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2日 星期五

2006年12月22日 星期五

【轉貼】[大島曉美の搖滾日記] hide與酒交往的方法


     1993年7月出版的『大島曉美著作集1』,以及1994年9月出版『大島曉美著作集2』。是以目前為止她所做的interview為主,收入了她與六個音樂人的對話。其中主打的是hide,和他怎樣也脫不了關係的酒。



     其他登場的音樂人是:真矢、百太郎(LADIES ROOM)、ken-ichi(ヴァレンタインD.C)、KEN(ZI:KILL)、KYO。剛出爐的小說「moon stone~月的奇蹟~」也收入其中。





大島:hide啊,你這個樣子看起來,難道是醉了兩天了?

hide:豈止醉了兩天,是醉了四天。



大島:醉了四天?真抱歉,今天採訪的主題正好就是酒呢。

hide:沒什麼的,我沒問題。



大島:你不是說solo tour中不喝的嗎?

hide:喝啊,妳不知道罷了(笑)live前一天不喝,但是之後就沒事啦,喝。



大島:那不是巡演的前一天嗎?在名古屋喝到早上那次,不也是巡演的前一天啊。

hide:是啊,但是我又不是喝到爛醉如泥,不能動那樣。



大島:和昨天說的不一樣哦。你在昨天某雜誌的採訪裡說「在tour中我要保養聲音」的來著。

hide:就是因為是live前一天,才這麼說的呀(笑)但是,在爛醉的時候巡迴坐飛機也是很有趣的哦,在某個機場安檢時,雖然警笛沒有響,但我竟然說:「對不起,我想劫機,可以嗎?」



大島:這樣就不只是醉了吧?才大白天的你就這樣。

hide:我是超級大麻煩。(笑)



大島:最近你有沒有變成hidera?

hide:這次tour只有一次。



大島:才怪。

hide:真~~的呀。只有一次。



大島:但是根據某人的情報,有三次。

hide:啊~~~真是的(笑)但是,真的變的話,只有一次哦。



大島:我啊..想試著多瞭解一點對hidera這樣的人哦。

hide:算啦算啦,那樣的東西,不瞭解更好。



大島:你知道hidera是怎樣的人?

hide:不知道,記不得了。



大島:那麼,是和akera一樣的啦。(笑)

hide:但是這次我記得哦,給我簽的賠償書開價很高耶。



大島:這次破壞了什麼啊?

hide:全部。



大島:全部?房間裡所有的東西?

hide:是啊。就這點不爽,其他都沒什麼好生氣的。和joe早上一起回旅館的時候,還商量著想要再去拉誰去繼續喝。然後聽到I.N.A的房間有些聲音,於是一邊喊著「一起去喝酒吧」一邊敲他的門,但是一敲了門裡面就安靜下來了。然後我就說「喂,敢死賴在房間裡不出來?!」就和joe繼續敲。



大島:那是幾點的事情?

hide:不知道呢,大概是6點左右吧,我想。兩個人越敲越瘋,把一開始要去叫I.N.A喝酒這事都忘了,只是一心想把門敲開。於是就拿了滅火器來砸門,正當我用了全身的力氣,醉意就上來了,於是就開始暴走,回了自己房間也停不下來了。



大島:啊,可是,旅館那八個房間真是好可憐啊~~

hide:但是很好玩啊!早上起來的時候,房間變成了異次元空間。



大島:啊?你那就在那個發酒瘋的地方睡了?

hide:是啊,從窗台那裡開始,好多東西都好像是自殺了一樣全毀。



大島:果然沒變。(笑)

hide:ran住我隔壁,他聽見聲音過來看我,結果砰!一聲,椅子飛過來了。(笑)



大島:那個,都是你一個人做的?

hide:恩,那時候大家都避難去了。



大島:這個你倒記得啊!

hide:平常都不記得的,但是那天的事情倒是記得。早上起來,看到旅館的高層湊在一起估算損失呢。



大島:現在為止喝醉酒的經驗中,哪一次最厲害?

hide:剛出道的時候。那時候誰都不在身邊,只有我一個人,拿著「停下來」的牌子在青梅街上亂走。



大島:叫人停車嗎?

hide:不知道啊,我是走在馬路上的暴走族。(笑)



大島:那個還記得?

hide:恩,不知道為什麼還記得。然後我自己去找警察叔叔了。



大島:什麼?就說「我是步行的暴走族,請你逮捕我」?!

hide:那是冬天的事情了。因為冷,所以拿著那東西跑到交通警察的亭子那去,說:「讓我取取暖吧!」你看,這樣做很有理由吧。



大島:喝醉了就發怒?

