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2007年12月26日 星期三

【轉貼】YOSHIKI的深度訪問【Part 1】(地下時期的甘苦談)




--YOSHIKI在幼年時代就開始彈鋼琴了吧?


YOSHIKI:按照母親的希望,在4歲的時候開始的。小學3年級時,第一次買的唱片是貝多芬和舒伯特合輯的唱片。我基本上是個古典樂兒童。小學4、5年級開始創作古典的曲子。小學5年級的時候,去看了KISS在武道館的演出,也就在那個時候,我得到了一套鼓當作生日禮物。



--為什麼是鼓呢?

YOSHIKI:也是後來才知道的,父親的夢想好像是成為鼓手。 



--搞樂團是那時以後多久呢?

YOSHIKI:之後不久。在學校朋友的勸誘下,組成了叫NOISE的BAND。 



--小學5年級的時候搞BAND,那時周圍會樂器的人很少吧?

YOSHIKI:沒有人會,我就對他們說"不想開始學學樂器嗎?"半強迫的讓他們玩(笑)



--TOSHI也是那個樂團的成員嗎?

YOSHIKI:TOSHI彈吉他,那時侯是吉他手。主唱是其他人。 



--為什麼不做其他的事情而是搞ROCK BAND呢? 

YOSHIKI:因為當時搞古典,大概是叛逆心理吧。 



--搞古典不會對ROCK抱有嫌惡的心理嗎?

YOSHIKI:完全沒有。還記得高校3年級的時候,某一次有關"將來的目標"的調查,大家都寫了類似"要上某處的大學"、"要到什麼企業去就職"的話。只有我寫了"想要做ROCK STAR"。然後,我就被叫到了辦公室。(老師)生氣的說"要寫真心話"。我就回答:"是真心的!"(笑)

 

--最初的時候樂團演奏什麼曲目呢?

YOSHIKI:LED ZEPPLIN,KISS、Iron maiden、UFO、whitesnake、deep purple。 



--當時在什麼地方練習呢?

YOSHIKI:在最初,是把鼓放在自己的房間裡,加上個小放大器,就這麼練習。我家是開(作和服的)綢緞布匹店的,從2樓就發出的超大音量的鼓聲(笑)。



--周圍的人有抱怨嗎?

YOSHIKI:很多啊。我家隔著馬路的對面是個婦產科醫院, "小孩都生不出來了啦,晚上請不要打鼓!"這樣子(笑)。過不久,附近有了YAMAHA可以出借的STUDIO,我就在那裡練習。 



--那個時候有類似"要奪取天下"的意識嗎?

YOSHIKI:沒有。純粹就是為了開心。開始的時候,真是完全陷入其中,非常的快樂呢。那種心情到現在也無法忘記啊。 



--當時作為BAND有什麼目標?

YOSHIKI:基本上就是蠻幹,怎樣都好的樣子。只要鼓和吉他發出聲音就覺得很開心。



--當時選擇團員的時候,有"不是這樣的人就不行"這樣的條件嗎?

YOSHIKI:那個時候,玩音樂的人本身就很少,所以不能說那樣任性的話。如果聽說有個BASS手,就會勸誘說"無論如何請試著一起組樂團吧"。但到了高中,高中裡的人就不僅僅是本地人了,集中了各個地方來的人,玩音樂的人也增加了,選擇的餘地也增加了。



--那個時候有參加課外活動嗎?

YOSHIKI:從小學5年級到初中2年級都有吹小號。加入過樂器社和管樂隊。初中2年級的時候還加入過足球社,同時參加兩個社團。這也是發洩吧。(笑)但是到了初中3年級,就進入了完全的灰色時期,課外活動也就都停止了。



--那麼就只有BAND了?

YOSHIKI:不,那時鼓完全是興趣,而鋼琴是正業。鋼琴在灰色的時期也是一定要堅持彈的。然後,到了高二,要分文科班和理科班。我的數學很好,所以選了理科。但是又想進音樂大學,所以在高三又轉到了文科。這樣就以音樂大學為目標了。



--學生時代,在人前演奏的機會就是文化祭了吧?

