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2011年10月14日 星期五

【轉貼】2009.05.25 女性自身週刊誌YOSHIKI專訪


YOSHIKI:「空殼般的2年,想要埋葬人生的一切」



     25日初次發行自傳的YOSHIKI桑。向本雜誌敘述了在他半生中永遠無法忘記的苦惱——34歲的父親以及33歲擔當著“媽媽角色”的HIDE,這2個摯愛家人的死。



     「我想,我是因為有著所謂音樂這樣的表現形式,所以才能活到現在。若是沒有音樂的話,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真的覺得自己現在能活著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X JAPAN的團長YOSHIKI安靜的編織著話語,開始慢慢回顧自己的人生——  



     在這個月25日發售的自傳《YOSHIKI/佳樹》中,有關於YOSHIKI的生活態度,父親的自殺以及X JAPAN的軌跡等,都被很鮮明的記錄下來。



     YOSHIKI出生和生長於千葉縣的館山市。作為和服店的長子,雖然在富裕的家庭環境中生長,卻因為小兒哮喘而渡過了往返於醫院和家之間的童年。  「身體虛弱到即使連母親都說過"曾經以為會因為生病而死掉,活著真是奇蹟呢。"到了晚上哮喘發作的話,就讓我在別的房間睡覺……覺得人生的孤獨或許也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吧。」 



     和鋼琴的相遇是在4歲的時候。父母對於體弱的他傾注了滿腔的關愛。「被雙親過度保護著而長大的呢。父親經常會彈爵士鋼琴,看著父親的譜,我也試著彈了幾下,比起父親,我的鋼琴彈得比較好呢。(笑)對父親這樣說的時候,他就笑了。」



     據說父親無論YOSHIKI怎麼樣惡作劇都始終是面帶笑容。 「我曾經把父親的幾百張唱片從家裡2樓往院子裡扔,享受著摔東西的快感。即使是那樣胡鬧父親也只是笑笑。 沒有對我發一句火,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變得認為破壞東西也沒什麼吧。(笑)父親還經常開著林肯大陸(注1:Lincoln Continental)在下雨天到學校來接我。當時真的很高興。」 



     每年的生日,父親都會送他樂器。但是這樣的父親卻在他10歲那年,突然變成了不歸人。1976年8月逝世,年僅34歲。



     「暑假的時候從樂器教室回來,父親睡在被子裡,但是頭上卻蓋著白色的布……」  親戚們對回到家的YOSHIKI說「你父親病了睡著了」但年僅10歲的少年卻明白是巨變。 



     ……突然間覺得內心深處湧上來一種很激烈的情緒,直直的衝到喉嚨在那裡散開的感覺。眼睛瞪大的他全身顫抖,呼喊聲漸漸變成了哭泣聲的佳樹倒在了那裡。「為什麼說謊?爸爸不是生病了。是死了吧!所以才躺在那裡的吧」(摘自《YOSHIKI/佳樹》)



     得知父親的死,哭得彷彿要昏倒般「一個小孩子,還沒弄明白生與死的區別。當時就記得直到身體變得不舒服為止,直到自己昏過去為止一直都在哭泣。人生中,我認為有2種回憶,一種是漸漸遺忘的回憶,另一種是永遠都不會消失的鮮明回憶。那一刻,彷彿就發生在昨天一般,鮮明的記錄在腦海裡。但那之後的事情,大腦一定是自動關機了吧,完全不記得了。」變成母親,弟弟,還有他3個人的家中,彼此都很小心的絕口不談父親的話題。



     「我和父親一起拍的照片數量很少,不到10張。母親也一定是因為和父親之間的回憶太過痛苦,而把父親的東西全都處理了吧。從那以後,全家再也沒有提過父親。或許因為這樣,我想寫詞的時候,對於父親的回憶就漸漸湧出來來了吧。」



     當時,父親是自殺的這件事YOSHIKI並沒有被告知。過了幾年後,在親戚家中偶然聽到了。「真的太驚訝了,內心湧現出對於父親的憤怒,即使到現在也沒有停止過這種想法。對於父親的回憶是一種愛,依戀,憤怒的混合體,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將過去封印,與家人相依為命的他,由母親帶去看了KISS的演唱會,並有了“成為rock star”這樣的夢想。「中學的時候,說了我的夢想是成為rock star之後,被老師打罵:『仔細的好好想一下』這樣被訓斥。
但是正是因為這樣而養成的反抗心理,從而實現了rock star的夢想吧。人生,真的是很不可思議啊……」 



     1982年X JAPAN結成,CD銷量超過2100萬張。演唱會總人數100萬人以上。1993年發售的《TEARS》,是由YOSHIKI作詞作曲,包含著對父親的回憶。 



      X JAPAN以進軍世界為目標的1997年,由於主唱TOSHI脫退而解散,第2年也就是1998年時悲劇再次襲向了YOSHIKI。5月2日,成員HIDE突然去世,年僅33歲。 



     「那時我正好在洛杉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完全不清楚…… X JAPAN的成員都是猶如家人般的存在,他在成員之中是媽媽的角色。太震驚了。同時父親的事情也鮮明的回憶起來……」