hide:不,悲傷。



大島:果然變成hidera的時候,還是有理由的啊。

hide:也有沒有理由的時候。



大島:也有沒有理由的時候啊!

hide:對於變身為akera的大島來說,是沒有無理由而變身的時候吧。嗯,雖然我是這麼想的……可是最近一直在仔細考慮呢。



大島:成為了akera之後,朋友們說「大島啊,你是不是有什麼辛酸的事藏在心裡啊」,讓她們擔心了。但是,我真的心裡什麼都沒有啊。

hide:是吧,理由這種東西,沒有必要啊。我們彼此都到了沉穩卻可笑的年紀了。(笑)



大島:沉穩卻想暴走的年紀吧(笑)。

hide:雖然有感覺到年齡的差異,但是,嗯,不在意就好了。



大島:我是不會暴走的……

hide:跳舞吧?(笑)



大島:但是,有hide在的地方,就會有很多受傷之類的事吧?

hide:可不是,很多啊。



大島:有名的那次是live前一天吧。

hide:不就是這個嗎(給她看右手)手掌沒有腫成小山,可是手變形了。確實是tour第一天之前,在涉谷公會堂X surmmit之後的事情。



大島:你是打什麼打成這樣?

hide:人。



大島:打人會打到手變形?那對方……

hide:但是不痛(笑)



大島:那骨折了吧?

hide:不知道,去看了醫生,只是做了緊急處理,就這樣了。我醉了之後沒有骨折的事兒。



大島:真的?

hide:你骨折過?



大島:……恩

hide:不是被男人打的吧(笑)



大島:當然不是啦。那是年輕的時候,好幾個人醉了,在路上走。然後大家從石頭上跳下來玩,我說著「我要從更高的地方跳下來」一個人從車頂上跳下來,著地失敗,腳趾頭骨折。

hide:車頂,你的車?



大島:不是,就是路邊停的那種

hide:阿?



大島:當時什麼感覺都沒有,然後走回家,第二天要起床了痛得走不了。

hide:把腰的骨頭也折了?



大島:不是腰的骨頭,只是腳指頭。

hide:阿真吃驚阿,要是是腰骨骨折再能走回家,我想這樣的人就不是人了。(笑)



大島:啊啊那時候,我大概有喝醉了就從高處往下跳的嗜好。

hide:在浦安市吧。



大島:TOSHI的nk hotel live的時候,大家都在浦安的旅館裡喝了酒,然後我和你就從高台上跳了下來。

hide:還大喊「diving!」勒。真是白痴啊~



大島:之後有更白痴的事情呢,你記得嗎?

hide: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傻事做得太多,都記不清了



大島:「Seth et Holth」的拍攝結束那天的慶功宴。

hide:啊,在某個居酒屋裡開始跳舞的「soul torein大島」



大島:是啊,是誰在十字路口的正中間轉來轉去。

hide:啊你也做過這樣的事情啊。



大島:不是你嗎!

hide:啊?我?不是我吧?是我?



大島:那時候大概我也跟著你轉過一陣子(笑)。

hide:後來就更厲害了。



大島:啊去了惠比壽的超市。

hide:裝顧客卻偷東西的大島。(笑)



大島:我那不是這樣的,是錢沒有付就把點心的盒子打開開始吃了而已啊。

hide:這不叫做偷啊?算了,那就叫偷吃吧。(笑)



大島:但是,hide要是看到有人拿pokky給你的話,也會很高興地吃了的。

hide:這不是問題所在啊(笑)



大島:如果那時候沒有人幫我付錢,真的可能會被抓起來。

hide:「大島曉美,xx歲,在超市裡偷東西被捕。」太~糟了。因為不是海盜,所以沒有順便把旁邊的東西都一樣樣吃掉。(笑)



大島:一個月hidera會有幾次登場?

hide:這種問題。。。最近都不太變身哦。



大島:真的?hide長大了嗎。

hide:不是,我猜~我不太變身了。要變隨時可以變啊。



大島:你老是無理取鬧(笑)。

hide:但是把什麼和什麼一起混著喝下去然後變身之類的事情,我記得啊。



大島:啊?說出來聽聽?

hide:不告訴你哦~那種事情,這麼丟臉的事情是不能和人說的。



大島:啤酒和日本酒,這兩種的組合,是不勝酒力吧!

hide:也不是,啤酒喝一點沒問題。



大島:最常喝的是什麼酒?