YOSHIKI:也就是這個了。初中2年級文化祭是頭一次,那時做什麼了呢……。高一的時候,當時還沒有X,是以NOISE的名義參加的,那年的文化祭演奏了LED ZEPPLIN。就有3年級的前輩不平的叫"這樣起頭我們就沒有立足之地了"(笑)順便提一下,當時前輩搞的(BAND)是橫濱銀蠅。



--就是那樣的時代啊(笑)。就搞樂團來說,能夠面對自己的理想和現實的差距嗎?

YOSHIKI:單純的,我就覺得"自己真是很爛啊"。為了克服這些,就用練習來激勵自己。現在想起來,搞BAND也不完全是壞事啊。 



--從高2開始,YOSHIKI就結成了X吧。結成的同時,就開始寫自己的曲子了吧?

YOSHIKI:是啊,那時就已經寫了"I'LL KILL YOU"。 



--那首曲子是超高速的HEAVY METAL啊!可有什麼不是PROGREASSIVE和PUNK等其他音樂風格而是HEAVY METAL的理由嗎?

YOSHIKI:受到了Iron maiden最早的兩張專輯(鋼鐵的處女和killers)的巨大衝擊。所以就想走SLASH METAL的路線。總是COPY Iron maiden的曲子。那個時候,總是想顯示自己的技術,就覺得能多快就多快是非常厲害的,也是非常想炫耀的……大概(笑)。 





實際上我曾和TAIJI一起生活過 





--YOSHIKI會寫古典音樂的譜子,可見受到扎實的音樂教育。但是作為ROCK BAND少人數的構成中,會有"無法表現自己頭腦中的想法"這樣的窘境出現嗎?

YOSHIKI:不會啊。無論怎樣單純的曲子,ROCK的魅力就是那種大音量的感覺。古典用鋼琴,ROCK用鼓,這之間其實有些關聯的吧。但當時,我還沒有察覺。



--當初高校畢業應該是進音樂大學的吧。但是使你放棄這一行動的就是ROCK的魅力嗎?

YOSHIKI:是啊。高中3年級快要考試的時候放棄了去音樂大學。於是就被老師叫去,母親也反對,"去音樂大學同時做ROCK不是也挺好嗎?"他們這樣勸說,但那時去了音樂大學就會變成鋼琴老師,也要努力的成為鋼琴家,還會加入管弦樂隊吧。自己是無論如何也想做ROCK,所以一點時間也不想浪費。從那時起就到了經常會終止鋼琴練習的時期。



--然後就去了東京吧。立刻就到LIVE HOUSE演出嗎?

YOSHIKI:剛開始去造訪LIVE HOUSE時就說"請讓我們演出"。於是他們就問"那麼TAPE呢?","沒有","那麼不行"。這樣,我們就做了簡單的TAPE,拿著去LIVE HOUSE。但也不知道不同的LIVE HOUSE的音樂傾向,他們有的就會說"這種音樂我們這裡不能用!"(笑) 



--X第一次LIVE HOUSE的GIG是在哪裡演出的還記得嗎?

YOSHIKI:四谷的フォ-バレ- 以前涉穀的"頂樓"就那一帶吧。和其他的PUNK BAND一起出場。還有新宿的ヘッドパワ-也有演出。 



--神樂阪的エクスプロ-ジュン(現ディメンジュン)也經常有演出啊。

YOSHIKI:我也記得呢。作為一個叫DOME的BAND的協助者演出。エクスプロ-ジュン的時候,當時的成員藤田(高志/VO,G)和諸田(耕/B)是店員。我就接到了店長藤沢的電話"有這樣的樂團0,不想參加嗎?"不由自主的就參加了。所以DOME最初的LIVE的鼓是我打的。還想(把我)介紹給ユナイッド的JOE,但是"我自己有X"的理由(拒絕了)。開始作為X來說,我們是很爛的,還總是做太過激烈和狂暴的事情,"不想在這樣的BAND裡待下去!"很多成員都離開了(笑)。想起來從那時起就總是我和TOSHI兩個人一起。



--剛開始和LIVE HOUSE簽定演出合約的方法之類的事情,不懂的方面很多吧。

YOSHIKI:是慢慢摸索來的。我們當時風評很差,所以連一個可以請教的人也沒有。但是エクスプロ-ジュン的藤沢教給我們很多,真的是給他添了很多的麻煩。至今仍然非常的感謝他啊。



--有一個時期聽說YOSHIKI陷入了PUNK中,是那個時候嗎?

