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YOSHIKI單獨訪談


http://natalie.mu/music/pp/xjapan


     X JAPAN推出了「THE LAST LIVE 完全版」的演唱會DVD,這是完整收錄1997年12月31日在東京巨蛋舉行的演唱會內容的影像作品。這場已經被當做傳說來討論的解散演唱會,終於得以毫不闕漏的形式來細細品味。


     Natarie網路報為了紀念這片DVD的發行,對目前人在日本的YOSHIKI(Dr, Piano)進行了專訪。因為他從2007年10月X JAPAN正式重組開始,一直積極地進行活動,前幾天才剛結束世界巡迴,我們也藉由這次的機會,談了各式各樣的話題。




一直是「不會有明天」的心情



── ── 恭喜您在世界巡迴獲得大成功。

YOSHIKI:謝謝。


── ── 身體的狀況如何呢?

YOSHIKI:有點太逞強了,所以接下來要回美國住院檢查。雖然應該是沒事。


── ── 因為巡迴很操勞是吧。

YOSHIKI:2年多之前脖子有開過刀,從當時起這三根指頭(左手的中指、無名指、小指)就一直麻痺,一直治不好。所以現在也還是在吃解除麻痺感的藥。醫生是叫我「不要再打鼓了」所以一開始是有想要儘量控制,但是演唱會一開始,就變成反正怎樣都不管它了,大概是這樣吧。


── ── 因為會整個開始燃燒?

YOSHIKI:因為我一直是以「不會有明天」的心情一路走來的。不想為了考慮到將來而控制。真的每次都是認真的拚下去。





過去能隨著未來而改變



── ── 在此時發售了「THE LAST LIVE 完全版」的DVD。YOSHIKI您自己應該也很久沒看那場演唱會的影片了吧?

YOSHIKI:是啊。DVD通常是演唱會結束之後就馬上會出,但當時我沒辦法看影片,大概2年後左右才被唱片公司老闆說「還是出一出比較好」,所以才努力開始編輯,當時沒辦法做到最後,到「ENDLESS RAIN」是我的極限。根本是邊看邊哭。但是過了10幾年的歲月,正在進行世界巡迴的此刻,終於產生了能夠在好好面對過去的前提下,朝向未來前進的感覺。LAST LIVE還是非常重要的分水嶺。


── ── 讓您能這麼想的契機是?

YOSHIKI:還是因為有現在的活動,才能真正好好面對過去。當時已經是一種絕望的心情,舉行LAST LIVE的時候,是在悲傷與痛苦中把它當成一切的終點。特別是之後HIDE去世時,覺得X JAPAN絕對不可能重新開始活動。我自己也想要往製作人與作曲家之路前進,沒辦法想像自己會以藝人的身分像這樣繼續進行表演。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一直都是這麼覺得。


── ── 但是現在,卻是以X JAPAN重新開始了正規的活動。

YOSHIKI:我覺得很像在作夢。


── ── 而且當時沒達成的進軍世界的宏願,也已經成為在現實中發生的事情。

YOSHIKI:是啊。當時在還沒進軍世界的狀況下就結束,讓我覺得很不甘願,那瞬間可說是自己的人生中首次遭遇到挫折。我一直認為所謂的失敗是在放棄的時候才是失敗,如果還沒放棄的話就不算是失敗。但是舉行LAST LIVE,因為是在還沒有達到目標之前就結束,會覺得「啊,果然還是沒辦到」。


── ── 所以心裡一直都覺得不甘願。

YOSHIKI:是的。但是過了10幾年的歲月,現在又能夠邁向世界了。我以前在不知道什麼的訪問裡有提到過「過去能隨著未来而改變」。如果目前沒有這樣的現在,當時的事情就會一直是悲傷的過去。但因為現在已經邁步向前,所以就可以把那個LAST LIVE當做只是一個過程。不是句點,而只是逗號般的東西。


── ── 這樣想想還蠻不可思議的呢。當時沒辦法辦到的事情,現在卻以自然而然的形式正在實現。

YOSHIKI:真的每天起床時都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覺得自己真的是在過著幸福的人生。從解散起的10年間,網路很明顯地在進化,X JAPAN的音樂在YouTube上擴散,也由於其他的視覺系樂團的活躍,讓視覺系本身向全世界拓展。然後忽然發現X JAPAN的歌迷在全世界一直增加。


── ── X JAPAN在當時播的種逐漸擴散開來了呢。

YOSHIKI:雖然以前曾經誇口說「音樂可以超越所有國境、年齡、人種」,但這現在竟然成為事實,我自己也很驚訝。LAST LIVE的時候是覺得自己死亡了一次,但現在則是在歌迷們的感情中活了過來。因為是在這樣的心情中活著,所以反而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副歌還是該唱「紅に染まった」


── ── 世界巡迴無論是開到哪個國家都盛況空前,那您認為X JAPAN為什麼會如此受到海外歌迷的支持呢?