     這樣說著的他,低下頭,細長優美的手指輕輕的在腿上摩擦著。然後就這樣過了一會,他小聲的說「一點恢復的跡像也沒有。」34歲的父親,以及33歲擔當媽媽角色、摯愛的2個家人,就這樣失去了。 



     在舉行告別儀式的築地本願寺,有將近5萬的歌迷前來送花。作為團長的YOSHIKI在HIDE葬禮期間,不斷呼籲著大家請停止那些尾隨HIDE而去的自殺行動。 



      「在HIDE的葬禮上是這樣,至今無論怎麼樣,在腦袋裡總是我是X JAPAN的團長YOSHIKI,這樣的自覺率先浮現出來。然後才是作為自己自身的佳樹。當時真的是覺得作為團長,自己不得不阻止那些追隨HIDE而自殺的事情。 



     之後,回到洛杉磯……反而自己變得失常了。」返回洛杉磯的YOSHIKI,從舞台上消失了身影。在黑暗中“沉默”著渡過了2年。「猶如空殼般的2年。過去想過要埋葬人生的一切。變得有點自虐。經過幾年已經覺得克服了父親的死,但是遇上HIDE的事情,又一下子全部襲了過來。」



     不邁出家門一步、體脂肪率低於6%、不眠症、神經質之類的症狀不斷持續著,身心俱疲到去住院的程度。 



     「非常的自虐,覺得全部都是自己的錯,想要消失掉。就這樣,明天不要到來就好了。就如母親把父親所有的東西都處理掉一樣,和這個是相似的感覺,我只要光聽到X就覺得痛苦,不想再聽。只要稍微觸及到一點過去的事情,眼淚就怎麼也止不住。變得不能打開過去這扇門了。 作為音樂人,不再出現在公眾場合,而是在地下進行活動。2年……真的很漫長,之後,類似於自己復活這樣的事情是想都沒有想過。」





HIDE、爸爸請守護我



     1999年,朝向他復活的最初機會來了。天皇陛下在位10週年的典禮上,在天皇陛下的面前演奏鋼琴祝曲《Anniversary》,贏得了來自1萬5000多聽眾的喝彩和掌聲。 

 

     「真的不敢相信自己能接受那麼光榮的一件事情,真的很高興。和母親商量之後,她說“懷著感激的心情試著做吧”演奏之後,我覺得自己還是被這個世界所需要著的。這成為了我復出的一個相當大的契機。」



     為了準備X JAPAN的film演唱會,他著手開始編輯一直沒有去碰也沒有去看的LAST LIVE影像,這也極大的推動了他的復活。「一直不能打開的大門,強硬的打開它,是非常痛苦的。打開門流出的盡是眼淚。編輯的1年間"絕對是史無僅有"的哭了。但不可思議的是彷彿洗淨身心一般,痛楚也隨著流掉的感覺。」



     好不容易他的笑容回來了。



     「我雖然是那種立刻就行動的人。但那個契機卻是要有人來推我一把。自己一個人的話一定什麼都做不到的吧。 我的人生一段一段的,總是有時會不可思議的得到機會,想要朝向一個錯誤的方向的時候,總會有支持我的人出現。因為根基就是所有的歌迷。雖然不應該是自己說的話,但真的是很不平常的人生呢(苦笑),覺得自己真是一直生活在刀刃邊緣呢,即使現在也是搖搖晃晃的往前走,我想正因為我嘗過不同的痛苦,所以才能做出更深層次的音樂吧。」



     在舞台上復活後,他又持續著世界規模的活動。2007年X JAPAN復活,2008年作為世界巡迴巡演的一環,在東京巨蛋舉行了復活公演。



     今年在香港的公演上,招待了失去父母的200個孤兒。之後又親自告白說自己也是自殺遺留兒(注2:因為父母自殺而被留下來的孩子。),同時為了這些孩子而設立的YOSHIKI基金的行動也開始展開。



     「不想被認為做基金什麼的是一種偽善。 我想我自己也還沒有克服父親的死,一邊就這樣背負著這個傷痕,一邊將自己完全展現在大家面前,通過敘述過去若是能拯救那些和我有著一樣傷痕的人的話,哪怕是少數人,哪怕即使只有一個人。這樣想著就開始設立基金了。」 



     5月2日,HIDE的死忌,YOSHIKI站在了東京巨蛋的舞台上。這天也招待了失去父母的200個孩子。 



     「到現在為止,自己正是因為有了音樂才能生存下來。所以也希望大家,即使在漫無邊際的黑暗之中也能有著夢想。因為只要想,夢想就絕對是會實現的……」 



     新成員SUGIZO加入,變成6個人的新生的X JAPAN。演唱會上HIDE以映像的方式參與了演奏。



     「在X的舞台上,我鋼琴solo也好,演奏也好都不覺得自己是孤單的一個人,祈禱著HIDE、父親,請支持我、請守護著我。於是身體就會很本能的自己動起來。」



     這個月30日,面臨著台灣公演的YOSHIKI,X JAPAN攻擊持續中。與現在也是成員的HIDE同在,還有,與天國的父親同在。 



http://tieba.baidu.com/p/585367494?pn=1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