他的“本質”進而培養的人。



雖然我知道很多受TAIJI桑影響的bassist,但是有著像TAIJI桑這樣廣闊音樂性和深度的bassist,在我所知的範圍內一個人都沒有。

今後肯定這輩子也碰不到了吧。



然後,是比誰都更加高度評價我guitar的人。

到得和高崎師傅還有HIDE桑這樣的傳奇guitarist一起表演的你的承認,是我一生的寶物。









作為在你音樂活動最後一年間的主要樂團“TAIJI with HEAVEN'S”的guitarist,能夠共同走過的驕傲我會一輩子刻在心中繼續走下去的。









TAIJI桑,最後有向你彙報的事情。

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了,我的孩子在16日那天出生了!

比預產期早了5~6天。

然後,如果相信報導的話,第二天的17日你踏上了那個世界的旅途。



感覺是不可思議的命運。

一定是我兒子也從你那感覺到了你的聲音吧。



你留下的名曲「First Small Song」,聽著一定會掉淚的。

我也一直在讓兒子聽。

然後我也會創作名曲送給我兒子的喲!



「First Small Song」和「Voiceless Screaming」,能夠在TAIJI 20周年的紀念活動上,以TAIJI&RYUTARO的編曲演奏是非常光榮的回憶。







TAIJI桑。

還想要更多地和你說話呢。

還想要更多地一起演奏呢。



但是,雖然你真的是個很笨拙的人,但直到最後也是個rock 'n' roll的男人。

雖然我一直憧憬著你,但絕對無法超越你的。

但是,你為我指出了應該前行的道路。

由衷地表示感謝。



即使要50年多年之後我才能去那邊,但是請你一定要記得我呀。

還要一起多多地彈guitar玩哦!!







啊~

總結起來真辛苦啊。

分別什麼的是開玩笑吧??



但是我還在等待著泰司桑想到的時候就會來對我說“隆太郎!你的guitar最棒了喲!一起做吧!!”的電話打過來的那天,然後一邊繼續不鬆懈地走著guitar之路喲。

把blues叫作jam,會讓你說“喂~你的技術又長進了啊!”的喲!!(笑)







再見了。

至今為止真的非常感謝。



現在請安然地入眠吧。



從心底祈禱冥福。











給親愛的澤田 泰司樣。







TAIJI with HEAVEN'S

GUITAR

RYUTARO


http://tieba.baidu.com/p/1163365743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