YOSHIKI:雖然這聽起來可能很像老生常談,不過只要努力就必定能獲得回報,應該也是因為我們一直都認真地在做音樂的緣故吧。全心全意地做出真正想傳遞的音樂。還有演唱會,沒有任何演唱會是以普通把他開完的想法在開,而全部都是全心全意獻上一切。當然自己也有從戰略面來思考,但是最後還是要看自己能多純粹地投入在音樂中。那就能觸動人心,超越時代與人種的障壁。


── ── 音樂性方面呢? X JAPAN的音樂中某部份有某種日本的感覺,可說是一種極致的純粹美學,我覺得就某方面來說,也許也是因此而受到海外聽眾的熱烈支持。

YOSHIKI:我也深深地這麼覺得。我自己是很直接地受到西洋音樂的影響,同時也受到日本音樂的影響,而這雙方自然而然地交織出的東西就是X JAPAN。我也聽了很多日本的流行歌和古典音樂,當然西洋的硬式搖滾、龐克搖滾和重金屬音樂也全部都有在聽,這些東西先自己消化一遍,再誕生出來的就是X JAPAN的音樂,這反而被西洋音樂的樂迷說是新的東西。


── ── 說到這個,世界巡迴表演時,聽說是日文與英文的歌詞混著唱的樣子。

YOSHIKI:一開始北美巡迴時,是全部以英文的歌詞在唱。但是從途中開始討論「這首歌還是唱日文比較好吧」之類。例如說有一首名叫「紅」的曲子,在北美巡迴的途中,覺得副歌還是該唱「紅に染まった(KURENAI NI SOMATTA)」,所以那裡就變成唱日文,「Rusty Nail」在新專輯中大概會是全英文的版本,但在北美巡迴的後半還是故意讓一部分唱日文。


── ── 蠻有趣的。

YOSHIKI:就像我們喜歡西洋音樂而拚命學英文一樣,海外的人們學了日文跟我們一起唱副歌。


── ── 我覺得這種日本風格的要素,是X JAPAN的核心之一。

YOSHIKI:因為是「被染成深紅的我」(笑)。無論對哪裡來說都是日本風。




解散前曾遺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 ── 從重組之後已經過了4年,復活後的X JAPAN也參加了LOLLAPALOOZA與SUMMER SONIC、a-nation這些音樂節的演出。90年代的X幾乎不跟其他團一起演出,也沒有參加音樂節,給人某種孤傲的樂團的強烈印象。現在會是這樣,在心境上是有什麼變化嗎?

YOSHIKI:一言以蔽之,就是終於回到了原點。這次的海外巡迴也是一樣,極端地說來,我們的想法是只要有觀眾,就算是只有一個燈泡的舞台也還是會開演唱會。既然巡了這麼多國家,當然有很多搞不定的事情。像是器材沒運到,或是配電來不及只好用發電機來當電源之類,或是沒有後台休息室等等。


── ── 是在日本完全無法想像的狀況呢。

YOSHIKI:以前,在LAST LIVE之前的X JAPAN,一直都只在東京巨蛋開演唱會。毎年都只有在東京巨蛋開,這也是很極端的例子,人到後台休息室之後就有法國料理的套餐送上來,像這樣之類的(笑)。只要把腳舉到桌子上,就有誰幫忙穿鞋子。鼓組準備了3套,其中1個壞掉了就用下一個。也是曾經做到這種程度。


── ── 原來如此。

YOSHIKI:團員彼此間的對話,也變成都是透過各自的經紀人,由經紀人來傳話。但是我們明明就是在彼此的面前。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有察覺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遺忘了。我們置身於能做音樂的環境中,這是何等幸福的事情之類。


── ── 這是置身於漩渦中心時沒注意到的事吧。

YOSHIKI:樂團一旦解散,同時也與ToshI分開,在那10年的空白其間,才知道自己當時是有多幸福。在北美巡迴之前也有參加LOLLAPALOOZA,因為是音樂節,所以連當天的預演都沒有,直接就上台了。在正式上台前,自己確認鼓組的狀態,演奏時壞掉也只好邊調整邊打(笑)。巡迴是從這種情況下開始,北美巡迴期間也不斷發生問題,所以每次在開的時候都有回歸原點的感覺。以前還在巡迴LIVE HOUSE的時代,有駕照的只有我和HIDE而已,所以一直都是我和HIDE在開車。自己開車載器材,現在終於能回到那時的心情了。