YOSHIKI:就是剛到東京發展的時候。沉迷於一個叫ギズムガ-ゼ的日本PUNK樂團,其實差不多所有的BAND都會聽他們的。聽著聽著就有些陷進去回不來了。也很喜歡國外的CHAOS UK這樣的BAND。 



--所以BAND的音樂PUNK的色彩非常的濃?

YOSHIKI:是啊,最開始的X和一個叫ジ-ゼットマスターベーショ的PUNK樂團還一起出場。但是並不是完全的HARDCORE,是在ROCK和HARDCORE之間徘徊的狀況。我們在音樂人之間的風評是最差的。演奏也很糟糕(笑)。追求激烈和速度,頭腦中也沒有重視技術的概念。但是我的鼓在高中的時候YAMAHA辦的比賽中獲得了千葉縣的最優秀獎(笑)。不管怎樣,我很喜歡PUNK的精神。很喜歡看LIVE時的緊張感。



--受那些影響所以現場表現也變的非常激烈了?

YOSHIKI:破壞鼓還點火。還在LIVE HOUSE的天花版上掛上網子,把觀眾給捕起來。胡亂的事情我們什麼都敢幹(笑)。 



--被捕捉的觀眾會發火嗎?

YOSHIKI:沒有,只是說"怎麼回事?"(笑)。我還把鈸反過來,在裡面倒上油,點著火,再一邊打鼓。結果,弄的LIVE HOUSE裡都是煙,觀眾出去後,大家的臉都黑了(笑)。LIVE HOUSE的人非常的狼狽和生氣。這是神樂阪的LIVE。在(涉穀)ラママ,我扔鼓棒出去,結果把一個照明燈給打下來了,後來就被禁止進入那裡(笑)。還有,那個時候PUNK的朋友很多,他們幾十人來看演出,從外面看就是一群樣子很不良的人聚集在一起,結果也被禁止進入(笑)。



--這樣激烈的舞臺表演,歸根究底是因為有"想做從來沒有人作過的事情"這樣的精神吧?

YOSHIKI:激烈嗎,是因為喜歡做驚人之舉,也是因為想做自己開心的事情。那時就開始在臉上塗白色的妝了。 



--後來成為X象徵標誌的華麗視覺要素也是從那時開始的嗎?

YOSHIKI:最初只是做很普通的打扮。但是高中時就會上淡妝,頭髮是短髮。沉迷PUNK的時候,偶爾也會(把頭髮)像角一樣全部立起來。 



--臉一半塗白,頭髮一半豎起來,真是獨特的裝扮哪。

YOSHIKI:那是因為無論去哪裡的LIVE,時間總是來不及。雖然想都豎起來,但是有一次時間來不及只能把一側的立起來,所以這樣臉也就只塗一半出場了。後來這種衝突感的造型很受歡迎,也就這麼留下來了。



--換個話題,X最初發行的是單曲"I'LL KILL YOU"吧?

YOSHIKI:那時,搞PUNK的熟人勸誘說"不想試試?",我就說"出唱片?那樣幹也不錯啊"。那個曲子的中間加入了爆發音,那時是想"這裡有些慢,加入爆發音攪亂吧!"所以加入的。真的是很爛啊(笑)



--真是不像搞古典的人啊,不按常理的出牌呢(笑)。這時也參加了神樂阪エクスプロ-ジュン監督製作的"HEAVY METAL FORCE III"的製作吧。

YOSHIKI:剛開始時就覺得"能被邀請和這麼棒的人們一起出東西真不錯啊",當時那種非常高興的心情現在還記得。在エクスプロ-ジュン裡,每個團按順序錄音,那時第一次知道了HIDE的團 - SAVER TIGER的存在。知道TAIJI的ディメンシア也是那個時候。只是,那時TAIJI已經離開了,加入了叫プロウラ-的樂團。當時我們的風評很差,水準又糟糕,又狂暴,沒有拉攏他(HIDE)加入的本錢。但我還記得當時就說"我想總有一天,一定要你加入我們的BAND",這是一種本能的感覺吧。HIDE就笑了。



--那HIDE那時知道X的存在嗎?