hide:日本酒。bourbon也可以,但是喝不多。



大島:這樣說起來,有一段日子很迷戀日本酒吧。

hide:現在也是啊。基本上我只喝這個。其實我最喜歡bourbon,但是喝了就,呵呵,喝了就會出一系列的狀況。到目前為止的經驗……



大島:這樣說起來,倒是真的不常看見你喝bourbon呢。

hide:喝了日本酒之後鬧的事情還可以記得,但喝了bourbon之後的事情真的是一點都記不得了。因此,有「醉生夢死,恍若隔世」的感覺,很可怕。喝了bourbon,我就變成醉死鬼了。



大島:在各種喝的酒中,也有upper和塔瓦娜吧

hide:那個倒沒有,再怎麼說也不會喝洋酒。我一喝就醉(笑)



大島:我也是,不能喝洋酒。

hide:洋酒很可怕的。那是讓人恐懼的酒啊。



大島:雖然很喜歡,因為害怕所以不能喝,真可悲。(笑)

hide:啊,即使這樣,還是戒不了酒(笑)



大島:和過去相比,你宿醉的情況有嗎?很多次嗎?

hide:多著呢。



大島:你以前是想醉也醉不到兩天的人對吧?

hide:恩,即使酒精還在作用,但也不至於到不能動的程度。但是現在已經到了不能站起來的程度了。就像今天,早上努力起床,但是還是站不起來(笑)夏天還好,不開冷氣狂流著汗睡覺,酒也就能醒三分了。



大島:你在家洗三溫暖啊。

hide:被子上都是酒味。(笑)



大島:hide有解決宿醉的辦法嗎?

hide:沒有!只有靠喝烏龍茶。大醉之後大吃一頓。今天也吃了很多泡麵之類的東西。



大島:那你即使像這樣程度的宿醉,到了傍晚又想喝了嗎?

hide:不是,最近不太想喝酒。雖然在這裡每天都喝到早上。但是,宿醉的第二天不會主動去想著要喝酒。偶爾會持續有一些有趣的事情,才會放開大喝。



大島:即使宿醉還喝酒還很有精神的人,很多吧。

hide:啊啊就是為了要退卻宿醉的不快而喝酒呢。我不是Pata啊(笑)我覺得最健康的喝酒方法是晚上10點到凌晨3點然後大家一起出去溜躂的模式。



大島:這是你以前最喜歡的模式呢,但是這沒有理想化嗎?6點開始喝到7點然後出去溜躂不是也很好嗎?(笑)

hide:那也行啊。(笑)



大島:在LA的時候,也喝酒嗎?

hide:一天一次吧。每天都有活動。



大島:什麼活動都沒有的時候,在吃晚飯的時候也喝酒嗎?

hide:大致上不喝。



大島:那麼滴酒不沾和喝酒的日子的比例呢?

hide:不喝酒的日子滿多的哦。工作的時候是完全不碰的。要是工作做好了,就要去喝了。能忍則忍吧。



大島:恩,這樣稍微健康一點。

hide:不是啊,每天都喝到不能喝為止。Pata他是慢悠悠地一直喝到直到身體習慣了。我是突然gagaga地狂喝,一定不行的拉。但是不論怎樣,當感覺到喝酒像在喝水時,那一定是開始醉了。



大島:對你來說,喝醉跟酒精度數沒關係,而是喝酒的速度吧?

hide:恩我醉起來很快的。無論是啤酒還是日本酒,醉的速度是一樣的。



大島:那是地獄式的狂喝猛灌。(笑)

hide:但是我喝起來的話一口就吞很多了,就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這讓我很困擾。



大島:要是這樣說的話,醉起來有很多模式咯。

hide:我醉了會有罵人癖、暴走癖還有發怒癖。



大島:特別明顯的是有多動症的癖好。

hide:要問我最討厭哪個「癖」,就是罵人癖。



大島:我沒有被你罵過。

hide:不是吧,昨天就有。回想起來自己都覺得丟臉啊。然後今天早上起來都變得討厭起自己了。



大島:說到討厭自己,早上起來頭腦中一片空白,怎麼會討厭自己呢?

hide:要是什麼都想不起來就好了。



大島:這樣啊。出門後會碰到很多人,被人家說你幹了這幹了那然後開始討厭自己,所以不想出門。

hide:我啊,因為對做過的事情還殘留著記憶,醒過來之後就會大聲笑出來。(笑)我想全部忘記啊。要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話,就不會陷入這種地步。



大島:重要不是有沒有記憶,而是喝得爛醉讓自己都討厭吧。

hide:所以說,不能喝酒也不行,再怎麼說喝酒也是一種樂趣。



大島:絕對戒不了嗎?

hide:是啊。(笑)









by sekii



原文轉自
http://blog.sina.com.cn/u/1257172392

《以上內容純做分享用;如有侵權之處煩請告知》


張貼留言