── ──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還是有參與日本國內的大型音樂節。

YOSHIKI:會參加SUMMER SONIC,是因為有朋友請客找我去的時候,剛好也SUMMER SONIC的工作人員出席,而當時我說「下次想去參加SUMMER SONIC看看呢」,對方馬上就問「真的想參加?」「想啊想啊」,就像這樣。然後這次就實現了。音樂節很好啊。有種離開主場的氣氛,也跟X JAPAN很合,能夠吸引第一次看的人,讓他們變成歌迷。其實以前一直都是這樣的感覺,所以現在也還是邊享受這樣的感覺邊參加演出。




因為在世界市場上還是新人樂團


── ── 特別是在90年代的後半,X JAPAN本身發展成巨大的計畫,與那個時代相較,現在活動的狀態更給人說做就做的印象。

YOSHIKI:因為在海外當然會被人家問說「你們是誰?」。有些情況下自尊之類的也會被踐踏得七零八落。如果要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前進,那也只能回到原點。因為如果以世界市場的立場來考量,我們仍是新人樂團。


── ── 以前的X JAPAN與復活後的X JAPAN,團員彼此間的關係有改變嗎?

YOSHIKI:嗯,是啊。在海外巡迴的期間,大家在一起的時間就變得很長。也因為只以最底限的工作人員在運作,所以團員彼此間的距離拉近了。有在巡迴的巴士裡一起喝酒之類。有比較像樂團了。


── ── 那看來也可以相當期待今後的活動。

YOSHIKI:剛重組在東京巨蛋舉行3DAYS演唱會時,還不知道X JAPAN之後會繼續,還是只有當時開演唱會。因為LAST LIVE太過強烈,只令人感到心痛,所以本來開演唱會的目的,是想要好好重組之後再始有終地劃下句點。但是如果要開,還是不想開像是同學會般的演唱會,還是想要繼續進化。所以這次的巡迴也是新歌和以前的歌各佔50%,讓人欣賞現在的X JAPAN,我在開演唱會時,是希望不要輸給重組前的X JAPAN。




新專輯已經幾乎完成了


── ── 另外,製作新專輯的情況順利嗎?

YOSHIKI:其實我本來是希望在歐洲巡迴前完成(笑)。


── ── 那麼,現在感覺上已經接近完成了嗎?

YOSHIKI:是的。主唱的歌聲已經錄好了,鼓也幾乎錄好了。只是正在煩惱說到底還要不要多加一首歌下去,基本上是已經好了。


── ── 是什麼樣的內容呢?

YOSHIKI:新歌和舊歌交雜而成的感覺。我是想以這張專輯,表現出目前最好的X JAPAN。畢竟我們在海外是新人樂團,所以想讓這張專輯當作「這就是X JAPAN」的名片。


── ── 舊歌是收錄英文版嗎?

YOSHIKI:在北美巡迴之前是打算做100%英文。但是在巡迴的途中,開始覺得計畫性地加入日文比較好。不過即使是如此,日文還是不會超過2成。


── ── 那也有我們都還沒聽過的新歌吧。

YOSHIKI:有啊。我想應該能讓大家感受到現在的X JAPAN。


── ── 大概會是什麼時候發售?

YOSHIKI:如果被要求說明日就出,也是可以就現在已經做好的歌直接出……。


── ── 還有1首無法決定?

YOSHIKI:是啊。還有我覺得,專輯的意義在這幾年已經改變了。由於這個時代的主流已經變成數位下載,所以到底該如何傳達專輯的概念,或是會考慮「專輯真的重要嗎?」這方面也是有點煩惱。




故意讓英文歌詞保有日文的腔調


── ── 您錄音一直都很耗時間,實際上到底是為什麼這麼花時間呢?

YOSHIKI:這個嘛,我自己也是覺得該在哪告一段落了(笑)。具體來說,例如「JADE」這首歌之前有開放數位下載,但是那之後又讓世界頂尖的4名混音師做最後的混音。


── ── 咦,也就是說最終完成的總共有4個版本?