YOSHIKI:知道啊,他說"非常狂暴的BAND"這樣的風評嘛(笑)。話說,他好像挺喜歡狂暴呢(笑)。當時TAIJI在ディメンシア後來又加入プロウラ-,匆忙的加入過X一次,但後來又退出了。實際上,那時我和TAIJI一起生活過,挺長的時間呢。還很清楚的記得的是那個傢伙總是不蓋牙膏的蓋子(笑)。我總是說"牙膏用過要蓋蓋子!"(笑)。我完全不會作飯,總是TAIJI來做的,真的很好吃啊。那時總是打架,做很狂暴的事情。我,TOSHI,TAIJI 3個人就這樣開始尋找其他成員。 



--和PATA認識是在這之後嗎?

YOSHIKI:由於熟人的拜託,在PATA的BANDジュディ的LIVE裡臨時協助打鼓。那時PATA勸誘我"不加入嗎?",我就說"我有X"拒絕了。HIDE也聯絡過我,那是在"HEAVY METAL FORCE II"後來不久的事情。突然來電話說"正在找鼓手",我拒絕了。那時我們還不是關係很好的朋友。 



--在X的歷史中,這個時期是人員變動的複雜時期吧。

YOSHIKI:是啊。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TAIJI確實在最初加入,然後又一次離團,HIKARU和JUN又加入了。然後進行了一次TOUR,還作了單曲"オルガスム"。這是EXTASY RECORD的最初的作品哪。 



--評價如何呢?

YOSHIKI:受到了評論家的攻擊。我雖然覺得還是保持沉默比較好,但是還是寫了"為什麼這樣口出惡言!"這樣的抗議信(笑)。雖然不記得是哪個評論家了,但是還記得是在雜誌"BURRN!"上。那時很多BAND的人老是跟我說"YOSHIKI還是專心作音樂比較好"。對我自己來說,我是在認真的做音樂,但周圍的人們卻只有看到化妝、豎起頭髮這樣華麗的一面而已。那個時候我抱著單純且非常狂暴的心態啊(笑)。



--X還不被接受啊。

YOSHIKI:當時盛行的是讚美歌一類的東西,為了獲得評論家的讚賞,拼命的專心於做音樂比較吃香。好像去上學的氛圍。大概就是"不要搞化妝造型,規規矩矩的做音樂比較好"的氛圍。那真的很討厭,結果我反而就是想搞的更誇張。這樣的亂搞,HIKARU和JUN還沒正式加入就退出了(笑)。然後TAIJI說"和YOSHIKI一起覺得什麼都能做到"就回來了。然後3個人就開始找吉他手。PATA已經是朋友了,也來幫忙彈吉他。勸誘大阪的叫マインカンプ的BAND裡一個叫ゲリ的人來彈,各式各樣的吉他手不斷的更替。但唯一讓我覺得"非得是這個傢伙不可"的就是HIDE。那時我們是一起喝酒的朋友,就很想讓他成為可以一起狂暴的朋友(笑)。



--和HIDE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真正的接觸的呢?

YOSHIKI:包括HIKARU和JUN四個人的巡迴時,在橫濱的第七アヴェニュ-演出的時候,HIDE來玩。是在洗手間還是哪裡遇到他,"我叫HIDE"他這樣自我介紹。於是互相知道了名字,這也是首次交談。之後交流就深入了。這之前,只知道他化妝的樣子,也沒有引起我的注意。那時只是普通的關係很好的朋友,後來漸漸發覺"只想把他拉進X!"。於是就去SAVER TIGER演出的地方,"加入我的BAND吧"我就這樣勸說HIDE。HIDE就笑著說"不要在其他成員面前說這樣的話啊"(笑) 。





人是很了不起的,同時在我們內心的某處一定有過激的一面的 





--對每個成員的第一印象還記得嗎?

YOSHIKI:TOSHI是個陽光運動少年。第一次認識,大概是保育園或幼稚園。真的是"鄰家的TOSHI君"的感覺。那時候原本的主唱離團,在尋找新主唱的時候,偶然間聽到TOSHI唱歌,"真不錯啊,就讓TOSHI來唱吧!"。就這樣原本彈吉他的TOSHI變成了主唱。



--大概1984年的ROCKIN'F的雜誌, 刊登了LIVE HOUSE演出時X的LIVE報導。 那時的TOSHI的印象和後來真是差很多啊。 現在一看就覺得造型誇張呢。

YOSHIKI:但是唱歌唱的非常好啊。 



--對HIDE的第一印象呢?

YOSHIKI:"化妝後在舞台上的樣子和平時的樣子完全不同呢。這個男人!"(笑)。但是看到他在舞台上的樣子,就覺得真是個很酷的傢伙哪。TAIJI也是個很酷的傢伙。很狂妄(笑)。就音樂性來說,也沒什麼可說的,感覺是關係很好的一起喝酒的人。"很男子氣概啊……"這樣吧(笑)。PATA……總之差不多也是喝酒啊(笑)。



--勸誘別人加入BAND時常用的方法是?

YOSHIKI:勸誘的話,"不行加入也沒有關係"的感覺。不加入樂團也是朋友,這樣的方式比較好。在尋找團員的時候很自然的認識很多人,也有人加入。能一起喝酒這樣大家關係就很融洽。



--也就是說並不僅僅是音樂,是靠人格魅力而相互聯繫起來的了。

YOSHIKI:我是神往於大家的人格的啊。那時總是會遇到其他的更出色的人,與其相比,在擁有優秀人格的同時,大家內心的某處總會有過於激烈的一面。 



--X地下樂團時期的時候,在雜誌上也進行積極的廣告宣傳呢。開始這樣的宣傳活動的契機是什麼呢?

YOSHIKI:那時製作唱片只是很普通的在LIVE HOUSE出售。"為什麼專業的人士都在雜誌上刊登廣告?"我就這樣想。於是就決定出錢買下版面(笑)。那時侯要20萬塊啊,是很大的金額,大家就設法去搞,然後就打電話給一個什麼雜誌社說"想要刊登"。 他們就說"請拿原稿來"。在什麼也不懂的情況下,看到錄音室的旁邊有製版店的招牌,於是就進去拜託說"請幫忙製作"。照片是必須的,所以大家就把髮型作起來,到公園去拍照片。"文字也就這樣好了"。反正能作出來就好。



--全都是手工的啊。

YOSHIKI:真的是什麼都不懂。登出來之後,風評還好……不,風評很糟糕(笑)。好像衝擊不小,反應也很強烈啊。這樣一來,也開始明白做更多的廣告之後,唱片也就賣的更多,LIVE也就有更多人來看。



--那時參加「ビートだけしの元気が出るテレビ」的演出,是怎樣的契機呢?

YOSHIKI:頭髮豎起來,做華麗的裝扮,是"讓人看不起的傢伙",各式各樣的說法。當時什麼也不想,就覺得"也不錯嘛" 



--考慮到宣傳這一層了嗎?

YOSHIKI:還沒有這種想法哪。如果說有一點的話,就是大家都那麼死板,應該在節目裡盡情才對。完全沒有考慮什麼戰略,就只想到"這麼做的話,媽媽也能理解我了啊。"(笑)



--當時BAND參加電視節目,是處在一種與BAND自身不符的環境中,大都是搞笑的東西。但有華麗的裝扮也給人一很大的衝擊吧。

YOSHIKI:這是後來,在SONY的時候被告戒"搖滾樂團不要參加電視節目!"。那時候對樂團成員固定,音樂性方面的固定印象模式非常的多,我就是對此抱著逆反的心態。那個時候,不斷的練習,一個星期集體去錄音室練習3次,個人的練習每週還有3、4次。經常為自己水準差而苦惱,(經常的練習)就是為了克服這一點。那時,總之是想追求速度。就是以"比其他人的雙踏都快"為目標,與音樂性相比我更重視雙踏的速度(笑) 。





在高速公路上,把一張一張被車輾過的STICKER撿回來 





--之後,BAND在電視節目裡花俏的形象慢慢減少了,開始樹立起高品質音樂的地位了啊。

YOSHIKI:我們的音樂被稍微的認同了,有個時期評論家們說"你們哪,要是把頭髮變回黑色,做正統的裝扮也許會成功的"。結果我完全產生了叛逆的心態,於是就想"那麼這次我們要搞的更誇張"(笑)。那時有一次我的裝扮,有人說"漂亮",我就想"啊,真的?那麼這次就往女性傾向走吧。"就這樣接受了這一點,也就有了之後的女性形象。以前還是不良少年的時候就被說"像女孩子的臉",臉很小。我在LIVE HOUSE和人狂暴的衝突,並不是故意的找碴打架啊。只要有人一說"就是那一個YOSHIKI啊.."的瞬間,我的拳頭就打過去(笑)。"說什麼哪!"完全不分青紅皂白。現在想起來,在某處的LIVE HOUSE觀眾的反應過於惡劣,我就玩笑的彈了一曲鋼琴,是古典樂曲,結果訝異的被接受了。"X也會彈鋼琴哪?"大家都這樣想。 