YOSHIKI:就是可以從其中選出最好的結果。還有因為我自己的錄音室一直都擁有最優良的錄音環境,所以事實上說不定反而不太好(笑)。因為器材很多,所以要選的時候就很花時間。


── ── 真是奢侈的煩惱呢(笑)。

YOSHIKI:嗯,但是從以前就是很花時間的樂團。每個部分都仔細查看到過頭。最後會察覺看不到整體的感覺,而之後再重新看整體,又會變成「那還是再從頭來過吧」。主唱這次也是以英文為主,ToshI也很努力地在發音方面加油,但是我們既然不是美國人,所以多少也應該加入有點日文味的發音,所以就一直選來選去選不完。


── ── 故意用有點日文的發音?

YOSHIKI:是啊。不要是單純的發音準確的英文,而在這部份故意加一點日文的腔調下去。




90年代時看不見要擊破的障壁


── ── 再結成後的音樂性有產生變化嗎?

YOSHIKI:並沒有刻意想要改變,無論如何就是想寫出自己能寫出的最好的曲子。如果曲子無法打動自己的心,當然也無法打動他人的心。所以想寫出自己聽了也會感動的曲子。


── ── 雖然X JAPAN的團長是YOSHIKI您,但實際上樂曲中也可以清楚地聽出各團員強烈的特人特色。SUGIZO加入對於音樂方面有帶來什麼影響嗎?

YOSHIKI:有啊,因為他也會拉小提琴,所以可說是拓展了X JAPAN的音樂。「JADE」的獨奏也請SUGIZO彈了好幾個版本,在音色方面也是跟他說「請在這裡加入喜歡的噪音」,然後再從中選擇。


── ── 的確是樂團啊。

YOSHIKI:嗯,無論是吉他或是貝斯,在音的處理上都是交給他們。不過我的指示也很細就是了(笑)。


── ── 聽您提這些,感覺得到現在的YOSHIKI非常開心哪。

YOSHIKI:是啊。也是因為正在向世界前進,所以無論是多苦的事情都可以從積極的方向來思考。


── ── 解散前所擁有的悲壯感般的東西,現在已經變得很稀薄,反而是明亮而歡樂的部份正在出現的感覺。

YOSHIKI:因為那時在訪談中,都很普通地說「X JAPAN已經不是樂團了」。


── ── 現在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了嗎?

YOSHIKI:是刻意要做樂團。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無法好好地表演。


── ── 果然YOSHIKI您的內心有什麼改變了吧。

YOSHIKI:例如說有障壁的時候,我會為了要超越障壁或破壞障壁而燃起強烈的競爭意識。但是在那個90年代左右,已經看不到要去破壞的障壁。不知道到底是要跟什麼怎麼戰鬥的感覺。但是現在會覺得,無論是障壁有多高,或有多厚,無論什麼是什麼,都可以把它打壞。看得見目標是很重要的。




基本上都是待在醫院或錄音室


── ── 另外,YOSHIKI您現在每天大概是怎麼過日子的呢? 我們想知道YOSHIKI您每天大概是怎麼過的。

YOSHIKI:最近因為都在巡迴,所以整個變得亂七八糟。基本上失眠的很嚴重,所以平常很難睡著,大概每2天只睡個1次左右。


── ── 咦?2天才1次?

YOSHIKI:是的。所以美國總共有4名助手,以便在我醒著的時候都有人幫忙。工作的時間跟到底是晚上或是白天沒什麼關係,有時候會半夜2點到錄音室開始工作。雖然被醫生說這樣「不太好」。


── ── 說的也是(笑)。現在基本上是住在洛杉磯對吧?

YOSHIKI:因為戶口在那邊。但是接下來想要再增加歐洲和亞洲這邊待的比率。


── ── 不是巡迴的時期,醒著的時候大概都在做些什麼呢?

YOSHIKI:基本上就是去看醫生或是錄音。身體其實相當虛弱,所以每星期會打1次左右的點滴。其他時間就是一直在錄音室。


── ── 有什麼私人的興趣嗎……?

YOSHIKI:以前很喜歡車子。現在是什麼呢……。啊,開始世界巡迴之後,就很想學語言,現在還一直在學法語。最近還有西班牙語和中文等等。


── ── 無論有多少時間都還是不夠用呢。

YOSHIKI:不過學語言的時候,可以不要想其他的事情不是嗎。讓腦子可以只集中在那件事上反而很輕鬆。如果是什麼都沒有的狀態,會開始思考錄音的事情和巡迴的事情,就覺得很累,但是學語言的時候反而可以沉澱下來。


── ── 很期待新專輯。之後也還會繼續開演唱會?

YOSHIKI:是的。下次應該會是帶著專輯一起進行的感覺。





http://blog.roodo.com/yxl/archives/18033523.html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