--當時的X從旁人來看,做附送錄影帶的做法很胡鬧啊。

YOSHIKI:剛開始把這個想法和大家說的時候,大家的反應是"這樣的事情,有多少錢都不夠"。PATA那時在一個錄影帶出租店打工,有不少的門路。我就跟大家說"到明天湊多少多少錢來"怎樣都要把錢湊齊做出來。這樣之後,LIVE的人力增強,門票也總是能賣光。通常(巡迴時)要住好的酒店,吃像樣的飯,加上因為破壞賠給酒館的賠償金,我們就一貧如洗了。結局就是落得在器材車裡睡覺的窘境(笑)。在公園裡睡覺最糟糕的是被蚊子咬(笑)。就這樣一塌糊塗的巡迴。還記得擔任會計的TOSHI總是說"這樣下去不行啦"(笑)。



--有關錢,看起來很痛苦的事情,但也感到(從你的語氣中)傳達的快樂哪。

YOSHIKI:沒什麼痛苦的啦,很委屈的事情倒是有一次。我們製作了要賣的樂團貼紙,大家也都想要。是HIDE還是誰說"這是要賣的,絕對不許拿!"。巡迴去大阪的途中,大概是我在開車吧,器材車的後門開了,鼓什麼的,所有的東西都掉出去了。那些貼紙像花瓣一樣飛散在高速公路的路面上(笑),這可不是小問題。大家在車子氣呼呼的來回開,把路上被車輾過的貼紙一枚一枚的撿回來。還記得那時我和HIDE都非常傷心呢。



--那樣戲劇性的事情,其他地方真的看不到呢(笑)

YOSHIKI:警察也來了,對我們說"危險啊,你們在幹什麼呢?"(笑)"對不起,我們在揀貼紙"(笑)

 

--那,藉著單曲"オルガスム"發表的機會設立了EXTASY RECORD公司,然後1988年發行了地下的專輯"VANISHIN VISION"吧。

YOSHIKI:真正開公司的活動是從"VANISHING VISION"開始的。在"オルガスム"和"VANISHING VISION"之間的一段時間團員基本上已經固定下來了。出唱片,也沒有什麼人提供幫助,就只有靠自己哪。 



--"VANISHING VISION"錄音的情況現在還有什麼印象特別深的地方嗎?

YOSHIKI:那是從開始到最後都很認真的錄音的專輯(笑)。時間上來說,"如果一天中鼓錄不完,那麼第二天的錄音室可能就沒有著落了",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分一秒的都不能浪費的拼命錄音。鼓的錄音大概2天就好了,但真的很快樂。很多主流唱片公司來找我們也是"VANISHING VISION"製作的時候。和SONY的接觸也是那時。但因為正是製作專輯的當中,當時我們到最後都想自己完成,所以對主流抱著反抗的心態。 



--那時就和當時的CBS SONY(現為SONY MUSIC ENTERTRAINMENT)簽定了契約。1989年發表出道專輯"BLUE BLOOD"。決定正式出道是怎樣的經過?

YOSHIKI:和很多的主流唱片公司進行接觸,其中SONY的實力是最強的。這也提供了讓我熟識現在一起工作的津田先生的機會。還有,也已經疲憊於自己製作了。EXTASY出唱片,發售還要發廣告,很多的事情要安排,非常的忙。電話也非常的多。最初連包裝都是自己搞。搞音樂的人半路出家來搞包裝,真的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哪(笑)。以至於有個時期"已經什麼要求都不想提了"。(笑)



--想從多重的工作中解放,這也是接受主流的一個因素?

YOSHIKI:老實說就是這個原因哪(笑)。EXTASY RECORD自主製作實在是很麻煩(笑)。這是首要的。雜誌廣告、宣傳等等每次也要自己製作(笑)。只覺得"想要更集中精力修習音樂啦!" 







轉貼自:http://forever-hide.netfirms.com/x-web/x/main.htm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